揭露邪恶集中营王村劳教所恶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我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这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里,经受了一年半的劳教迫害,才真正体验到了中共恶党的邪恶,以及劳教所这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的黑暗和残暴。

2006年6月,由于恶人举报,我被一辆110警车上下来的几个恶警绑架到薛家岛派出所,紧接着又抄了我的家。五、六个恶警乱翻一通,抄走了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吓得2个月大的小孙女哇哇大哭。在派出所里,恶警刘治斌和一个女警对我拳打脚踢揪我头发,问书和资料是哪里来的,没达到回答就一直打我到半夜,还说:“你们小册子上不是说恶警给你们灌辣椒水,伤口上放盐吗,我也想试试。”他们折腾了一阵子什么也没有得到,就用手铐反铐上我,要上厕所也不叫去。硬的不行他们又来软的,他们又换了两个说是我平度老乡的警察,假惺惺的先套近乎,然后就问书和资料是哪里来的,最后没达到邪恶的目的就灰溜溜的走了。

第二天下午把我送到了黄岛拘留所,在拘留所里恶警搜走了我身上仅有的8元钱,关了我16天,最后610和派出所的邪恶之徒把我送到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集中营”──王村劳教所,这是一座地地道道黑窝,干尽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之事。

这里有男女两处劳教所,翻过一座山就是“男所”。山东省有两处女劳教所,女一所在济南,王村这里是女二所,都在干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勾当。

只要一进了劳教所的大门,就逼人穿上一身血红色的衣服,然后直接把人送到一个隔离间,有两个恶警和里面两个“犹大式”的帮教来“转化”你,他们认为“转化”好了的就从隔离间转到集体大班继续迫害,没有“转化”的继续迫害“转化”,不断变化花招,替换人员逼迫“转化”。

有一些被一时被蒙蔽后又明白了真相写严正声明的,恶警叫“反弹”,他们就气急败坏的往死里打,接着又关禁闭隔离迫害,吃喝拉睡都在里面。开始四、五天,白天黑夜罚站,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不让去厕所。还逼着干奴役活,不服从就铐起来,还逼着骂师父的名字,手段卑鄙下流,用心极其险恶。

写“三书”每人都不放过,还逼着学《入所教育》、《法轮功分类教材》、《法律常识》、《思想道德修养》,是所谓的“必修课”,每学一门都得进行考试,不及格还得补考。逼迫法轮功学员反复看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录像,和一些被欺骗“转化”的学员的报告录像。看完后就立即逼写感想和体会,其罪恶目的就是想毁掉修炼人的意志,逼迫你放弃对真、善、忍真理的追求和对大法的修炼。这是万万做不到,他们越丧心病狂,我们法轮功学员就越清醒、坚定。

我们每天5点半就被逼起床,除了吃饭时间,全是逼着干奴役活,一直干到晚上十点。有些重活如抬机器,就连四、五个男人都抬不动,也逼着女人干。活多了,老弱病残都不放过,加班加点的干,时常加班到下半夜一两点钟,一直干到腊月二十九才罢休。每个周末的晚上还要逼写周记,月结,谁不写决裂保证书就处罚。

每年七一、十一这些恶党节日,恶警还要逼法轮功学员在血旗下发毒誓,组织编排诽谤大法的节目,来毒害其他劳教人员。

法轮功学员劳教期满了也不放人。有个淄博的同修在拣毛巾头的时候,利用这个机会写了“法轮大法好”的字条放在毛巾头里面,被恶警发现,被延期一个月。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期间就连父母去世都不让回去见一面,我的母亲就是我被迫害期间去世的。

我从2006年6月5日至2007年10月20日遭邪恶迫害一年多,从劳教所出来时又遭到当地“610”迫害,被办班关押了22天。家里多次要人都不放,最后被恶警付金斌勒索了1500元现金才放了人。

目前,还有近400多名法轮功学员,还在这个邪恶集中营里被关押着。

另外潍坊奎文区原是恶党党校,现在是所谓劳动就业大楼,里面还关押着10多名法轮功学员,恶警付金斌逼他们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写看后感、决裂等,十分嚣张恶毒。恶警还对法轮功学员极尽勒索,有个寒亭的法轮功学员家里被勒索了8000元后才放人。付金斌还当着学员的面叫嚣“今天判你劳教三年,送你王村去”,用这样卑鄙的伎俩来恐吓迫害法轮功学员。有个青州的法轮功学员,家里已经被勒索了4000元了,也不放人;就连劳教所不收的,他们也不放人。有的已经被关押了6个多月之久,还有两个70多岁的白发老太太还被他们关押着,真是丧尽天良、人性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