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形势靠大家共同开创

就整体配合与辽宁北镇地区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最近发现我们当地在整体配合上存在着不足,借明慧一角谈谈我个人在现有层次上的一点认识。

据我所知,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北镇地区得法的人很多。公开集体炼功、洪法的场面曾是当地的一个亮点。迫害开始后,先后不断的有同修被关,被判刑,有许多同修由于怕心等因素落下了。同修之间的联系也随之少了。致使当地公安、司法部门在几年中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一直存在。至今仍有当地同修被绑架。从揭露当地邪恶迫害的真相材料上就能看出来,揭露迫害的只是极少部份同修。北镇城内及周边乡镇的内容几乎没看到。不知是当事的同修没认识到,还是别的原因。从反馈的消息来看,北镇城内及周边乡镇的民众在二零零二年开始看见真相材料的很少,以至后来《九评》问世,几乎没看到这类真相。这是不是与之相近的同修有关呢?经常看《明慧周刊》的同修都知道,正法形势好的地区,一定是那里的同修三件事做的好。尤其揭露当地邪恶迫害的方面做的好。

我也曾受过迫害,在写揭露材料时,心里就一直不稳,有一种物质让你感觉似怕非怕,有种压抑感。当时就想:在面对迫害时好象还没此感觉,怎么出来后,想写揭露材料时却怕了?当把揭露材料写出来后,这种感觉就没了,反而有一种轻松感。我悟到,师父让我们曝光邪恶时,一定有我们修的东西,通过个人的揭露,其他同修的收集相关信息,整理散发都使当地的同修参与了,整体认识上来了,制约了邪恶,修去了每个同修自身空间的败坏物质,更救度了当地的众生。作为师父的弟子,我们都知道,一定要听师父的话。但师父要求我们揭露当地邪恶迫害的事,我们是不是做的不够呢?我们北镇地区通过几年的反迫害讲真相中,一定有许多善报、恶报的事例。希望同修整理、汇总,以丰富当地的真相内容,能写的写,不能写的让有能力的同修代笔。再有不要认为揭露文章写出来了,邪恶会加剧迫害,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对于长期以来迫害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讲真相不听的、不可救要的邪恶之徒,我们就得给他们曝光,因为邪恶是怕曝光的,这样就可以解体它背后的邪恶因素、抑制邪恶。这样做是安全的,因为我们是正的。

前些天有同修听说从外地劫持来一百五十名外地同修关在我们北镇地区。对于这件事有部份同修找外地同修利用天目的功能看非法关押在当地的这些同修的人数及地点等行为,这明显就是不在法上的表现。听说同修被关押迫害,替同修着急、担心的心理可以理解,但里面掺杂了情的成份。只有在法上提高,整体的提高才是解体迫害的关键啊!既然事情发生了,我想这都不是偶然的,与我们当地的每一位同修有直接关系,每个同修都应该向内找一找自己,三件事我做的咋样?我个人理解,整体提高是需要我们单个粒子提高为基础的,不是你个人认识到了就完了,还要带动周围的同修共同提高。

我虽然不是协调人,但从法理中悟道,我们每个人都是协调人,只要对救度众生有利的我们就做。不要一切行为都依赖协调人的,协调人让做的就做,没让做的就不做,把常人中的总得有个官管管的观念带進修炼中,而不用法来衡量事情该做还是不该做。(当然,整体上证实法的行动还是需协调人协调的)致使有的个别协调人有高高在上的状态。那不是我们周围的同修促成的吗?有些同修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方面上做的确实好。就侧重于这种方式,而忽视了对真相资料的大面积散发。接触的人毕竟是有限的。我想两方面都要做,大面积散发做铺垫,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时也容易。

还有就是修口的问题,这个很重要。一个人做资料,好象周围的同修都知道了,你传我,我传你,认为和自己不错,这是什么心在做怪呢?不知不觉中说出去了,掺杂着人情,就容易被邪恶钻空子,这样一来是不是给同修造成了安全隐患?是不是给法造成了损失?我想知情同修都应该以对同修负责、对法负责的心态做事。都应该注意修口。

被迫害过不是资本,也不是值的拿来炫耀的。有个别同修认为自己从没被迫害过,或有经过迫害的认为自己修的好,言语中有显示的成份。极少数同修,也在学法却遇事不向内找,真相传单也发却流于形式。每个人做三件事不都是给自己做的吗?真心的希望同修们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

由于层次有限,有不当之处,请当地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