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黑龙江女子监狱罪恶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以下曝光的是黑龙江女子监狱恶警、恶犯在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罪恶事实,这仅仅是冰山一角,迫害目前还在继续。

拒绝非法劳役、穿囚服遭暴打

二零零三年三月六日,恶警肖鲁建、陈若徽领犯人王凤春、赵延玲、王玲及犯人头儿赵艳华,强行给法轮功学员的衣服(包括内衣)卡上“犯”字,大庆法轮功学员张玉珍拒绝它们在自己衣服上卡“犯”字,说:“我不是犯人,我没有罪。”当时恶警肖鲁建、陈若徽叫犯人王凤春、赵延玲、王玲动手,把张玉珍打倒,强行卡“犯”字,使张玉珍的左膝盖严重扭伤,三个多月生活不能自理,走路一瘸一拐的。

二零零三年四月份,被非法关押在八监区法轮功学员拒绝劳役,伊春法轮功学员任淑贤说:“我们没有罪,是被无辜迫害到监狱的,所以不干活服劳役。”八监区大队长张秀丽叫犯人王凤春、宋丽波、赵延玲等人把拒绝劳役的法轮功学员分别吊在各监舍的上铺的床头上,当时被吊的法轮功学员有任淑贤、张淑琴、朴英淑、王洪杰,一天二十四小时不放下来,吊的时间达半个多月,她们的脚肿的很吓人。

一天下午,张秀丽和恶警黄靖去监舍(当时叫八组)问双手被吊在床头上的任淑贤是干不干活,任淑贤说:“你们这样对待法轮功学员是有罪的,将来会有报应的。”张秀丽打了任淑贤几个嘴巴子,接着又打又骂,嚷嚷:“我叫你遭报,看谁在遭报应。”恶警黄靖也大打出手,手里拿着一大串钥匙往任淑贤头上猛抽,还大骂。

晚上犯人收工回来,因为任淑贤被吊在犯人张素敏的床头,张素敏、王凤春就一起大骂法轮功学员,而且拿铁锹把粗的木棒猛打任淑贤的头部,任淑贤对张素敏说:“你们不要这样对我,将来对你自己没好处。”张素敏恶狠狠的说:“我不怕,咋不把你们这些法轮功都枪毙了呢?”杀人犯李亚辉路过任淑贤的身边就给任淑贤几个嘴巴子。后来任淑贤被逼从二楼跳下,右脚摔成粉碎性骨折。任淑贤跳楼以后,恶警没有再把法轮功学员吊在床头上。任淑贤养伤期间受尽恶人的打骂,恶犯人白春芳、孙德英、黄艳彬、朴美娜、薛莹、牛宇红等每天都骂,使尽恶人的招数,特别是杀人犯李桂香指使薛莹打躺在床上的任淑贤嘴巴子。[编注:迫害固然邪恶,但自残是常人抗议迫害的行为,而不是修炼人应该做的,是违背大法修炼原则的。法轮功学员真正正念正行才能破除和解体这场并非人对常人的迫害。]

曝光迫害遭关小号、逼“训练”

二零零三年八月,八监区大队长换成郑杰,副队长换成张春华,张春华是出面专管迫害法轮功的,郑杰是幕后人物。当时法轮功学员向狱方反映被迫害情况,在狱长路过车间时,有几位法轮功学员站起来反映情况。恶警认为是闹事,把他们认为是领头的法轮功学员都关小号迫害,打毒针、用噪音器震、扣地环(双手、双脚扣在一起)在地上几个月。被关小号的法轮功学员有刘丽萍、王菊艳、张树哲、赵淑玲、赵欣等。

当时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关到一个叫拐巴子的房子里,此房面朝北,没有一点阳光,阴暗潮湿,当时北侧窗户正准备更换窗套,是敞着的,几位法轮功学员的腿被绑着、手从背后绑着,坐在水泥地上两个多月。当时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玉书、丁玉、张淑琴、田贵清、王洪杰等。当时参与迫害、分班看守的犯人有:郭淑贤、李桂红、宋丽波、朱玉红、牛己芬等人。

恶警并把被非法关押在八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分几批进行所谓训练迫害。有人数比较多的法轮功学员白天被逼跑步。一次,在一仓库和一栋楼之间的空场,一个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恶警和犯人围成一圈,逼法轮功学员站成两排在圈里快跑,恶警手里拿着电棍,犯人都手拿各种塑料管、木棒,法轮功学员每跑一步就被猛打一下。副大队长张春华边骂边喊,恶人边打边喊“快、快、快”,跑不动的法轮功学员被吊在仓库的窗户上,双手被扣着吊起来,用电棍电,每个人都跑得大汗淋漓,不让喝水,对年龄大、实在跑不动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叫头朝地蹲一两分钟再跑,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王秀兰要买一瓶水喝,她们哈哈大笑,说你悔过就给你喝,那几个恶警边喝水边往地上倒水,还把半瓶的水扔在地上,让法轮功学员在瓶子上跑,有几个法轮功学员善意要求谈一谈,警察就大打出手,得意的奸笑,一男胖警叫恶警张秀丽用电棍电法轮功学员的脸部。这些恶人有:八监区的大队长郑杰、副大队长张春华、被撤职的张秀丽、监狱防暴队肖林等三个男警和几个女警,犯人孟宪敏、朱玉红、赵艳、黄鹤、王凤春,以及从服务大队借来的十余个犯人。

拒绝“悔过”遭殴打、不准睡觉

大队长郑杰每天要所谓“悔过”的人数,如果没有,郑杰、张春华就暗示犯人猛打法轮功学员。

有位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五十来岁,在看守所就被迫害患了神经末梢炎,不能走路,被劫持到八监区后,拒绝所谓“悔过”,双脚被恶人黄鹤、王风春用四方木棍给打得每天都是鲜血淋淋。法轮功学员朴英淑说:我坚信大法。恶人就把朴英淑打得没有一点本来模样。

法轮功学员从早晨八点就由一群犯人、防暴队恶警、大队长押解着到所谓训练的地方,一直下午三点半押解回监舍。中午吃饭都得蹲着吃,不能坐下,吃完马上跑步,或者飞机式的蹲着,坚持不住就打。早饭和晚饭都是绑着,由犯人喂,两个人一个小馒头,犯人王风春还大喊大叫说“别给她吃饱了”。法轮功学员被打的从头到脚都是青黑色的,有瘸的,有拐的,走路互相架着走。三点半回到监舍后,法轮功学员被逼坐在水泥地上,腿绑两道绳,双手背扣,不准闭眼睛,犯人轮班看着,有睡着的就打嘴巴子,用棍打,揪头发,一直到第二天早晨。到早八点,犯人孙洪弟、牛己芬等又开始野蛮迫害。当时参与殴打、轮班看守法轮功学员的恶犯人有:王风春、宋丽波、李桂香、朱玉红、赵艳、黄鹤、王威,还有几个张××、刘××等叫不出名。

拒绝非法劳役遭折磨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份,又有几名法轮功学员提出:“我们不干犯人的活,我们没有罪,我们被无辜迫害到这里的。”大队长郑杰、副大队长张春华叫犯人杨平、黄鹤、薛莹、李华、董静华将十余名法轮功学员绑上,脱去棉衣、棉裤,在冷屋里蹲着,有一个杀人犯叫牛宇红的用锥子(象自行车条粗)扎法轮功学员闫慧娟手脚、身上百余下,后来牛宇红遭恶报被关进小号五天,牛宇红说是警察肖鲁建叫干的。

二零零四年三月份,又有一位法轮功学员拒绝干活,表示:“因为我们没有犯罪,我们不能服劳役。”大队长郑杰、副大队长张春华暗示犯人在地上拖法轮功学员,恶犯人抓住法轮功学员的脚,使法轮功学员的背直接与水泥地面接触,法轮功学员李秀英的背部拖出二十公分直径的伤口,从伤口冒血、冒象油一样的液体,有的恶人特意往法轮功学员头部踹、打,还骂个不停。

一天,大队长郑杰逼法轮功学员张玉珍干活去,张玉珍说:“我没犯罪,更不用改造,我们是最好的人,这些道理你也明白。”郑杰就让张玉珍逼办公室蹲着,叫犯人看着。

还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提出:我们不是犯人,我们应该脱去囚服。恶人郑杰、张春华派了大批的犯人把法轮功学员内衣扒光,光身穿上囚服,还把法轮功学员绑上,对点名不报数的人双手背扣吊床头上,法轮功学员商秀芳把便拉到裤子里都没被放下来,恶人们还把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内衣包括乳罩都烧了,法轮功学员们写信给狱长反映情况,把信投到监狱公开的信箱里,被张春华发现后全都拿出来了,她还骂骂咧咧的说:“这么多信要不拿出来就完了。”可见邪恶是多么怕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