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法轮功与政治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三十日】一提到法轮功,很多朋友除了会想到共产党对他的妖魔化宣传之外,恐怕另一个最大的误解就是“法轮功搞政治”了。为什么呢?因为法轮功在不断的揭露共产党的暴政和邪恶,不断的在国内外发出“停止迫害,惩治镇压元凶”的声音,并且还得到了海外各国政府和民众的声援。那么这就能说明法轮功在“搞政治”吗?

要澄清这个问题,让我们从头说起。本世纪初,共产主义运动兴起,从而掀起了人类文明的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共产党喊着“打倒一切旧制度,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口号,灭绝性的摧毁着宗教信仰、民族文化和道德基础,将暴虐推行到它统治下的每一寸土地。共产党所到之处,无不伴随着血腥、屠杀、独裁和恐怖。在暴力夺取政权、强权维持统治和共产党残酷的内斗中,对生灵的涂炭令山河变色、日月无光。在中国共产党夺权后的几十年中,中国人非正常死亡人数近八千万,在前苏联仅斯大林当政期间就屠杀了两千万的所谓“反革命”,而由中共一手扶持的红色高棉,在柬埔寨仅仅执政四年就屠杀了全国四分之一的人口。其它的红色政权莫不如此。

另一方面,共产党抱着“解放全人类”(其实是统治全人类)的狂妄,不断的扩充军备,发展共产党组织,通过武力夺权和思想渗透等各种方式向世界各地扩张自己的势力,企图“一统天下”。

由于共产党的反传统、反道德、反人类的邪恶本性,不但在它铁蹄之下的人民在不断的反抗(并最终导致了东欧和苏联红色政权的崩溃),全世界的非共产国家也将其视为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胁,不得不联合起来对抗和抑制它的扩张,这就是二战之后东西方两大阵营政治、军事对垒的起因。

所以,与民主制度和其它正常社会的政权不同,共产党自产生之日起就一直面临着生存的危机。在这永恒的危机之中,共产党为维护政权发展出了一系列极权和欺骗的流氓手段。特别是随着东欧和前苏联的解体,共产主义已成昨日黄花,共产党的最后覆亡只是时间问题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共产党为了维持住自己这最后的时光,就不得不更加极权、更加的不择手段,这其中包括:加强军备、软化政治纲领、释放所谓“民主”与“改良”的烟幕、用人民的血汗制造表面的繁荣景象、同时镇压国内的维权抗争和民主诉求、钳制中国人民的思想自由,等等。

其中对国人思想和意识形态的控制乃是共产党维持统治的根本,这种控制除了我们所知道的封锁国际信息、大搞一言堂、左右舆论等办法之外,还另有一套令人不易觉察的阴柔手段,那就是不断的通过学校的强制灌输、文学艺术的潜移默化,和现实利益的诱惑变异人的世界观和思维方式,使得中国人从思想中自觉的维护它。通过从幼儿园就开始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教育(其实推翻“三座大山”——覆灭大清王朝、结束军阀割据和血战日本帝国主义的都是国民党,中共只不过在最后的权力争夺中靠苏联的支持打败了国民党而已)在人民的心目中树立共产党是人民“大救星”的虚假概念,通过将其不再频繁发动政治运动之后、靠中国人自己的勤劳和才智才有的社会经济的一点点复苏不断的夸大、造成所谓“党领导人民走向富强”的假相,通过不断的扭曲由于自己的暴政引发的中国人民的维权抗争和西方民主社会对共产党极权暴政的谴责和制裁、将他们宣传成所谓国内外“政治敌人”企图“颠覆中国、分裂中华民族、危害中国人民”、然后将共产党自己装扮成国家和民族的“保护者”,通过放纵甚至鼓励官员和百姓的堕落、对金钱享乐的无度追求来麻木人民的良知和社会责任感、使人们对共产党的统治产生依赖心理,等等。

经过这几十年的苦心经营,“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没有共产党中国人就要受穷”、“没有共产党中国就要乱”、“没有共产党就要被西方列强欺负”等等荒谬、颠倒是非的谎言却真的深深的印在了中国人的思维之中,中共和中国、爱国和爱党在人们的心目中真的就画上了等号。所以在当今中国才有一种极端矛盾、很不正常的心理现象——许多人对共产党在历史上和现在犯下的累累罪行都耳熟能详、深恶痛绝,但是一旦哪个中国人、哪个外国政府真的要反抗或谴责中共暴政、维护人权、伸张正义的时候,人们马上就会对他躲而远之,甚至是极端仇视,因为在中国人的思想中,所有威胁到中共生存的行为都是“搞政治”,都是所谓“反华势力”操纵的、企图在中国“制造动乱”、“颠覆国家”、“分裂民族”。所以几十年来大陆的维权、民主人士不顾个人安危、为百姓和民族的命运奔走操劳,西方民主自由社会一直关注中国人民的人权、不断谴责和制裁中共对人民的暴政和屠杀,却很难在国内引起共鸣,甚至反而遭到国人的仇视。

那么我们回到法轮功的话题上来。其实法轮功是真正的修行法门,是修心向善、完全是非政治性的。在1999年以前,面对一些政府部门和媒体对法轮功的一次次干扰和不公正对待,法轮功学员们都是本着一颗坦诚的心,向各级政府和各界人士善意的说明法轮功是真正修心向善、对人民和政府都是有利无害的,从而澄清了人们的误解、赢得了许多政府部门的认可,使得少数人想通过打压法轮功而捞取政治资本的企图不了了之。

就是在1999年中共开始全面迫害之后的一年多的时间里,千百万法轮功民众还是一直努力在和平请愿和善意说明真相中,希望中共政府能被法轮功的坦诚、善良和忍耐所打动,给过中共充份的改过和赎罪的机会。

然而,江泽民政治集团在明知道法轮功是什么的情况下,仍然一意孤行的坚持镇压,并且手段一再升级,从最初的造谣栽赃、政治恐吓,到经济制裁、开除公职,再到洗脑班、关押、劳教、判刑,直至酷刑虐杀、活体摘取盗卖学员器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江泽民密令),对善良民众的迫害达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面对这些人性全无的政治流氓,单纯的劝善已经完全不起作用了,所以法轮功弟子们才不得不采用一切可能的和平方式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包括散发传单光盘、游行抗议、创办媒体,呼吁人权组织和各国政府关注并谴责中共的罪恶,成立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调查团来追查以江泽民为首的参与迫害的各级官员的恶行,并在海内外起诉参与迫害的中共高官等等,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讲清法轮功的真相,揭露中共的谎言和暴行,惩治迫害元凶,制止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维护自己的信仰——“真、善、忍”,而没有任何的政治目的和诉求,也不会去追求什么人间的政权。

时间一年一年的流逝,中共历经了两代领导核心,而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但没有停止,反而变本加厉,迫害致死的案例仍然在与日俱增,这说明中共的镇压已经孤注一掷、毫无悔改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让中国人民认清中共的邪教真面目,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组织,不再自觉、不自觉的随同其迫害法轮功,也就成了结束迫害、恢复信仰自由必须要走的一步,所以才有了《九评共产党》的推出,才有了席卷中国的退党大潮。

时至今日,随着国际社会对中共政权的唾弃和中国民众大面积的迅速觉醒,中共的覆灭已经近在眼前。然而在这期间,每个中国人,特别是曾经加入过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人,面对中共历史上和当今所犯下的罄竹难书的罪恶、面对中共对人类最基本的人权、道德和尊严的无休止的践踏,能否用自己的良知做出应有的选择,也就成了“善恶必报”的天理展现人间时生与死的分别。

也就是说,虽然法轮功在当今社会影响巨大,但又是完全不政治的。然而,法轮功弟子如此众多,影响如此之大,必然会触动中国人那根最敏感的神经,中共甚至不用说话,很多中国人都会自觉的得出负面的结论。

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人们已经混淆了中共和中华民族的关系,错把中共当成了中国。其实共产党只是发源于德国的一个外来的肤浅暴虐的邪灵,它如何能代表华夏民族五千年的璀璨文明?一个双手沾满人民鲜血、腐败透顶的政党又如何、又怎么可能去代表中国人民的利益?维护中共才是真正的“出卖国家和民族”。

反过来,法轮功弟子们在和平理性的讲真相中前仆后继、不畏生死的巨大努力,才使得中华民族从新挺起被压弯的脊梁,真正的民族觉醒、重塑民族道德、找回民族文化的根成为可能。事实上,确实有很多对民族前途已经绝望的国人在法轮功的和平抗争中从新看到了希望。

同时,法轮功在全世界的洪传和反迫害活动也使得各国政府和民众开始真正了解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文化,同时在法轮功弟子的身上真正见证了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和至诚、善良、坚忍的民族精神,使全世界都不得不从新审视这个民族,为中华民族赢得了世界的尊重。

什么是民族的强大?如果人人都能为正义和善良而站出来说真话,一个民族如何能不强大?世界上又有哪个民族会不尊重她?如果要说爱国的话,法轮功弟子们的所作所为和起到的作用是很多爱国人士和团体都不敢做、也很难做到的。

最后对某些“爱国人士”说一句话:中共不是中国,而是民族的罪人。没有中共邪灵的桎梏,中华民族才会有复兴的希望。从另一方面讲,共产党政权是当今世界上最极权残暴的政权,没有了中共,中国不管选择哪条路,都只能比现在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