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用反迫害来掩盖自己的人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四日】最近几天,我发正念和学法炼功时,总是心不静,被工作上的事情搅扰的厉害,自己却好象又无能为力摆脱。

事情是这样的:近十年来,我在单位一直负责一项比较重要的工作,并始终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主管领导对我的工作评价挺好。可随着北京“血腥奥运”的临近,某些心术不正的领导觉的炼法轮功的人做这项工作“不合适”,刚好单位又新调来一位能够胜任此工作的人,所以领导有意让她来接手我的工作,但又没和我直说,而是绕过我,直接安排她去上级部门参加一个会议(这种会以前都是我去开的)。当我无意中知道这件事情时,心里就闹腾开了。

我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我该怎么办?其实以我的本意,我是不愿开会的,这会占用我很多宝贵的时间。可是一想到本来我应做的事情,别人去做了,心里就放不下。虽然我一再告诫自己必须用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不可以做任何伤害别人的事情,可我总觉的,我是因被迫害才导致这种事情的发生,我不能这样逆来顺受,我不能认可他们的这种安排。于是,我做出了一个决定,我要和她一起去开会。虽然原先只有一个名额,可我可以要求上级部门再增加一个呀,我有这个能力。反正我就是不认可这种迫害,我就是要去,我就是不交出这个工作,因为你们是在迫害我。当时想的理直气壮的,觉的自己是在反迫害。

可是我心里还是不踏实,于是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同修。还没等我说完,同修就满脸严肃的说:“在这件事情上,我看到了你的很多人心。”我还想狡辩,觉的我不能这样认可迫害,同修又认真的对我说:“让不让你做这份工作,不是他们说了算的,可是为什么总在这件事情上‘耍弄’你?不就是因为你有太多人心被坏东西抓住了把柄吗?”我顿时恍然大悟,开始认真的看自己。

这份工作我干了近十年了,已经干的很顺手了,一下子交给别人,还真有点舍不得──我看到了自己的“情”,我才发现人原来对任何事情都会“日久生情”。

以前领导对我的工作一直很赞赏,自己也感觉相当好,一下子不干了,还真不适应──我看到了自己的“求名”之心,求在工作上得到别人的欣赏,得个好名声。

这项工作在单位还是蛮重要的,所以自己还想一直做下去──我看到了自己的强烈的虚荣心,还掺杂着显示心,显示自己比别人有能力。

那位同事刚来,却在我面前多次表现出来很想把这工作接过去,那种迫切让我看了,心里很不舒服,甚至于抱怨她如何如何──这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妒嫉心,愤愤不平的心,与人争斗的心。原来她的这种表现是因我的人心不去而起啊,可我还去责怨别人。也难怪,我劝她三退不成功,原来是我自己的心不够纯净,又怎么能救的了人?

还有,这项工作交出去以后,领导给我安排个陌生的我不喜欢的工作怎么办?我可不想丢掉自己的专业 --- 我看到了自己的怕心,想继续目前这种安逸的工作环境的心,还有执著于自己的所学专业的心,认为自己在专业上还是很不错的自负的心。

找到这里,我觉的我已经无地自容了。得法快十年了,竟然在这样一件小事上,还有如此多的人心!我再一次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那真的是对自己的一思一念都不能放过的。

我们确实是对迫害不能有一丝一毫的认可和配合,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以被迫害为借口而不去修自己,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拿反迫害来掩盖自己的人心不去。我们知道,迫害的出现往往是因为我们被邪恶抓住了把柄,可一到关系到自己的事儿上,我怎么就忘了呢?想想自己这一年多来,在工作上的人心浮动,其实很多不该出现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我想我以后一定要多学法,用法来指导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做到师父所说的:“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

还有一点令我感悟很深的就是,在目前这种正法修炼的过程中,在被迫害的环境中,邪恶真的是在虎视眈眈的注视着我们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自己有任何一点不够正的念头,或是做了任何一件哪怕是有一点点偏离了法的事情,都会成为邪恶的把柄。有了这个把柄,邪恶就会无限制的放大你的执著,一再加深你的不正的想法,让你离法的标准越来越远,直到最后彻底毁掉你,也逼着师父不得不放弃你。

如果在这个过程中你不能清醒过来,做不到向内找,看不到自己的执著,而任由邪恶将其无限放大,干扰你学法,干扰你发正念,让你不能全身心的去救度众生,而你却还认为这一切想法就是你自己,你就真的走進邪恶的圈套中了,就真的危险了。所以,我体悟到,无论是在做三件事本身,还是在平时的工作和生活中,我们一定要走正自己的每一步,严格用修炼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衡量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不给邪恶留任何可钻的空子。

在此,把自己的一点经历写出来,愿有类似情况的同修能以我为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