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我们的一思一念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五日】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具有师尊赋予的神通,在人中证实法,救度世人与众生,所以不要小看自己,更不能忽视自己的一思一念,因为会影响到周围的常人。我们不应该被常人的思想带动,而应该是我们去影响他们,把他们往好的方向引导。就象师尊讲的特务问题,为什么我们不能解体特务背后的坏的因素,却反而被特务所影响,闹的人心惶惶,人人自危。“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我们纯净的场能解体一切邪恶,才是应有的状态。

记得在二零零零年,我被邪恶迫害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时,感到周围的同修们往往容易采取人的争斗方式去解决问题。虽然那时,师父还没有讲到发正念,但是我们实际上已经体会到正念的作用了,比如,当邪恶指示恶人放诬蔑大法的录像时,大家都想它们放不出,结果果然放的效果很糟糕,根本看不清也听不清;又比如,某同修的被单里缝了师父的经文,刚進劳教所时,每个人的行李都被翻了个底朝天,仔仔细细搜个遍,可偏偏那个同修的包裹连动也没动,好象人都看不见,原因是大家当时都希望别动那个包裹,结果果然没动。可惜的是,面对被邪恶操纵的恶警的张牙舞爪,我们往往就起了人心,心情不能做到平静祥和,看到同修被残酷迫害,我们又起了愤恨之心,而这时我们已经不在法上了,自然也起不到镇邪的作用。

那时我就常常想: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宇宙大法,为什么我们不能用纯善来解体邪恶呢?为什么要用人的方式来抗争呢?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那样艰难的环境下,不能有很好的学法条件,只能靠背一些熟悉的经文来学法。而法是一切的根本,一个修炼人离开了法,不能每天同化大法,就会被人心干扰,不能事事用法来衡量,也不能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态。

又比如在二零零六年,我在和同修切磋时,起了人心和显示心,一方面对同修说:“我现在这种发资料的方式很安全,可以说是万无一失。”另一方面,在和同修讨论到当地的世人难救时,又说“特别是那些四、五十岁的,最喜欢举报别人。”邪恶是无孔不入的,第二天我去发光盘,来到一个超市,因动作迟疑而被超市里的店员(四十多岁)注意,当时放好光盘走出去的时候又显得有些匆忙。等我已经走出去一段路了,那个店员居然追上来,拉住我不放,把我拉回了店中,手里拿着我刚放的光盘,却诬陷我偷了他们的东西(由此可见邪恶是心虚的,作恶也不敢讲明是为什么)。我当时有些害怕,请师尊加持帮助,我想我不能被邪恶迫害,我还要救度众生,就严肃的对那人说“你们不能这样做,这是违法的”,一边发正念,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这时另一个店员打电话报警却打不通,就出去报警,我一看机会来了,就往门口走,那个店员想拦住我,这时我对她说了一句:“你站在那儿别动!”就使劲挣脱她,跑了出去。那个店员傻傻的立在那里,当时因为只有她一个人在店里,所以她也不敢扔下店里的东西不管来追我,这样我才得以安全的离开。事后我很后悔,想到自己做的差劲了,还被邪恶钻了空子,正是由于我的显示心和缺乏救度众生的慈悲,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才意识到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是多么重要呀。幸好当时还能想到请求师尊的帮助,才避免了迫害的发生,试想如果真的被邪恶钻空子迫害,会对救度众生造成多大的损失呀,那两个被邪恶操纵的超市店员,她们由于迫害大法弟子,又会面临怎样的境遇呀!

每当我们在修炼的路上做的好一点,都是因为法学的好;每当人心上来,就是由于没好好学法。所以我们做的好一点,也没什么骄傲的,都是法的威力,师尊的加持;做的不好,也不要灰心丧气,而要赶紧学法,提高上来。

一次我在公交车上使用真相钱币,用的是一张伍元纸币,当时我是车上最后一个买票的,前面一个人也是用的伍元纸币买的票,当时买好票后,售票员突然拿着前面那人给的伍元纸币对我说:“这张钱上有个洞,换一张。”当时我觉得很奇怪,因为我给她的那张伍元是比较新的,完全不是她手上拿的这张,就对售票员说:“这张钱不是我的。”售票员嚷嚷着:“什么不是你的,我看的清清楚楚的,你是最后一个买票的。”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事件,我想到再争也没什么意思,正好钱包里还有一张五元的因为比较旧,没有写真相,就换给了售票员。

事情过后我坐在车上反复思考,一个修炼人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为什么我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呢,平白无故的被人冤枉,给了我一张有洞的钱。通过回忆使用真相钱币的过程,我突然想到,原来是我有漏!每次我使用真相钱币,都请师父加持,并发正念清除干扰真相钱币使用流通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所以每次都很顺利的花了出去,但是心里总有点胆胆突突的,思想里总是会冒出一些不正的想法,我也尽力排斥,不让这种想法干扰我使用真相钱币。这一次,当我看到前面一个人也是用的伍元钱买票时,心里冒出了一个不正的念头:“待会就算被售票员在整理钱时发现,也搞不清是谁的伍元了。”心里竟然产生依赖常人来保护自己的念头,还不自知。这是有漏啊,不能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妄想用人的方式来保护自己,被私心和人心带动还意识不到,如果不是这次收到这有洞的伍元钱,我可能还意识不到思想中这一闪就逝的私念,太可怕了。使用真相钱币是师尊肯定的讲真相的方式,我们应该排除一切干扰,用强大的正念来加持每一张真相钱币,让其发挥最大的作用,而我却在内心深处存有保护自己的私念,没有把这件事当作是最神圣的事来做,怎能起到应有的救度众生的作用呢。

由此反省自己最近的修炼状态,已经有很长时间不能坚持静心学法,每天学法时间很少,还常走神,炼功也很少,讲真相做的也不好,贪求安逸的心总是不肯去,被自己以种种借口保留着,好危险呀。我对自己说,精進吧,别再浪费这“值千金、值万金”的宝贵时间了,别再让师尊为我们操心了。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吧,时间真的不多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