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学生的修炼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一日】我是一个大学生大法弟子。尽管我不是一个精進的弟子,尤其前几年走过很大的弯路,但我决心今后一定要谨遵师尊的教导,走正师尊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安排的修炼之路。现在谈谈我作为一个大学生弟子,自己是怎样逐步走好修炼路的。

感谢师尊的再次慈悲救度

九八年,我们一家四口人先后走入大法修炼中。那时我还不满十三岁,而弟弟将近十一岁。母亲常年在外工作,在家中父亲一面照顾我们的生活起居,一面做些小买卖,还有就是天气好时晚间带着我们姐弟俩去学法点学法。回想起那段修炼时光,我觉得很欣慰,尽管我们离学法点不是很近,但我们能坚持去学法。沐浴在师恩之下的日子很幸福,可惜也是转瞬即逝。

当九九年邪恶疯狂造谣污蔑大法之时,我们虽知道大法好,但是却不明白电视为什么会那样说,意识不到这是邪恶的迫害,对于同修的進京护法表现的也很麻木。由于对法理认识不深,全家人放弃了修炼。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当邪恶逼迫父亲交出大法书籍的时候,他坚决不配合,弄得那些人灰溜溜的走了,再也没敢逼迫我们交书。至今我们都很庆幸,在那段灰暗的日子里,还存有一丝正念,将这些珍贵的指导我们修炼,辅助我们上天的梯子都保留了下来,这也为我们之后的回归修炼之路奠定了基础。

九九年秋,我升入了中学。之后的六年完全迷失在常人之中。为常人的学业而忙碌,被常人中的各种情带动而喜而忧,患得患失。距离大法的法理越来越远,在我的心中已感受不到师尊的存在。这期间全家人还走入了佛教。现在想想真是惭愧。

记不得什么时候了,初三还是高一,曾经引导我们得法的同修,整理了一份很全面的真相资料送到了我们手中。该同修之前的相当长一段时间被邪恶非法劳教,当他从魔窟中走出来后,不止一次的来挽救已迷失在常人中的我们这一家人(后来悟到是师尊还在给我们机会)。父亲很详尽的看了真相资料,也重新回归修炼之路。而母亲、弟弟和我很麻木,根本就不在意。后来在父亲的强烈劝说之下,我们才渐渐开始了解真相。

这些真相对我的触动真是太大了,那种心情无以言表。但是在常人中迷失的太久了,各种人心、欲望与执著在强烈的阻碍我回归修炼之路,大法的法理在我的脑海中变得太模糊,太遥远了。是啊,一个不修炼的人,脑中怎么还会让你存留这么高深的大法呢!在父亲的劝说下,高三后期,我再次捧起了《转法轮》。那时怕心很重。记得第一次偷偷的把《转法轮》带到寝室的那天晚上,室友们突然谈起了大法,之前我们从未谈过这个话题,当时我以第三者的身份说了几句公道话。那时偶尔会看看大法书,但也是带着强烈的有求之心,希望会因此高考能取得一个好成绩。结果可想而知,我的成绩不理想,甚至有些失常,我進了一个普通大学。那是零五年的秋天。

后来悟到这也是师尊的安排。因为这个城市离家不远,只有三小时的车程,而且我所学专业也很轻松,会有大量时间空闲下来,这也为以后的修炼证实法提供了很大的方便。大一的上半年我逐渐的开始认真学法,那年的寒假在家看了许多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师尊的讲法,当时就暗下决心要回归大法。零六年的一月初,“七•二零”后六年半,当我再次炼功,立即很明显的感觉到法轮在两臂之间旋转,我知道是师尊再次接受了我。

我感谢师尊的再次慈悲救度,感谢同修们不辞辛苦的将我从世俗中唤醒。

在大学修炼与证实法的点滴体会

零六年的二月开学后,我将大法书籍,尤其“七•二零”以后师尊的讲法几乎一本不落的带回了学校,从此开始大量学法。最初的一段时间,除了上课,其余时间几乎全部用于学法,反复的看,知道了迷失在常人中的六年,自己失去了太多太多,懊恼不已。但同时也很庆幸,还好,我并未完全失去这万古机缘。通过学法,渐渐的知道了自己该做些什么,该怎样做,但是摆在我面前有诸多问题。由于是八人寝室,我没有炼功与发正念的环境,而且当时自己也不会讲真相,只是曾经以第三者身份对她们讲过大法很好,并未系统的讲过迫害及三退真相。要讲真相,就必须还要多学法,法能开启自己的智慧。在师尊的安排下,很快我联系到了本地一位五十多岁的同修,这样我有了我们整体的修炼信息来源。之后,渐渐的摸索到了讲真相的切入点。当时还有很重的人心,每次都是有机会时单独对一个人讲,好在我的“口才”还不错(实际是学法后才有的智慧),每次大概都会讲上一个小时甚至更多,基本上能解开对方的心结。最初的一段时间,基本上是讲一个退一个,偶尔也会给外地的同学寄信讲真相,同时对迫害本地区的那些恶人也寄去了一些劝善信。那时只能是趁自己独自在寝室时炼功,但是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大一的下半年就这样过完了,基本上能保持学法,几乎不炼功与发正念,寝室的同学基本上也都明白了真相“三退”了。

大二来临之前,由于种种原因,辅导员提前打好招呼,说大部份的寝室人员不会变动,但因条件有限,会有一到两个寝室增加四个人,变为十二人寝。其实被抽到的概率是非常小的,但听到这一消息,好多人都在窃窃私语,生怕自己的寝室会有变动。当时我心生一念,如果可以的话,请师尊安排我们的寝室来新人吧,这样等熟悉之后,我便可以对她们讲真相了。长期以来,我都只是对身边人讲真相,对于那些不熟悉的同学,我很少会去主动讲真相救人,也知道这样不对,但怕心与顾虑心阻碍着我难以突破。开学后众多的寝室中只有两个寝室发生了变动,其中就有我们寝室。同寝室的其他同学都在抱怨,只有我很开心,知道这是师尊的苦心安排。

那一年,在师尊的安排下,每周会有一次炼功机会。由于我平时为人随和,待人热诚,给同学们普遍留下了较好的印象,但是我却做不到对不熟的同学讲真相,也就只能是将大法弟子的风貌展现在他们面前。

随之不久,我和班上一个男生走得越来越近。这是邪恶因素的干扰。起初我并未察觉,只想等和他熟识之后,再对其讲真相。后来我就打着这个幌子继续和他维持很要好的关系,我感觉到他喜欢我,而我也对他动了心,只是一味的在回避这个问题。那段时间我很痛苦,明知道这么严肃的时刻绝对不该陷于情中,可是各种人的执著就是让我放不下,我一面抓着神不放,一面抓着人不放。师尊讲过“不精進则退”啊!就在这时,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众多的大法弟子都在空中飞,场面很壮观,我也起空想加入到他们之中去,可就在我离地一人多高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拖住了我的脚,回头一看,就是那个男生,我停于半空之中,看看那些高空中的同修,又看看地上的他,最后决定降了下来,留在了他的身边。梦醒后,我很难过,师尊在点化我,已经掉层次了,陷于常人的情中了。那段时间我每天大量学法,就是要静心以排除情魔的干扰。这期间我觉的很难受,被各种常人的欲望与执著带动的很厉害。

在我这个年龄,若是作为一个常人,是完全可以考虑这个问题的。可是我是大法弟子,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得用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经过学法,我发现了长期以来一直都在以讲真相为借口,以此作为执著于情的掩饰,这一执著已经严重的干扰了我的修炼,每天都和他很频繁的联系,主动的感受着一个情欲满身的常人的一思一念。当我意识到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目地是让我陷于情中不能自拔从而脱离大法弟子的行列之后,我决心要从这个情中走出来。我开始渐渐的放下对情的执著,和他的接触与联系也越来越被动,甚至有意回避。这个过程真是很艰难,真是一个放弃人心与执著的过程,尽管也多次被情带动而悄悄流下泪水,感觉到修炼的难处,但始终坚持着,支持我继续向前走的动力,就是多学法,最后我终于闯过了历时一年之久的情关。当真正走过来后,回头一看,都不知道自己当初那个情为何那样执著,何故那样痛苦。此时真体会到了什么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感觉到自己在修炼中向前迈了一大步,只可惜前進的速度很缓慢。

这期间我自然要对他讲真相。但由于当时人心还很重,讲的不够透彻,他并未“三退”,但对于我所做的一切他能理解。这样我们成为了很正常的朋友。当然我还会再对其深入讲真相,要做的更全面,完全以一个大法弟子的慈悲之心来对待一个需要救度的生命。

从男女之情中走出来后,我能够全身心的投入到助师正法的洪流中来了。大三我有一个很好的修炼环境,和三个明真相的同学住在一间寝室。渐渐的我能参加早六点与晚十二点的发正念了(午间和晚六点的正念,由于上课等多种原因还难以做到)。在最初还不知道明慧网要求大陆大法弟子早晨三点五十集体炼功,我有时会在早上四点半起床,炼完前四套功法,接着发六点的正念。但是静功的问题还是一直没解决,因为每晚大家睡觉都很晚,很难找到一个合理的时间与一个安静的环境去炼静功,一直以来我也都在以各种借口为自己不炼静功开脱,其实是自己根本不愿吃苦,不精進,怕盘腿疼,长期被常人的求安逸心带动。得知明慧网要求在早三点五十分集体炼功这一要求后,觉得四点半起床炼功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无法达到明慧网的要求。可后来经过学法,知道了同修整体协调的重要性,知道了忽视师尊要求、自以为是的严重性,努力克服自己的种种求安逸心带来的干扰,逐渐的也能保持每早三点五十炼功,这样炼静功的时间也有了。但经常出现闹钟响却闹不醒的现象,一觉醒来发现过时了,那时都会很难过,恨铁不成钢。有时懒惰不想起来,关掉闹钟,可是偶尔到时候自己会猛然间醒过来,我知道这是师尊在叫我起床,心中很激动也很惭愧。

虽然能与本地的一位同修联系,但很少能接到真相资料。起初我并没有在意,认为师尊给每个大法弟子安排的修炼路各不同,既然我没有资料来源,那么也就不必顶着压力去发资料了。后来悟到这种状态根本不对,师尊讲过:“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部历史一定是自己证悟所开创的。”(《路》),我不能受客观环境的限制就不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呀。而且长期以来,我的周围没有发现任何真相资料,这里还有那么多那么多不明真相的党团队员呢,谁来救度?!渐渐的我开始了自己制作真相资料,说是制作,其实就是大量复印我写的揭露迫害的劝善信,还有在同修发的真相小册子中夹上一封劝退信,以及“三退”方法等。我先把这些内容在电脑上打出来存于优盘中,再到复印社打印出来進而大量复印。在师尊的慈悲看护下,一直在平稳的做着这件事。我将这些真相资料搭配好放于一个个信封中,有机会就向外发放。

随着不断的修炼,在师尊的点化下,信中的内容也逐渐的丰富起来,在仅有的几本真相小册子中又节选出了“一花一石一诀”的详细介绍及大法洪传的情况,将这些内容大量复印充实到每一封信中。后来悟到信封上什么也不写,光秃秃的有些可惜。我请师尊提示弟子,这时脑海中闪现“惜缘”两个字,在那之后一封封写着“惜缘”字样的真相信发出去了。

前段时间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有的同修不辞辛苦的在异地之间解决真相资料的来源问题,意识到我虽然有了一些基本的真相资料,可没有光盘、真相小册子和周报等,长期这样下去起不到很好的证实法的作用。于是心生一念,同修能做到在两地甚至是奔波于多个地方之间解决资料的来源问题,有师在,我也一定能行。既然在这个地方没有资料来源,那我就勤回家取。就这样,近期发的资料很大一部份都是从家乡带过来的,内容也真的丰富起来了。

在家乡我又联系了几位同修,和她们切磋交流后,看到了自己许多不足,对修炼去执著又有了深一些的理解。在她们的协调下,我又与本地的另一位同修取得了联系,这样我就不必再回家取资料了。

这一切都是师尊的巧妙安排,其实早在我意识到也应该去发资料之初,心中就经常求师尊安排我再联系到一位本地的同修,好解决资料的来源问题。可师尊并未急于给我安排,而是指引着我开创了一条自己证实法的路。我知道师尊的这一切安排就是为了让我这个中断了很多年,很晚才回归修炼的弟子能在助师正法中走出自己的一条路,给我一个树立威德的机会。

师尊对我的要求在逐渐的加高,而我也在渐渐的承担起本应属于自己的修炼与证实法的责任。在修炼的过程中,和各位同修一样,深刻的感受到了师恩浩荡和佛法的威严。唯有走好今后的修炼之路,才能无愧于师尊的慈悲救度。

个人所悟,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