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周围人的变化看海内外大法弟子一体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一日】很长时间了,心里总想写一篇文章,甚至有一次成文,但由于U盘出了问题,文章也就被搁浅。这次强烈想写一篇,源于昨日我又成功的劝退了一个比较难的人之事。于是打开电脑,开始完成我这篇想了很久的文章。

首先说一句:感谢你们,海外的同修,是你们使我们讲真相救众生变的没有那么艰难。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周围环境完全变了,在办公室里,人们议论的话语中带着对法轮功的仇视和敌视。我不知如何去做。向同事、亲朋好友讲真相,可以说是艰难的旅程的开始,因为他们完全被谎言蒙蔽了。我认识到了自己的渺小,而周围都是被谎言蒙蔽下的众生。喜的是,现在旅游热,大陆东南西北游完了,不新鲜了,就要去香港,去国外看看(我周围那些比较有钱的人,就偶尔有去国外的)。单位组织去香港了,回来就把香港的见闻在办公室里互相讲,有的人特意跑到我面前对我说:“哎哟,你没去,我告诉你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我们在香港都看到了。”

还有一人对我说:法轮功在香港可以炼,他们还发给我们传单,有一个别的单位的人(一个旅游团队的)对法轮功说:你别给我们资料,我们都是教师。那法轮功说的义正辞严:教师怎么了,教师更应该了解真相!听到这些,我真是感到:上千人的旅游(我们单位几十人)就都不同程度的了解了真相。对于我周围的环境来讲:就象那层厚厚的谎言蒙蔽的壳已经裂开,曙光進来了。

再讲一件事,我的一个姐姐,从小一起长大,我们之间有很大的隔阂,我想如果不是我修炼了法轮功,这将是难解的疙瘩,后来我怀着一念:就为你好,就想救你,送她资料时,她完全理解了我的善意,她还跟我進一步讲:“我们去日本旅游,那里的法轮功也给我们资料。你给我这些我会好好看的,你放心,看完我一定传给别人。”多少年了,我们没有沟通过,这次的接触,我们可以说消除了敌意,应该说是那些日本的同修给她资料时她已经了解了真相,也为我们这次接触和進一步讲真相铺平了道路。今年过年再见到她时,她们一家三口很轻易的都退了。其实我跟她的隔阂应该是向她讲真相的最大障碍,应该是我的亲朋好友中最难讲的一个,可是由于海外同修讲真相,她轻而易举的成了我的亲朋好友中第一个三退的。今年她又去香港了,还把有关某某某的一本书的内容对我们大家在饭桌上边吃边聊,她讲到中国共产党的专制、腐败和六四问题。她说:大家都抢着买那本书,看大家抢着买,我也买一本。

中国的信息被邪党封闭了,所有的媒体和环境,所言所讲的都是共产党的那一套骗人的东西,一味的歌功颂德虚假的大好形势,国内人在谩骂腐败但也走不出这个圈子,因为大部份人就从来没有出过这个圈,外面的世界什么样浑然不知。对于去国外旅游的人来说,他们接触到、看到的、了解到的回来后会当成爆炸式的新闻向周围人讲,讲现在国外什么样、共产党在国外被揭露出的丑事等。而能去国外旅游的,从我的亲戚中能够看出,在家族中他们往往都是有钱、有地位,或者由于单位的原因因公到国外出差的文化水平高的人,他们从国外回来又都特愿意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向周围人侃侃而谈,别人也会新奇的听着,因为没有条件出国的人,他们其实对国外也很感兴趣:外国什么样呀?

我的一个侄子,是个高材生,一九九九年后去欧洲五国,回来告诉周围的人说:法轮功在国外可以炼,书店就有法轮功的书籍在出售。其实这些信息都在有力的协助我们面对面讲真相。请看一个小对话:同事A说,我昨天接到了法轮功电话,讲了好多,还说让退党。同事B说,哎呀,你怎么才接到电话,我们早接到了。这是我在工作时听到两个同事的对话。还有亲朋好友也接到过这样的电话并向我说起。

远在海外的人和大陆的大法弟子说的都是一个问题,那这个生命肯定应该慎重考虑考虑了,人还是聪明的。我发现,无论他多么抵触多么不敢听(怕心),但见到就要告诉他真相,每说一次,就离成功又近了一步,努力不会白费的,终有一天他突然说:退吧!昨天我劝退的那个人不就是吗?!我都意外。其实,里面包括了海内外同修的共同努力,结果虽然表现在我这里。一个生命的救度,包含了多少人的心血,我们虽互不相识,远隔万里,但却共同救度众生。由此看出:我们海内外大法弟子是一体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