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七十八岁大法弟子正念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我是一名湖南省女大法弟子,现年七十八岁,一九九八年得法。将我的一些心得体会汇报如下:

一、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得法前,我患有脑震荡、肩周炎、心脏病、肺脓疡、胃下垂、背骨开裂、腿骨开裂、贫血等疾病,身体十分虚弱。炎炎夏日,还得穿着棉衣,戴着棉帽。每年药费达四千元以上,家里的钱除维持正常生活外,其余基本上都送给医院了。一九九四年,丈夫过世后,与子女的关系更是紧张。在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里,我多次萌发去外面自杀的念头,但每次前去自杀,总觉得有一股力量把我拉回来。自杀不成,只得在暗无天日中度过余生。

一九九八年三月十七日,已得法的弟弟、弟媳劝我去炼法轮功。当天上午十点钟,我去了县城体育场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当时就哭的泪流满面。过了一会儿,又睁不开眼,要睡觉,身体反应强烈。自此以后,我就常去炼功点炼功,并得到了许多老同修的无私帮助。炼了一段时间后,肠胃反应大,不停的拉肚子,经常不用提裤子,拉了一个多星期以后,肠胃好了。一个月后,肩周炎好了,从此感觉一身轻。自得法至今,我没用过一分钱打针、吃药。家里人看到我这种变化,十分支持我炼功,邻居们也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说“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改了一个人,走路、讲话、脾气、气色全改变了”。由于身体好了,家里的活我都干,家人对我也满意,家庭关系变好了,邻里关系也和谐了,活的有滋有味。我在得法前做梦也想不到会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会有这样的奇迹出现,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二、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没有过不去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初一,本地部份同修到北京去讲真相,我也是其中一员。進京后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湖南驻京办事处内。当时,被关押的还有湖南其它地方的同修。交谈中,我们得知,他们中有不少人已去过天安门证实法了。而我们一進京就被绑架了,还没有达到证实法的目地。于是,我们决定摆脱关押,去天安门证实法。到了晚上,我们开始行动了。首先由其他四名女同修负责把窗户的钢铁栏杆拉开。望着坚固的栏杆,我们默念师父帮忙,令我们惊奇的是,半寸粗的铁条竟然被四个弱女子拉弯了,窗户拉了一个口子。拉开之后她们四人就开始往外钻,其中有一个女同修很胖,口子太小了,由我在后面推,推着推着,觉的她变小了,从小口子中钻出去了,我们五人顺利的摆脱了非法关押,成功的走上了天安门证实法。据说,这件事震惊了湖南驻京办,都说:“法轮功有功能”,传到县里之后,把县里的公安、“六一零”人员吓住了。事后,我们悟到:是由于我们坚信了师父,师父就帮助了我们,出现了奇迹。

進京证实法后,恶警将我们绑架到洗脑班内進行洗脑,强迫放弃信仰。在洗脑班上,恶人们不断的灌输谎言,不断的播放攻击大法的录像,使用种种手段,要我们妥协“转化”。那个时候,还不懂的发正念,除邪恶,就是坚信大法是教我们做好人的,我们没干坏事,我的命是大法救的,不配合恶人,不看他们的录像,不听他们的谎言,不写什么转化书,跟他们针锋相对辩理,他们又讲不赢,气的恶人们无计可施。最后,“六一零”办主任说:“这个班要再办下去,我都会发疯的。”在同修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正念下,办了一百零九天的洗脑班在可耻中破产了,而我们同修没有一个向邪恶妥协。

在那个邪恶疯狂的时期,我被绑架过十二次,被关押过九个地方,在看似十分困难的时候,由于坚信了师父,坚信了大法,使我过了一关又一关。

三、讲真相,反迫害,救众生

家人及邻居首先是救度的对象。家人由于看到我得法前后的反差,对大法深信不疑,对恶党迫害十分反感,现在所有的人都“三退”了。同时,我经常挨家挨户上邻居家讲,把“自焚”真相、大法在全球洪传的形势、恶党对大法的迫害,讲给了他们,使许多邻居明白了真相,摆脱了邪恶谎言的控制。这样,在我家周围形成了庞大的正念之场,改善了环境。镇政府有一个女干部,受邪恶指使,经常到我家骚扰。通过对她讲真相以及她向邻居了解情况,她说:“这是好人啊!我不会找你们麻烦的。”最后一次来我家时,她送给了我一包茶叶,并说:“让你们这些大法弟子每人喝点茶,表达一点心意。”我也很高兴,这个生命正确的摆放了自己正的位置。

二零零五年十月,镇派出所几个警察到我家抄家,要拿走我的大法书。儿子十分气愤,一把上前将一恶警的胸前扣起来说:“老娘看书也犯法吗?”邻居也纷纷谴责恶警,恶警见势不好,打电话叫来了三辆警车,几十个警察,气势汹汹要抓人。这时左右邻舍也来了许多人,面对这上百人,我把自己得法之后身体变化、恶党对大法的迫害、我所遭受的迫害,一一讲给了在场的人听,在场的人很受感动。一位老人听了很伤感,指着恶警说:“你们不是东西,是坏人、兵痞、流氓,这个老娘快八十岁了,在家看书犯法吗?人家法轮功干了什么坏事?”还有一人说:“这个老娘就是炼这个功,要不然早就骨头打鼓了,这个功还不好?!”邻居你一言,我一语,把恶警骂的灰溜溜走了。在这次反迫害事件中,许多人选择了正义,得到了救度。

我原是市里某厂的退休职工,退休后回到县里老家居住。原来的老同事几十年未见面,许多人以为我病死了。为了救度他们,我多次从县里坐车到市里,找到厂里的宿舍楼,找到老同事,挨家挨户讲真相。许多人看到我之后,很吃惊,想不到我还活着。几栋楼住的老同事及其子女,纷纷与我握手,打招呼。我把自己修大法的情况告诉了他们,把大法真相以及“三退”的消息告诉了他们,许多人哭了,有的人说:“压迫太大了”,有的说:“这个功真好”,有的还“三退”了。看到这么多人明白了真相,得到了救度,我也很高兴,觉的跑这么远,再苦也值得。

我得法十年了,邪党迫害大法快九年了。这些年来,我与其他同修一样,经历过风风雨雨,感受很多。由于本人文化水平低,有许多东西表达不出来,今天借明慧网向恩师简单汇报一下。同时,也请师父放心,我一定会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坚修大法到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