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神迹

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暨师尊传法十六周年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最近读到一本国内学者写的书,书名叫《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书中提到在安徽涡阳的两个镇有数十个村庄在做黑木耳假货加工,规模之大,颇有一种惊心动魄的壮观。不过,造假者很“理直气壮”:“满世界都是贪官污吏,倚权仗势巧取豪夺,老百姓弄点假货赚点钱养家糊口,总比戴着大盖帽明抢道德多了。”面对这种“堂堂正正”的造假行为,作者竟不知该如何去劝阻,只好自嘲道,“在为人民服务?笑话。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神经病。‘五讲四美三热爱’、争当‘四有新人’?大傻帽。……我好象出了毛病,或者是我们现在的意识形态出了毛病,很容易就能找到替损人利己的行为辩护的理由,但是却找不到有力的反对理由。……(如果说他们要)损阴德折阳寿下地狱,这是迷信,传媒们正在起劲地反对着。反对了,打倒了,然后呢?光天化日之下还剩下什么?”

祖宗给我们留传下来一句做人的警言,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但是,在无神论的中共眼里,这些都是害人的迷信。批判“因果报应”是中共“崇尚科学,破除迷信”的重要内容。《潜规则》一书的作者说,“如果一报还一报可以延伸到阴间,延伸到死后,这毕竟叫作恶者心里有点不踏实。如果说这种信念不好,需要批判,那么,剩下的恐怕将是另外一种无所顾忌的更糟糕的信念:损人利己占了便宜,不占白不占。与人为善吃了亏,亏了也白亏。这是鼓励害人的信念。如果我们企图将恶人心里的最后一点不踏实也铲除干净,却不能在现实生活中建立遏制恶行的机制,那你到底在干什么?”

是啊,中共在干什么呢?中国社会的乱象,连驻中国的西方记者都有深刻体会。华尔街日报一篇报道指出,大多数中国人现在没有了信仰,如果说有的话,他们的信仰就是“挣钱”,为了钱,可以无恶不做。记得过去在政治课里讲资本主义如何腐朽没落时,有一条就是西方的“金钱拜物教”。中国人现在的信仰不正是“金钱拜物教”吗?

在大陆网络上有一个很热烈的话题,讨论“什么是中国人的道德底线”,这的确很具有讽刺意味。有着五千年文明的中国,号称礼仪之邦,沦落到今天,人们关注的居然是“道德的底线”了。可见,在中共统治下,特别是这二三十年橱窗经济发展之下中国人道德堕落的程度是多么可怕。

上天给了中国人民一次机会。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先生在长春首次把法轮大法传出。五月十三日,大法传出的日子,成为了“世界法轮大法日”。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为基本原则,让人身体健康,道德升华。在这个浊世之中,真善忍的法理,吸引着人们,短短几年,就有了数千万修炼者。法轮功不是为了人类社会的道德而传的,但是,客观上对于提升这个社会的道德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人们都按照“真善忍”去做,这个社会能没有诚信吗?贪污腐败能这样泛滥吗?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能不变得和谐吗?

但是,“假恶斗”的中共容不得“真善忍”。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在中共统治下的道德堕落的潮流中,信奉“真善忍”已经是难能可贵,因为很多人真的不相信在这个时代还有人自觉自愿按照“真善忍”去做人。那么,在法轮功被中共当作头号敌人之后,面对铺天盖地的谎言诽谤和暴力镇压,法轮功学员还能够站出来说“不”,敢于揭露中共的邪恶,坚韧不拔的反对这场迫害,那就更是远远超出了普通中国人的想象。在很多中国人的印象中,中共是惹不起的,“胳膊拧不过大腿”是很多人的生存哲学。

正如亚瑟•史密斯(一位著名的西方传教士)一个世纪前所指出的:中国人最缺乏的不是智慧,而是勇气和正直的纯正品性。

今天,法轮功学员在争取信仰自由的反迫害历程中,正是展现出了维护道德的勇气和正直的纯正品性。邪不胜正。法轮功修炼者争取的是自己的信仰权利,客观上却能带给中国人民一种道德人性的复苏,那是中国的希望。那是一群平凡的人在缔造着人间的神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