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家庭资料点的风雨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自一九九八年五月喜闻大法,至今我已经在修炼路上风风雨雨走过了十年,我的家庭资料点也几乎陪我走过了全程。

家庭资料点的组建

也许当初我发的愿就是要做真相资料吧,所以修炼不久,做资料的各种条件都具备了。大学毕业后被一国营企业的技术部门接收,工作中的设备有电脑、打印机;月收入三、四千元。

一九九八年因身体不好经同事介绍走入大法修炼。修炼不久身心就发生了很大变化,多年的失眠症在我看《转法轮》的第一天晚上就消失了,心脏病、妇科病、胃病等两三个月后也都好了。因受益明显,我自然就比较精進,得法半年,我就成为我们炼功点的联系人,主要负责组织大家学法。那时需要复制师父在海外的讲法录像和录音给炼功点的同修看,我就自己买了两台同型号的录像机和双卡录音机。家里本来就有电脑,九九年七月初又安了宽频上网。我的孩子上小学,也修炼,由他负责计算机组装、系统安装,下载资料等方面的工作。当时他把“法轮大法在长春”整个网站下载下来了,没过几天,国内有关大法的网站就都被封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们辅导站的站长被当地公安非法抓捕。接着是铺天盖地的邪恶镇压,我成了单位的重点监控对象。因此,自“七·二零”以后到二零零二年末近三年半的时间我与外界就没有什么联系了。后来知道有《明慧网》却不敢上,当地几个同修各自在家学法炼功。

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二零零二年末,我们从外地来讲真相的同修处得到了师父九九年“七·二零”后的经文。通过学法,我们才对正法与个人修炼渐渐有了认识,才知道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不能只躲在家里所谓的学法炼功,只想着自己身体好,心情好,只向大法索取,我们必须承担起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我们决心要奋起直追。

我的经济条件较好,在技术上和孩子互相配合,就能完成一般的上网、打印、刻光盘的事情,很快我们又组装了一台性能较好的台式电脑、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激光打印机、一台彩色喷墨打印机、一台塑封机,我们的资料点就这样运作起来了。

我们从明慧网、放光明等网站下载各种真相传单、小册子、师父讲法教功音像资料及讲真相音像资料等,制作出VCD、DVD光盘、纸质真相资料、护身符卡片等,供给七、八个同修讲真相用。后来又一位同修也建起了家庭资料点,这样我们还可以给外单位同修提供部份资料。

魔难中提高

要修炼就不可能一帆风顺,几年来,我们也经历了几次大的考验。

邪恶集中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行在全世界曝光后,我们几个同修起了愤恨心,在这样的心态下,决定要大量印制和发放这个真相资料,揭露中共的邪恶,迫害的残酷,让人们都认清它的本质。制作资料的量较大,做资料也需要更多的时间。我们都是在职的,白天要上班,业余时间做三件事,早上五点起床,炼一小时功,发完正念学法半小时,其它业余时间几乎都忙于制作真相资料上,即使如此,资料还供不应求,这就等于一天只学半小时法,炼一小时功。学法少,状态就不太好,发正念不是昏昏欲睡就是胡思乱想。其中有夫妇俩,白天上班,晚上发资料,学法炼功时间很少,个人修炼状态不好。结果不久就被邪恶钻了空子,去一单位发资料时被录像,被恶警从家里绑架了,家里就剩两个上学的孩子。

我的怕心一下就上来了,怕同修经不住把我说出来,怕邪恶猜到我也在这做资料,就赶快把自己家里的一部份大法音像资料和书转移到同修家,不敢上网,也不敢和同修接触,又回到自己在家学法背法状态,不同的是现在知道要发正念,每一小时发一次正念。

通过大量学法,正念增强了,三个月后又开始做资料。

又过了三个月,有一天,最初引导我走入修炼的老同修突然受病业迫害,出现脑溢血的症状,被送医院做了开颅手术。她老伴给我打电话,说同修是因为看了从我这里拿的真相光盘后脑子受了刺激才得了脑溢血。我也不好说什么,救人要紧,拿了几千块钱就到医院手术室外发正念。手术还顺利,因花了几万元钱,她的家人就怪罪我,并让我以后再不要和她见面,以免她见我之后又想起修炼的事。如果她不吃药,有个好歹他们就人财两空了。我怕她家人不理解,后来就没去过她家,我们几个同修只是一直帮她发正念。现在身体在渐渐恢复,但意识不清楚。这位老同修退了休,主要在家修炼,老伴给她制造的魔难较大,以前主要和我交流,到我这里拿资料。

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向内找自己,发现我对同修没有尽到责任,平时只给她师父的经文,很少给她《明慧周刊》。自我们这片有同修被绑架后劳教,我们就很少打印《明慧周刊》,嫌看完后不好处理,就每人买了个MP4,拷贝电子版看,经济困难的我就送。对这位老同修,我送给她一个MP3,录制的是师父的讲法录音,MP4上的电子书字较小,她看不见,也就没给她。当时没想到下载明慧广播中的周刊节选装到MP3里给她听。不看《明慧周刊》,提高起来就没那么快。她修了六年了,烟酒都戒不掉,与老伴经常闹矛盾,致使邪恶钻空子对同修下死手迫害。从这件事上,我深刻认识到做资料责任的重大,给同修提供什么资料,同修只能看到什么资料,对哪一位同修的忽视,都会对同修的修炼造成很大的影响。

又过了一个多月,和我一个单位的同修在发资料时又被邪恶绑架了,同修在劳教所表现很坚定,没有说出我,但因我和她是一个单位的,平时又常在一起交流,单位就直接找到了我。我这次没有了怕心,谁找我,我就给谁讲真相,因为我表面上还是“党员”(虽然早就用化名做了三退),恶党组织部门找我,我还是讲真相,他们说那你不能既是党员又炼法轮功。我一看机会来了,早就想公开退党了,我说:那我就退党。在师父的加持下,他们也没为难我,让我回去写“退党申请”。原定第二天开支部大会,开会前突然取消了,说党委书记要找我“谈话”。可是一等二十多天过去了,也没见党委书记来找我。这段时间,我思想中冒出很多不正的念头,怕公开退党被邪恶迫害,甚至有想撤回退党申请的念头,心态不稳定。好在这段时间学法抓的紧,虽然思想反复,最终正念起了主导作用,一定要把恶党退掉,我每天高频度发正念,请求师尊加持。二十多天后,党委书记找我,说他这段时间出差去了。我照旧还是给党委书记讲真相,同时发正念,他也没为难我,说这是信仰问题,强求不得,只是让我注意,别出事,否则对单位和我个人都不好。两天后他们开会,通过了我的退党申请。

我公开退了党,这一片的同修受到很大鼓舞,更加信师信法。但邪恶不甘心,过了一个多月,我所在单位的领导突然让我承担不属于我职责范围内的我力所不及的工作,说承担不了就走人。这明显是邪恶报复,但我当时没想到反迫害,反而想走人就走人,反正我家也不缺钱,我做资料正好缺时间,我就提出了提前退休的申请。由于没否定邪恶,邪恶更加得寸進尺,单位让我还得写一个不炼法轮功的保证才能批准我提前退休。我不写,早上起来炼功时,脑子里突然有一念,撤回提前退休申请,我悟到这是师尊点化弟子要反迫害,否定旧势力,我就去要回了我的提前退休申请,并指出让我承担不属于我职责范围内的工作是违反合同。他们没话可说了,自那以后,我又安心上班了,我所在单位的领导却被调走了。

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又向内找自己。发现一段时间以来,由于对法认识不深,做事走极端,心里光想着做资料,由于时间紧,没时间看《明慧周刊》和法会交流文章,有时就在上班时间躲到一个地方用MP4看,对工作不太用心,应付差事,引起领导对我的不满,被邪恶钻了空子。认识到问题所在,立即归正,后来单位再没找我的麻烦了,我至今还在正常上班,而且工作环境越来越好,工作很轻松,收入仍不少。

经过几次魔难,我的怕心去掉了很多,再有同修被绑架,我再也不到处藏资料了,心态很稳,一如既往的上网,做资料。

技术与正念

我们的家庭资料点基础技术是我的孩子在管,组装电脑、安装系统、安全设置等,都是他做。孩子也是为法而来的。上小学时,我们就给他买了电脑,是组装的,我和他爸对电脑懂的不多,他自己看“开天辟地”、“万事无忧”,后来每周到一个同事家学一个多小时,学的很快,不久就能拆装电脑,安装系统软件,上网下载,甚至还编一些小程序。我们从明慧上下载技术交流文章,借鉴同修的经验,做了一个一机双硬盘三系统,即组装一台配置较高的台式机,装两块大容量的硬盘,一块用于上常人网站,另一块用于上大法网站和做大法资料,做了一个上网系统,只装系统软件、杀毒软件、防火墙和下载工具,安全设置很高,做一个GHOST备份,然后再做一个系统安装做资料的各种软件,这个系统不上网,主要用于做光盘镜像和刻光盘,敏感文件都在密箱里,加密保存,也做一个GHOST备份,这两个系统用GHOST软件切换使用。一台计算机实际上相当于三台,启动时默认情况下進入常人用系统,要切换到做资料的那块硬盘上,只有我和孩子知道方法,而且还加有启动密码和用户密码。我们还配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不上网,专门用于存放和阅读大法资料及带打印机。

但是,邪恶利用人民的血汗钱不断地找一些高技术的专业人员对网络進行监控和封锁,所以我们主要依靠的是发正念,请求师尊加持。

几年来,我都坚持整点发正念,一天发正念在十五六次,累计三个多小时,每天发正念不忘解体网络封锁和监控的邪恶因素,上网前还要发正念并请师尊加持。这样做了,几年来很少遇到上不去网的时候。我一般用的是莲花代理加自由门或无界浏览,实在找不到代理就直接用破网软件,用的是不打开明慧网页面直接输下载地址的方法下载明慧文章,几分钟就下载完了,页面还没来的及打开就搞定了。下载DVD、VCD等音像文件前,请师尊加持,在网上一挂就是十几小时,有时还连续下载几天,我们看着那快速而稳定的下载状态,知道有师尊加持着呢,什么都不怕,心里很坦然。我们这一片所需要的音像资料,如师尊讲法录像、录音,神韵新年晚会等各种真相光盘,DVD、VCD文件都下载,谁需要什么就提供什么。

一开始我对上网也不怎么会,经过几年实践,现在已经能熟练的登录很多与讲真相有关的大法弟子的网站,下载真相资料,上传“三退”声明、心得交流文章和同修们收集的电话号码、电子邮箱等。

做VCD、DVD镜像文件,也是通过阅读同修的技术交流文章,自己和孩子一起试验逐步学会的,过程中明显感受到师尊的点化,脑子里忽然就有了好点子,顺利完成。

彩色喷墨打印机买回来就有毛病,有时一张资料印到半截就停了,看明慧技术交流文章中说可能是打印机和电脑的连线不太好,要换连线,我就在想,换什么连线好呢?忽然脑子里出了一念:那根很长时间没用的外置刻录机与电脑的连线说不定可以,果然问题立即解决,再也没出过类似问题。我就感到是师尊在帮弟子呢,要不怎么也想不到那儿去啊!

家庭资料点是修炼的好环境

我家在一栋单元楼的最顶层、最角上,只有下面和对门有邻居。下面的邻居与我很熟;对门的邻居是我丈夫家的亲戚,打印机的声音外面听不见,烧耗材包装和作废的资料,烟往天上冒,下面看不见。丈夫不反对我修炼,但出于怕心,反对我做资料。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他到外地工作了,收入较丰厚,他很满意。这对我做资料提供方便。可每次他回家,我就得暂停做资料。有一次他说计划在家待十天,可第三天他所在单位就叫他回去,每次回来休假都提前走。孩子上大学了,家里就我一人,上班一回家,接触的都是大法资料,家里的电视机大部份时间用来放真相光盘,一边用电脑刻光盘,一边用电视和DVD机实放检查。师父说,“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溶于法中》)做资料装進的大法资讯更多,每次师尊发表的新经文,得经过打印、传送等环节才能到其他同修手里,可我从网上下载下来就开始学了,比别人先看到,比别人看的多,相比过去提高的就更快,自己感觉法理清晰,头脑清醒,正念也比较足。

因为各种设备都是我们证实法的法器,师父的讲法后面都有层层叠叠的佛道神,还有伟大师尊时时刻刻的慈悲呵护,感觉家里的能量场很强,一到家正念就比较足,发正念的感受都比在外面强烈。前几年一有风吹草动,就想办法把资料转移出去,后来转出去的资料因同修被绑架,也不知到哪里去了,放在家里的资料反而完好无损。后来再有类似情况发生,我就不往出转移了,反而同修家里的资料在警察抄家前,让家人送到了我家,警察到她家什么也没找到,她请的大法书仍完好无损的保存着。

家庭资料点所需耗材少,买耗材时也就是平常家庭的使用量,一包纸,五十张光盘,今天这个同修到这个商店买点,明天那个同修到那个商店买点,一点都不引人注目;因为我们就本单位的几个同修用,大家在一起上班,顺便就把资料传递了,连电话都不用打,也不牵涉通讯安全问题,资金也不成问题。有师尊的慈悲安排,我们做资料的同修经济条件都不错,想添什么设备自己就买来了,其他同修经常买点光盘和打印纸送来。不显山,不露水。

做资料工作,要求我们事事考虑别人,去私心比较快,比如师父经文和《明慧周刊》一下载下来,就要考虑给谁打印,给谁拷贝到电子书里,给谁拷贝到U盘上,师父讲法光盘,要考虑谁有DVD机,谁有VCD机,谁是用MP4,什么型号的机子,支持什么文件格式,着实比较费时费力,需要无私付出,付出时间、付出精力、付出资金,时间长了,就习惯于付出了,我认为自己的一切(技能、时间、精力、资金等)都属于师尊,属于大法,这一切都是为救度众生而安排的,付出是应该的。平时遇事也能较全面的看问题,做出一种选择,作出一种决定,要看看对大法、对同修、对常人会产生正面作用还是负面作用,不会由着自己的性子为所欲为。

修炼十年了,自己的付出和师尊与大法为造就我们所付出的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大法给予我们的太多太多,从人能看见的讲,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强壮,越来越年轻,周围的常人都看的见,工作轻松,收入也不错;丈夫被安排在外地上班,符合资料点的需要,收入高,身体好;孩子今年大学毕业,已考上了公费的硕博连读研究生;亲朋好友大部份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很多人都在学法。从自己的心性上讲,十年修炼,脱胎换骨,自觉人心已经很少了,正念比较足。现在明慧广播增加了晚上9点50分到11点50分的集体炼功时间,我把作息时间也做了调整,早上3:35分起床,参加3点50分到4点50分的第一二三四套功法的集体炼功,4:55、5:55、6:55发三次正念,每次十五分钟,其间学法90分钟,7:10吃饭上班,晚上10:50到11:50参加第五套功法的集体炼功,11:55参加全球发正念,完后睡觉,每天睡三个多小时,白天精力很充沛,晚上7:00到10:30做资料,看明慧文章等,每个整点都发正念(除睡觉和炼功外)。这样一来,我的状态较好,关键是把学法时间安排在早上,学法效果好,状态也就好了。

感恩师尊的慈悲呵护

能做资料可以说是修炼中的偏得,由于自己的修炼状态会影响一片人,就需要我们高标准要求自己,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精力、资金等,但是,不失者不得,我们得到的是心性和层次的快速的提高,得到的是师尊无微不至的慈悲呵护。我家里大部份时间就我一人,可我从未感到孤独和寂寞,我感到时刻与师尊在一起,做资料时,设备出故障了,上网不顺利了,被一个技术问题难住了,我就双手合十求师尊帮助,一会儿就解决了。当我发正念五分钟要换手势时,哪里就会响一下,当我昏昏欲睡或胡思乱想时,哪里又会响一下,我知道师尊时刻在看护着弟子,提醒着弟子,造就着弟子。

一天晚上我忙着做一批资料,吃饭时间到了,我急急忙忙在天然气灶上馏了个馒头吃了,天然气火忘了关,第二天早上才发现阀门是开的,但没有火,也没有任何气味,厨房的窗还关着,开火后也无任何异常,与阀门关着的状态一样,我知道是师尊在保护着我,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我没有见过师父,天目也没开,但能感受到师尊时刻都在身边,有时在梦中与师尊在一起,我梦到过如何与师尊签约(见2004年9月7日明慧网文章“千万别违约”);梦到师父教我画画;梦到自己是个小孩,师父一手抱着我,我的脸贴在师父脸上,无比幸福;我自己也常常感到自己象个孩子,很纯真,我认为自己的一切都是师尊给的,一切都属于师尊和大法,做好三件事是应该的,做不好是不应该的。

十年修炼,风风雨雨,左一跤,右一跤,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自己走不到今天,正法已到最后,留给我们救人的时间真的不多了,看着自己周围无量的众生等待得救,有时心情沉重而焦急,这里的大法弟子少,自己更应该以一当十,以一当百,克服残留的怕心和求安逸心,更加精進,救度更多的众生。

普天同庆的五一三又到了,仅以此文献给伟大的师尊和世界法轮大法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