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容好家庭,建立家庭资料点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今年六十三岁,我们全家九口人,七口人修炼。得法前我是个一字不识的家庭妇女,由于坐月子落下许多病,浑身疼痛,关节肿大,走路都走不远。为了治病,学过其它气功,花了不少冤枉钱也没治好。正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到处去求法,花了不少钱,山南海北走了一圈,去找名师也没找到。有名的名不一定是真正明白的明。结果徒劳往返,劳民伤财,什么也没得到。”现在我早已无病一身轻,并且能够通读《转法轮》及师父的其他讲法。是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给我开智开慧,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一九九六年,我和丈夫有幸同时走入了大法修炼中来,那时学法的人少,我们俩每天晚上吃完饭骑车到一个很远的同修家去学法炼功,晚上十点多才回家,天天如此。由于我不识字,只能听他们读,心里也很着急,就求师父:我也想自己读法。师父看我有那么纯正的一念,就打开我的智慧,慢慢的我也能顺着他们读下来。一年以后,学法的人逐渐的多起来了,我和丈夫商量在我们家成立了学法小组,直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才被迫解散。

那时在我家集体学法、炼功、开交流会,看师父讲法录像,少则几人,多则八十多人,那时的时光真令人怀念啊!现在随着正法的推進,我家又恢复了集体学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大法,由于自己的执著心,儿子的干扰,没在法上悟出来,一开始没走出来证实法,同修们和我一起学法、交流,认识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正好明慧网要求中国大陆资料点遍地开花,许多家庭资料点应运而生。二零零四年正月,协调人跟我商议在我家成立个家庭资料点,负责一百五十多名大法弟子的各种需求,包括师父的新讲法、每周周刊、周报、真相小册子、光盘,以后又开始制作《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等。当时邪恶还很猖獗,形势比较紧张,我想只要是师父叫做的,我就做,我就听师父的话。抱着这么坚定的一念,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家庭资料点一直安全的运作着。

刚开始,来自我儿子的压力很大。一有同修来我家被他碰上,他就往外撵人家:“快走吧,别给我妈找麻烦。”我想这样也不行,得给他讲真相,不能让他干扰。其实从我身体的变化和家庭矛盾的处理上,他也知道大法好,但在恶党的高压迫害下,怕罚钱,怕劳教,怕自己工作受到影响,不让其他同修来我家。二零零四年夏天,我突然尿血,还伴有下身疼痛,来势很猛,当时我正念不足,丈夫虽然修炼,此时也没了正念,劝我:“去找大夫看看吧。”儿子害怕也逼着去找大夫。我心里也是放不下。大夫看了说:“你不吃药,我给你弄个偏方吧。”于是照着他的偏方又是喝,又是洗,结果越来越厉害。我一看这样,悟到了:偏方也不行啊,这不是用人的办法解决神的事情吗?我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该我承受的我承受,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一概不承认。”于是扔掉偏方,多学法炼功,多发正念,结果很快就好了。通过这件事我悟到一是信师信法成度不够,二是关键时候正念不足。如果当时正念很足,请师父加持破除旧势力强加的一切干扰,也许不会走这弯路。儿子,媳妇通过这件事,也由衷的佩服大法的神奇,干扰比以前也小了。

二零零五年,儿子在工地上干活,不小心扭了腰,医生告诉要卧床休息,一个星期不能动。我一看讲真相的机会来了,赶紧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让他明白真相,学大法。我对儿子说:“快学法吧,别受这个罪,学了法,很快就好了,你看我以前医院都治不了的病现在都好了。”儿子说:“那你就给我讲法带听听吧。”就这样只三天儿子就下床活动了。腰也不那么疼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奇迹,儿子终于发自内心的认识到大法好。随着不断的学法,心性也提高上来了,对钱财也看淡了。以前总说他爸是个傻子,人家给他钱也不要。这次轮到他了。有一次工地上進料,他负责收货,人家塞给他五百元他都不要,还有一次他花三千元钱买了个手机装在兜里,不知什么时候丢了,他想赶紧回去找,如果被别人捡去了,送给人家三百元也得要回来,边想边回工地去找。工地上人来人往,拖拉机来回运砂子,石子,而手机静静的躺在路中间,也没被人捡去也没压着,他想:这真是师父保护啊。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争也争不来。现在儿子、媳妇都开始学法了。闺女、女婿、外甥女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就学法了,但不精進,通过家庭资料点建立后,都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现在学法也很精進了,三件事也很主动的做了。有时遇到制作真相材料人手少时,他们都过来帮忙。

我丈夫比较胆小,一有风吹草动就收拾东西拿到邻居家的棚子里藏起来,我看到这么珍贵的东西和乱七八糟的东西放在一起,心里就很难受,再说下雨湿了怎么办,我对丈夫说:“大法书上都有师父的法身,你拿到别人家去,都保护人家了,谁保护你呀。再说真相材料是救人的,你都藏起来怎么去救人呀。”他一听有道理,以后再听到什么消息也不收拾东西了,我们都能正念对待,使资料点正常运行,没有因此耽误同修资料的供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