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得大法 重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六日】我是山东省一老年法轮功学员,今年七十多岁了。我想以我修炼法轮大法后体验告诉人们法轮功是利己益民的,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完全错误的。

未修炼法轮功前,我被严重的肠胃炎、神经衰弱、小肠火、肩周炎折磨,瘦得皮包着骨头。在我只剩一口气的时候,幸得大法。随着学法炼功,所有的病全都好了,我像换了一个人,走路生风。大法给了我新生,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二十五岁那年,落下了肠胃炎的月子病。每次吃饭前必须得先喝热水或热米糊,否则就会肚子疼,疼上来就象刀绞着一般,全身发冷,马上就得上厕所,便出白痢或像青蛙卵一样的东西,一蹲就好长时间。凉的、酸的、辣的、甜的东西都不敢吃,任何一种水果都不能吃。在这种病磨的折磨下,根本吃不了多少东西,早上吃一点,下午就不能再吃饭,否则就会撑得四肢无力,全身的筋都动不了。肠胃炎折腾得我四肢无力,全身没有血脉。这种病状一直折磨了我三十四年,直到学了大法才好了。

一九九五年,我又得了严重的神经衰弱,刚开始时用药物控制还能睡十分钟。后来药物不管用了,白天晚上睡不着觉,痛苦的滋味真是没法说了。到临沂市医院找了专家,专家开了药,说吃一个星期就见效。我按照专家说的吃了一个星期的药,没起一点作用。专家又给开了一个星期的药,说吃了再不管用,就无能为力了。因这药毒性很大,一天只能吃一次,一天吃两次就会使人变哑。专家把药物的毒性瞒着我告诉了家人。我吃了一次药不但不管用,还真的不会说话了,只觉得舌头发硬,把家人都吓坏了。没有办法,家人又四处打听到淄博市有一教授能治这种病,教授诊断后说:“这种病两年不睡就导致人死亡。”他给开了两个药单,每个单上六付药,十二付药轮流着吃,吃了一个月,仍然是白天晚上的不合眼。失眠一直折腾了我一年零两个月,直到我得法后的第一个晚上就好了。

这十二付药还没吃完,又得了小肠火。这种病犯上来严重时尿血,全身抽筋,疼痛难忍。这种痛苦真是一言难尽。又加上当时得了感冒,三种药合在一起吃,把我烧得喉咙发干,胃里往上蹿火,我只能靠喝凉水往下压火。

我还患有肩周炎,夏天从不敢扇风扇,若受了凉,就象骨头节扯开一般疼痛。在多种病痛的折磨下,我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到了一九九七年的夏天,一法轮功学员向我介绍了法轮功,当时我瘦的皮包着骨头,只剩一口气了。我想吃了这么多药都不管用,炼功能有用吗?还有两付药没吃,等吃完了再想办法吧。转念又一想,教授、专家都找过了,最终自己还是爬不起来了,想去炼功点都已成了问题,要不试试看。我怀着矛盾的心理艰难的到了炼功点,我问法轮功学员:“我是快要死的人了,你们还要我吗?”这些法轮功学员马上把我扶进屋里。那晚我听了一盘讲法带,看了看炼功动作。十点钟回到家后,躺下就睡,一觉睡到早上七点半,我一年多来不能干家务活、吃饭需人伺候,醒来后觉得浑身是劲,我把家里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净净,几个月换下来的衣服全部洗出来。家人看到我仅听了一晚上的讲法,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都觉的大法太神奇了。

一年多来不能入眠,只听了一盘讲法带,便奇迹般的睡了九个半小时,结束了我不能入睡的痛苦。亲身的受益增加了我学炼法轮功的信心。在我坚持学炼到十六天的时候,师父开始给我净化身体。我突然感到肚子疼,但疼起来与过去疼得不一样,疼起来肚子也不咕噜了,疼了半个小时后,便出了一个带有血丝的脓蛋蛋,肚子就不疼了。二十一天时师父又给我净化了一次身体,一天拉了三次后,折磨了我三十四年的肠胃炎症状全部消失,一天能正常的吃三顿饭了,什么东西也能吃了,也不用再忌口了。

过去遇到开着风扇得绕着走,生怕风吹着。得法后在电风扇底下学了一个夏天的法,不但没事,肩周炎在不知不觉中也好了。学法炼功两个月后走路生风,走亲戚爬五层楼也不觉得累。

中共邪党残酷镇压法轮功,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的信仰。我原是一个病秧子、一个快要死的人,得法后重获新生,我的命都是大法给的,怎能放弃大法修炼呢!

发生在我身上的奇迹,是发生在亿万大法修炼者身上奇迹的缩影。常听有思想的人这样分析:法轮功还是好,要不然中共这么打压怎么还有那么多人炼?连八十多个国家的外国人都跟着炼,而且炼的人还越来越多了,这不最说明问题了吗?

所有善良的人士都有权利接受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佛光普照、得到大法的庇佑,这就是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要把真相传遍四方,让更多的人受益的原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