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六岁生日有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今年戊子年正月初六,孩子们都带着他们的小孩来给我过六十六大寿,全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在喜庆之余,不由的想起了辛酸的往事,真是思绪万千。

我现在身体很好,饭量很大,什么农活都能干,可是五十五岁之前,我的身体不是这样的,大病有过几次,而且小病慢性病不断,特别是胃肠不好,长期腹泻拉痢疾,人很瘦,每天拉肚拉的腰酸背痛,疲惫不堪,有点风吹草动,天气变化就感冒,常年药片、药水不断,度日十分艰难。

据老人们讲,我这个破身体是从小落下的,在我只有两岁多时,父亲被日本鬼子抓了劳工,母亲带着我和我大姨娘全家人在一起生活。一次为躲避日本鬼子扫荡,在逃难的路上,母亲从小毛驴车上掉了下来,正好掉在一个鬼子尸体旁边,这个死尸已经发酵腐烂了,散发着难闻的气味。我母亲本来就胆子小,这一下更受了惊吓,从此一病不起,头发剃光了,谁也不认识了,生活都不能自理了,全是大姨娘护理着。我就和姨娘家的表兄弟姐妹们在一起生活了,一天到晚靠吃玉米炒的爆米花度日,爆米花又硬又干,不好消化,把胃肠都吃坏了,就这样勉强活过来了。那年代兵荒马乱的,大人们自己都顾不过来,命是很难保的,谁还管得了小孩子,我的童年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过来的,所以身体非常虚弱,还有很多艰辛的历程无法回首,在此就不说了。

俗话说:人命大,造化大,人不该死,必有后福。我于一九九六年有幸得了法轮大法,大法使我明白了很多过去搞不明白的道理,我修炼时间不长,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了,如《转法轮》中讲的那样,一连两天就象得了重感冒一样,连骨头都得痛的,真是那样,全身所有的骨头节都痛,第三天就好了,真是无病一身轻,这个感觉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从内心不知怎么感谢师父才好。

二零零一年冬天开始,我就不敢炼了,我想就做个常人中的好人算了。但放弃修炼时间不长,我突然腰痛得很厉害,一天天严重,后来痛得挑一担水也挑不了啦。当时社会上广告磁疗仪很多,说的效果都很好,我就花了三百多元买了一台,一天天的照哇、烤哇也不见效果。老伴和孩子给我讲还是修炼吧,同时多次发正念清除我背后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对我的干扰,我突然一下明白过来了,恩师也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又一次给我清理了身体,我误了一年的时间,走了弯路,给师父增加了很多不应该发生的麻烦,让师父操尽了心,真是愧对恩师。

二零零五年参加一位亲属的婚礼,因多年不见,这次见面感到格外亲热,由于自己主意识不强,在酒席上喝了一杯啤酒,到晚上睡觉时,一支黑手伸的很长,看不到其它部位,一下子就抓住我手脖子不放,抓得非常紧,我睡的是火炕,它就往下拽我,我用劲挣了几下也没挣掉,我就急了,再一次用很大的劲猛一挣,嘴里也喊出声来了,老伴推我一下问是怎么回事儿?我说一支黑手抓住我的手脖子往炕下拽我,清清楚楚的。这是一次沉痛的教训,现在回想起来,还记忆犹新。

我和老伴不定期的轮流到人多的地方去讲真相,劝三退,余下的时间就学法、发正念,四个全球正点发正念没有落下过,其余整点也发一些。请恩师放心,在正法進程越来越快的最后,我们一定会更加精進,走好自己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