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学法交流 在法中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八日】长期以来,我似乎明白,又不明白。我知道我不精進,可又精進不起来;我知道要改掉以前的坏毛病,可关键时刻就守不住心性;我知道要放下执著,可一执著起来,明知要放下还是抱着不放;我知道师父讲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众生,可我救人的心怎么就不急呢?虽然我知道这些,可我心里并不真正着急,还是这样不紧不慢着。

看了同修的文章,我悟到一点:一切问题的根源都在于没有重视学法,就更谈不上师父要求的精進实修了。我要从学好法做起,把法都装進脑子里照着做。

从九九年被迫害后,我们一直失去了集体学法交流的环境。我从洗脑班回来后,二零零六年的二、三月份,我们几个同修才开始每周一次的学法交流。从下午两点至五点过。三个多小时中,学法两小时,四点以后,读交流文章、交流,每个正点发正念。刚开始时,学的是《转法轮》,后考虑到大多数同修都有工作,每天要看《转法轮》,学经文的时间相对较少,就改成通读经文。通读经文时我才发现,我对待法极不严肃:经文看完后,随意收起来,要读时才发现有些经文不全,也没按时间顺序排。幸亏同修帮助,我才开始将所有经文按时间顺序排在一起。随着学新经文的增多,慢慢的,我觉的法在我脑子里比以前清晰了些,也就要比以前更重视学法。

从集体学法交流以来,又看了同修关于学法修心的文章,我才真正后悔起来:过去白白耽误了那么多时间用在人的事情上,却没学好法,没做好师父交待的三件事,没认识到,怎么才能修炼。我问自己:什么是修炼?怎样修炼?怎样摆正自己与法,自己与众生的关系?我发现对这些问题,我好象回答起来是似是而非的。但是我想,我一定会从法中找到答案。我几乎每天看完《转法轮》就通读经文,特别是九九年以后的。为了随时学法,我把大法所有书籍都放進mp4中,随身携带。走到哪里,别人在学法,我就可以拿出来一起读,在工作单位没事时,也可以拿出来读。这样我的学法时间就增多了些。但有时还是会受到干扰,自己不清醒的时候也会随着去。

刚开始集体学法时,我暴露出很多心,也受到干扰。有的同修想集体一起读,可能觉的这样能量强,有的同修想一个人读一段,觉的这样读起来清楚,能听清互相之间哪里读错了,可以马上纠正。集体读,有一位同修声音很大,她总是越读越快,快到我要是跟着读,就不知自己在学什么。我跟她提出过几次,她自己读的时候也不知道。我心里就着急了,倒不是生同修的气,就觉的我都不知道读的是什么,这法怎么学呀?就提出来,说读的太快了,不入心,要读慢一点才入心。我还故意大声慢点读,想把速度拖下来。可觉的这样效果也不好,速度没有控制下来,反而分心在控制别人上,学法更不入心了。有同修也跟我指出来:不一定读的慢就入心,读的快就不入心,有的人读的快也入心。我思考了一下,我想要学好法,是没错的,但好象就是没和同修圆容好,还起了人心了,把心思放在控制读书速度上,更增加了新的执著,而不是放在法上。明白了后,在集体学法时,我就只要求自己不管怎样都要看進去。跟不上读,我就跟着看,不读出声,这样,我发现反而能看進去了,不再受这个问题困扰了。后来,大家商量后改成一人读一段的方式。

学法方式转换了,我又有心冒出来了。刚开始一个一个读时,轮到自己读,心里特别在意自己读错没有,就觉的别人都在听着自己读,不能读错,好象读错了,就挺丢面子似的。回来想一想,好象自己读的部份反而没读進心里去。怕丢面子,这不是名利心在作怪么,不就干扰到学法了么?在意别人在听,怕读错,或觉的自己读的好,产生自满的心,不都是名利心么?认识到这个问题后,再读书时,我就把思想放在法上,这样就学進去了,效果很好。再也不会被这些心干扰。现在,我也很在意我读错没有,但不是因为自己的名利心而在意,而是悟到:语言也是物质,我们读师父的法时,我们用心的读,嘴里发出的是不是金光闪闪的?不用心或读错了时,发出的又是什么呢?

把这一段写出来,就是想提醒同修,我们一定要重视学法,认真读法呀!这对于大法弟子是很严肃的,同时也是最基本的要求。这同时也体现了大法弟子的一颗敬师敬法的心。

我有两个亲人同修,同在一个学法小组。其中一个和我一起开店。她总是劝我把开店时间缩短。我一直没有同意,一方面我认为我的这位亲人同修总是只在表面上注重学法,一拿起书不是走神就是打瞌睡,对于她的工作,不按师父讲的要好好工作,总是马马虎虎,我认为这样也是不负责任的,只说减少开店时间,本来我们生意不算好,要自己开工资吃饭的,就没想过这些么?从常人观点看,我们店门口的路上,人流量少,不够热闹,如果再缩短开店时间,是不是收入会减少。在我们集体学法一年后,我悟到,一周只有一次集体学法时间是远远不够的,我们两个同修不就可以一起学么。我们都感到,法学的不好,我们没有跟上正法進程;炼功没有每天坚持炼完,学法不是每次都入心,甚至有时打瞌睡。发正念不是每次都正念很足,起不到除恶的作用,甚至有时四个正点有事被干扰耽误了。讲真相很多时候开不了口,自己好象正念不足。我们俩商量,快夏天了,中午天气热,人少,我们就中午十二点半至下午四点暂停营业,学法。结果事实证明法也学了,生意也没减少。

刚开始两人一起读时,耳朵里听见亲人同修读法的声音,也是特别闹我的心。她读法爱走神,经常嘴里在读,心里在想和法无关的事。读出来的声音轻飘飘的,不象在读法,也完全没有法的内涵在里面,就很干扰我,我的心里也安静不下来。开始,我与她交流,可她一到读法时就这样了,平时自己看也经常走神。我觉的她是主意识放松,没有坚定的决心,老这样,我就免不了冒火,我嗓门就大起来了,开始教训起她来。她当然也不高兴。结果,两人读的效果不怎么好。

这样的事有几次,我就觉的我发火肯定是不对的,我怎么就控制不住呢?我怎么就要受到影响呢?是不是我老想管别人,表面上是为别人好,实际上是觉的自己在这方面比别人强,老想按自己的标准要求别人。修炼人怎么能老是用法来衡量别人,却不衡量自己,用法来要求别人,却不要求自己?

我就尽量不去听她读的声音,而是专注在法上。很快,我就听不见她的声音了,而是溶于法中了。当我用心读法时,我发现亲人同修的進步很快,我读得越专心,我们俩就配合得越一致,很容易同步了。后来,我们每天留一些时间,做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也配合得比较好。也有干扰,比如,有时实在有事,有两天没在一起读,亲人同修又会出现思想业力或睡魔干扰的事,但很快就会过去。 当我们重视学法时,我们发现各种事都会顺利一些,经常会保持正念,讲真相语气平和,人家也愿意听。有一段时间,我们配合讲真相,我经常开不了口,就由她讲起,她讲的不透彻,不清晰时,又由我接着讲,这样一般都讲的好,人们听的也比较明白。

我们一起读了五个月时间,没有特别要做的事,从不间断,我们正在商量怎样更大面积的救度众生,怎样营救同修,要把营救的真相写出来,亲人同修就被绑架到洗脑班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第一念心里很难过。有人劝我出去躲一躲,把家里的东西收起来。我先把书收起来了,然后坐下发正念。我想,我躲不就是承认了邪恶了么,不是怕了邪恶了么?师父要我们不承认旧势力。我就是不承认它,就坐下来发正念,它不敢把大法弟子怎么样。我从中午十一点除了吃饭,一直盘腿发正念,双盘不了了,就单盘,反正就要解体它。直发到晚上七八点钟,直到心里平静了,才停下来,悟到把书收起来也是承认邪恶,就又把书请出来,学法。

亲人同修被绑架的时间里,我也有很多心被翻出来。心里时不时难过,就象自己被非法关押一样,一想到邪恶,就好象它们很强大一样,心里发虚。每到这个时候,我就加强学法,尽量增加读法时间,学的也认真。学法一抓紧,正念就起来了,明白有很多想法,以前以为那是自己,其实那不是自己。自己得学会分辨,哪一个是自己,哪个不是。在法中衡量一下,才能真正的辨别出来,符合法的是自己,不符合法的是旧势力强加的假我,非是先天的真我。就这样,前面遇到障碍,困难时,我就学着这样想,学着这样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

同修们老是讲修自己的一思一念,可能那时候我根本不懂,现在在矛盾中,在思想的冲击中,才悟到修一思一念是多么重要。人的思想支配人的行为,而师父告诉我们,人的思想很容易受外来意识的干扰。如果我们不修一思一念,是不是把外来的不是自己的思想也当成自己了,从而支配自己的行为了呢?还有以前形成的观念,人的思想业力,都会采取任何方式干扰我们修炼,我们老是把这些当成我们自己,不是不清醒么,那能修炼么?

在写给百姓看的营救亲人同修的真相资料时,我才发现,我连邪恶为什么要绑架同修都写不清楚,所以写得特别慢,每天都要写好几小时,写了十天才写完。那时写得很困难,写不出来,心里就产生了畏难情绪,不想写,可又知道必须得写,心里真难受呀。难受时,我就回过神来了。这种难受不是我,要排斥,清除。一个神面对再困难的事,什么也不会去想,就是去做,不会有这些人心。就努力排斥,只想怎么写好,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

边写我就边明白了,原来,我对百姓说不出大法弟子为什么要救他们,是因为我以前没把他们放在心上,更没把救度众生放在心上。以前所说的救度众生是为了个人的圆满,是一颗为私的心,所以讲真相时,总在衡量,这个人能听進去么?他听了以后,会不会不理解,对我产生看法?我跟他熟不熟,是不是以后再讲,总想以后再讲,下次再讲,就这样总开不了口,错过了很多救度众生的机会。就没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师父说要经常保持正念。就这样,明确了心性上的不足,才理顺了这个思路,基本上能说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营救同修时,我们去找绑架的部门要同修。第一次去,正念不足,被邪恶钻了空子纠缠在是不是他们绑了同修,没讲成真相。后来想起去要同修,就觉的正念不足,脑子里老翻出来,我们去讲真相,他会不会找借口迫害我这个念头,又产生了畏难情绪和怕心。这个念头一出来,我就明白不是自己。师父从来没安排过讲真相要被迫害,反而是产生的怕心才会被邪恶钻空子,当作迫害大法弟子的借口。所以,脑子里什么也不要想,就想以后怎么去讲真相。

同修还没出来,还在营救过程中。我就想怎么营救同修,怎么通过营救让更多的众生明白真相得救,怎么多开口讲真相,怎么能保持平和的慈悲的心态,救度更多的众生,以前对营救同修也挺麻木。现在,我每天无论学法,发正念,炼功都要叫上亲人同修和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每当这样时,我就想到,我和他们一起做这些事,一定要念力集中,不能走神。我用正念加持同修,让他们想到自己是一个神,是有神通的,走到哪里都是讲真相救人,我们的正念出来了,邪恶不就自灭了么?

我就悟到做到这么多,把它写出来,与同修共勉。本来,觉的自己修的差,并且不自觉的把这当成了推脱的借口。可听一个同修的提醒,他说一个修了八年的修炼者,修了这么久,没有一点体会可能么?这是在向师父交作业呀,你不交么?我想一想,是呀,前三次作业,我都欠下了,这一次怎么也得交了,要是一次也不交,是不是在否定自己的修炼,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呢?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时刻看护着我们。我们迷茫时,师尊总能让我们在法中看到路在那里;我们灰心时,总有慈悲伟大的师尊鼓励着我们;我们背离大法时,师尊总在那里等着我们从新走回到法中来。唯有坚定自己是修炼人的心,和同修们努力精進实修才能不负师尊的苦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