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修炼,在法中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弟子。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恶党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开始了。我被邪恶的气势打蒙了,在迷茫中度过了近七年。虽然心中一直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但毕竟不学法,不炼功,没有去证实法。七年啊,耽误了多少事情!

由于长期不学法,所以心性很难守住,再后来遇到的一系列家庭矛盾就没有把握好,跟爱人、公婆发生了激烈的冲突,直到滑到危险的边缘。在一次忙完紧张的工作后突然发烧,紧接着感到胸闷,呼吸困难,家人把我送到了医院,又是输氧气又是输液,折腾了大半宿,氧气管插在鼻子里,却一点作用不起,感觉自己快要被憋死了。突然间意识到这是师父在叫我回来,回到大法中来,师父是在明白的告诉我,你再这样下去,就太危险了。

在这迷茫的七年中,其实有同修找过我、提醒过我,但不知为什么,思想好象被什么抑制着、阻挡着始终不能真正的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现在想来这决不是师父的安排,是旧势力钻了我执著于常人的空子,我的思想被它们抑制着、控制着,就如法中所说的“执著太重迷方向。”(《洪吟》)

我真正的醒悟,真正踏踏实实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已是二零零六年,猛然惊醒,才痛悔失去的时间意味着什么。于是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师父希望我快点提高,追上大法弟子的整体层次,所以把我几乎所有的执著心在梦里都点化出来,当时就觉的自己的执著心太多了,多的简直无从下手,多学法,赶快追上去!于是在自己平时一思一念中都以法为师,用法来衡量我这一念对不对。期间,遇到了好几次病业大关,最重的一次扭了腰,躺在床上一动就疼的叫出了声,甚至大小便也起不了床,家人劝我让人按摩一下,我坚决地说不行:我这是消业,是考验我是不是把它看成病,是不是执著于自己的身体。后来同修过来帮我发正念,同修看到在另外空间我的腰部有一个黑色的灵体,发完正念后感觉好多了,没过多长时间就恢复了。但向内找,发现自己这段时间学法、炼功少,心性把握不是很好,被邪恶钻了空子。

我体会到在修炼中,正如师父所说的,一直要考验你信师信法的正念是否坚定,每隔一段时间,总有家人“善意”地告诫我,有时甚至声色俱厉的斥责我。一开始听家人说这些话,心中不免担忧:是啊,他们是无辜的,如果真的受牵连,我良心难安啊!可转念一想,不对呀,我是修最高的宇宙大法的大法徒,谁有资格迫害我!“真善忍”是法,是造就宇宙众生的至高无上的法!谁敢来迫害!正念足时,你就是闪闪发光的神,邪恶看见你都躲得远的。在到后来,他们说这些话时我的心一点不动,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在修炼中,自己能感觉到层次在提高,发正念的威力在加大。刚开始发正念时由于层次低,炼功又跟不上,所以每次发完正念都很累,感觉威力也不大。但现在无论在什么环境下发都能精力集中,感觉威力强大,好象什么也阻挡不住。

大法弟子很多都有孩子,能在伟大的正法时期与大法弟子结成父母子女的也绝非偶然。他们都是为法而来的,带好他(她)们,使他们修炼是我们的责任,往往这样的孩子来的层次都不低,具备着各种神通。刚开始带我的孩子炼功,第一次炼“抱轮”,他就能随炼功音乐带一抱半个小时。我问他累不累,他说累,可是能坚持,在后来,有一天他突然告诉我说昨天晚上师父把他的元神带出去除恶,从那以后他的天目就开了,能看到另外空间的许多景象,他告诉我说现在另外空间里的烂鬼已经不多了,主要是恶神在起作用干扰和迫害作用,一次我俩在发正念时锁定北京女子监狱,他说;“那里有一个很大的恶神,大法弟子的几十万道光束打在它的身上也没有把它咋的,妈妈,打过去的功不起作用怎么办?”“没关系,恶神不死,就一直发下去。”在大家的齐心合力的正念作用下,又过了几秒钟恶神解体了。

发正念时清理自身空间场很必要,我每次发正念都清理自己,但不知为什么从修炼开始总感觉脑袋发蒙、好忘事,刚拿在手里的东西一转眼就记不住放哪儿了。学法时,书中的字打不進脑子里去,为此我很苦恼,不知问题出在了哪儿。儿子开天目后告诉我,说在另外空间场我的身体有一个巨大的黑色莲花,它的根已深深扎在我的身体里,而且是从开始炼功就有了。它的根很粗大,他用手比划了一下“最细的一根这么粗”(大概在三米左右),我一听赶紧清理,这次我动了真念,很快就清理掉了。那以前为什么发正念对它不起作用呢?看来我以前认为自己的空间场自己说了算,发正念时有轻视的思想,所以才会使邪恶在里面长久呆下去。从那以后,我的脑子一下子变清醒了,发正念时感觉威力强大,学法也入心了。所以如果同修感觉自己身体或意识出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一定要发正念,只要动真念威力一定是强大的。

写出这些一方面是反省自己,另一方面我看到有些大法弟子的孩子状态不太好,可能是大家忙于三件事反而对身边的亲人忽视了。因为孩子年龄关系自制力较差,所以我们可以采取各种帮助他们修炼,应该灵活机动,如:和孩子聊天时、骑车一起在路上时、吃饭时、睡觉前这些时间都可以向他灌输。陪孩子去室外、公园玩时也可以利用。有些孩子不爱看书可让他(她)听mp3等。没时间炼功就在睡觉前打会坐,也不错。

修炼到现在,感觉去掉了一些人心,但还没去干净,在某个特定的条件下反应还很强烈。我从小喜欢唱歌,自认为唱得还不错。有一次参加完宴会唱卡拉ok,音乐声传来,我的欢喜心马上就起来了,简直控制不住地想去大展歌喉。可又知道这是该去的心,就硬坐在那儿不动,心里象猫抓似的难受,后来想反正也放不下这个心,去看看吧。去唱了一首歌,唱完一看整个大厅里除了我以外一个人都没了,全走光了,没听众了。可刚才还一大堆人!唉,看来是师父用这个办法去我的执著心。还有一次类似这个情况,我还是唱了一首歌,感觉唱得不好听。没一会儿参加的两拨人因为一些事差点打起来,不欢而散。这两件事都是提醒我放下欢喜心、显示心。因为唱歌的真正目地其实是显示自己唱得好。

我还有一个强烈的心,就是爱干净和干事心,我从小就喜欢整洁,屋里一乱就心烦,可是大法弟子的时间是用来做好三件事的,我把很多时间放在收拾屋子上,这对吗?爱人是个甩手掌柜,所以带孩子做家务全压在我身上。搞的我没多少时间学法炼功讲真相,这已经大大影响了我。再加上自己的懒惰心,早晨不愿起床,又是半夜二、三点醒了,一看表,心想我再睡一会,三点五十以前准起床。这一睡百分之百睡过了头。你有这一念,那魔就干扰你,好多次醒来一看表正好六点一刻,咳,真后悔!你越摆不正修炼和生活谁轻谁重的关系魔就越让你忙。上次法会我没有写体会,也是干扰,这次我一定写,结果刚有这个念头单位就开始加班加点,一大早上班,晚上七八点下班,忙了快一个月了,每天回家都累,再加上家里其它事,写体会只能等孩子睡着后凌晨起来写。虽然没赶上投稿日期但我写出来也是一次总结和一次反省。这个问题写出来就一定改正,因为它是近期阻碍我精進的最大障碍,我相信如果我把修炼放在生活的首要位置上那环境就一定会改变。师父在梦中点化,我和大家一起打坐,别人很轻易就進入另外空间而我却怎么使劲也進入不了另外空间,这说明炼功少,本体转化不好。

孩子告诉我说,他看见无论是修心、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功柱都在长,而且长得快,大法弟子整体都已冲出三界。不要小看了自己,把自己当成神,正念十足地对待一切,最美好的一切在等待着大法弟子。但一切都从法中来,以法为师,只有在法中才能精進!

以上只是在自己层次中悟到的,望同修发现不足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