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犯人经常为警察写入党申请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二零零三年我因修炼法轮功被当地公安在看守所拘押了三个月,在看守所看到了许多打人、整人、害人、搜刮钱财的事,但在看守所经历的另一件事更让我看到了邪党之恶、之痞、之流氓。

我在看守所看到同监室的人有党章,觉得很奇怪。一天晚上,其他监室的“老大”敲着监室的门,从门上小窗扔进来一沓纸:“写三篇入党申请书。”我这个监室的“老大”要我也写一篇,并解释说:“公安局的人要入党,他们懒得写入党申请,就叫我们这些人替他们写,你有文化,抓紧写,明天早上就给他们用,这种光荣事过一段时间有一回。”我拒绝说:“我不写这破玩艺儿。”结果他很不高兴,那几天对我很不好。

这种事情并非个别。看守所犯人经常为公安人员写入党申请、心得体会(比如学习五条禁令心得体会)、各种邪党文化知识竞赛答题。现实生活当中的邪党干部的职称论文、提干材料、各种总结汇报发言基本上都不是其本人写的,全是由他人代笔。

所以每当我看到什么“先进性教育”,心里就觉得好笑,难道胡锦涛真的不知道他这群党徒是一群什么玩艺儿吗?看到电视里北京大会堂参加大会的党官一个个正襟危坐,心里非常不好过,这些人哪个不是一肚子坏水,有好些简直恶贯满盈,却在那里对全国百姓发号施令,领导号召,就是对全体中国人民的愚弄。

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与它为伍是一种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