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心得体会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一日】我九六年得法,修炼近十一年了。回顾我的修炼过程,总结我十一年的修炼经验,那就是真修、实修、坚修,正信、正悟、正觉。

回想得法前,苦于找不到生命的意义而每每在梦中惊醒,伤心的落泪,当我还茫然于人生的真谛,弟弟在信中给我介绍了“法轮大法”。看完“大法简介”,我惊喜至极。苦苦求法,九六年十一月十九日我终于在兰州请到当时仅有的一套大法书籍《转法轮》、《转法轮(卷二)》和《法轮大法义解》。看着师父的法像,倍感亲切,我如饥似渴的读着法书,生命沐浴在真善忍的甘露里,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我看到了真理的曙光,找到了生命的航向--返本归真。我要修炼!

九九年,《普度》、《济世》音乐出来了,我被《普度》音乐恢洪的气势和《济世》的悲壮旋律深深感染,特别每次听到《济世》音乐就不由的泪流满面,《济世》音乐为什么这么悲壮,直到今天我才真正明白了他的内涵。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迫害发生了,师父被污蔑,大法被诽谤,世人在谎言的蒙骗下对大法犯罪,无知造业,危险至极呀!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真善忍的实践者,我心中难受极了,擦干眼泪,我从新佩戴好了法轮章。我想我就是活真相,我要去证实大法。我告诉我的老板,我的同事和所有熟悉我的人,我是真正修炼大法的,你看我是正的还是邪的?明白了真相的人,他们不再反对大法。

九九年年底,一女同修来我处,由于太晚就留宿在我的宿舍,男女同室,虽然没有不检点的事发生,但心态上还是不够正,被邪恶钻了空子,一早同修走后我正在炼功,遭恶人举报。我为经书被抄走而非常痛心,我难过的中午没有吃饭,给公安处的每一个人讲大法真相和我修炼大法的体会,从微观物理的角度阐述论证大法是真正的科学,他们静静的听着,不时露出会意的微笑。我告诉他们举报我的人才是真正的坏人。下午,市公安局的让我表态:说不炼就回单位,说炼就遣送,甚至一恶警面目狰狞的说送劳教。我意识到生命再次面临选择,我坚定的说“炼”!我被遣送了。

过完年,我返回单位上班,环境很宽松,没有任何干扰。但是邪恶的谎言铺天盖地,众生被毒害着,身为大法弟子,我们不就修“真、善、忍”吗,我们不去澄清事实,讲清真相,我们指望谁?我悟到我应该走出来证实大法,讲清真相。这时我炼静功,突然发现没有呼吸的感觉,整个身体就象一团能量,美妙、庄严、殊胜!

刚开始没有真相资料,我就自己写,写自己修炼大法后身体健康、心灵净化、道德升华作为见证,又到复印店复印出来,张贴在人流量多的地方,也邮寄给亲戚朋友和能查到姓名地址的世人,去发给有缘能见到的众生,另外写出醒目、简短的真相标语“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是佛法、天法、宇宙大法”等张贴到街道的电杆上、磁卡电话亭里,希望众生明白真相。

邪恶还在疯狂,迫害还在继续。邪恶的指令是从北京发出的,我认识到应该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当听到国务院信访办的牌子都摘掉了,就只能去天安门广场了。我就想要去天安门广场打坐,“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如果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同时在天安门广场打坐,证实大法,我想我们就能把整个环境正过来。我把自己的想法和其他同修交流,同修们很赞同。于是我们就相约要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中午一时在天安门广场集体打坐。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每一个认识的同修。当时已是十二月中旬。听到北京那边同修说横幅紧张,我当即买了四百元的黄布,在自己的办公室加班加点制作大法真相横幅。不料这事被老板发现,他怒气冲冲的说要举报我。我没有怕心,一边平静的给其讲真相,一边默默求师父加持。老板拿话筒的手慢慢放了下来。我办公室的长途电话被老板取消了,就在我准备上访的前天晚上,我用技术手段接上了长途(这就是不正之处),拨通了远方一同修家的电话,没想到该同修的电话是被监控的。由于心性上的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上访的那天正好是圣诞节,这天全市的国安、特务都朝着我来了。清早起来我就感到头上乌云压顶似的。幸好横幅都转出去了,我迅速收拾好简单的行装,在便衣特务的眼皮底下上路了。便衣特务跟踪、尾随着我,我上公汽,他们也上公汽,我打出租车,他们也叫出租车,我走到哪儿,他们跟到哪儿,看来我无法甩掉跟踪了,我只有一念:用生命证实大法!我求师父加持,旋即一条铁路出现在眼前,我迅速攀上铁路,猛然回首,居高临下,车里车外无数双眼睛盯着我,面对我威严的目光,他们呆若木鸡,这时一辆火车呼啸而来,我迅即跨过铁轨,恰好有一个出口。我终于冲出了邪恶的视线,踏上了進京的列车。我坐上了预订好的座位。一路上警察盘查身份证,唯独不问我。我悟到是我溶在了法中!

我顺利到达北京,见到已平安到达的众同修,我流泪了。由于条件艰苦,环境险恶,以及同修间的悟法不同,一批批同修陆续走上了天安门广场。十二月二十七日十一点,我来到天安门,广场上已挤满了人群,“法轮大法好”的呼喊此起彼伏。忽见一巨型横幅拉开,我不加思索的扑上去,双手紧紧攥着横幅高高举起,“法轮大法好”的呼声响彻寰宇!恶警打手怎么也打不倒我,横幅被高高举起近十分钟。忽然一恶警用重物猛击我的头部,我渐渐失去了知觉。不知过了多久,我苏醒过来,看到地上躺满了同修,这时我想起了来时的誓愿,我盘好腿,结定印,开始打坐。那时我们还不知道发正念。

师父在正法,这场迫害是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我们不能承认,就连旧势力本身的存在都不能承认,为私为我的旧势力也不配考验大法弟子。在我上访后,由于当时法理上认识还不够清晰,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因坚决不放弃修炼而被邪恶劳教迫害一年半,对我的证实大法与救度众生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这时我认识到,作为大法弟子被迫害是一种耻辱。痛定思痛,唯有加倍弥补。回来后,我找到昔日的同修,形成整体,共同精進。邪党央视炮制了一连串的谎言,“天安门自焚”伪案煽起了世人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仇恨,此时我感到真相资料的重要。

面对真相资料匮乏紧缺的状况,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建起了家庭资料点。

做资料是神圣的,其过程本身就是修炼,正念的多少和用心的成度直接决定着资料的质量及其救度众生的效果,尤其在用钱方面更是一种责任。我的做法是真相资金专款专用,尽力不要浪费一分钱。我地区大法真相资料已能挨家挨户送到。《九评》出来后,正法已开始“向世间转轮”,资料点迅速调整,积极传播《九评》。现在我们的真相资料以百分之七十五的传单和百分之二十五的光盘的比例在本地区送到家家户户,反馈的效果非常好,众生在大面积觉醒着,我们真为众生有了未来而欣慰。讲真相中我们一定要摆正基点,以纯净心态救人,真正的救人,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

我能堂堂正正修炼,堂堂正正讲真相,平平稳稳的走到今天,是大法无边神威的见证。我一直是闭着修的,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金刚不动。师父明示我们做好三件事,我悟到“做好三件事”就在法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