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媒体讲真相的修炼心得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四日】首先感谢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我想能够在大法中修炼,在正法时期助师正法,真是太幸运了,不能以言语表达这种殊胜的机缘。

在我得法初期,在师父的鼓励之下,让我看见另外空间美丽的光芒, 真是五颜六色,变化无穷及无比的美妙。师尊也让我在炼功时感觉到法轮强烈的转动,和看到法轮快速的旋转。我在理性上认识大法,深深体会到法轮大法是世上真正的正法大道,师父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在师父的点悟下,在我如饥似渴的学法下,我更加的信师信法。

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是重大的。我们的责任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是我们的史前大愿,也可能是与师父签下的誓约。 如今千千万万的中国的同修还在遭受历史上最残酷的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这根本是超越了人类的想象。很可惜的是当今很多的常人相信中共邪恶粉饰太平的假相,摆出事不关己的态度,让我觉的非常的感慨。可是无论常人社会如何的表现,大法弟子讲真相是为了救度那些善良的人们,我们是常人能否進入未来的唯一希望, 一个也不能落下,不然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 我们将会感到遗憾!

以下我交流一下在参与媒体讲真相的心得体会。

在一年多前,同修们开始试着自己做“特刊”;之前我们都是依赖国外同修帮忙排版、或下载。 回想起来,当时我们的依赖心可能是很重的,舒舒服服的炼完功后,等待报纸的分配。虽然也是在讲真相,可是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对大法弟子的要求越来越高,终于到了我们自己必须承担责任的时候了。

在我开始参与英文大纪元工作时,原以为可以依赖马来西亚以外的学员帮忙排版;后来结果是否定的,一个多月过去了,英文大纪元还是出不来;当时我想好吧,那我就自己来试试看。我用了大概十多天的时间自学排版,每晚都学习到深夜;家人很不理解。我就熄了灯对着电脑静静的做。当时也有同修担心我可能太过自负吧,一个人在没有经验之下,怎么可能可以做到如此要求专业的工作。由于我的层次有限,当时难免带有一些争斗心和证实自己的心;带有不信别人能做到,我就做不到的想法,还隐藏的很深。总的来说,我就抱着一颗一定要完成的心,把每个细节都抓的很紧,在师父的加持下,咬紧牙关的终于完成了第一份的排版。

第二天早上,同修打电话来转达新加坡同修的意见,指出我的排版有瑕疵,不能出版。当时我感到有点失望;可是我马上向内找,是不是我有一颗证实自我的心;发现果然是有这样的因素存在,我试着把那颗心放下。果然,后来此版被安排了延迟出版的日期, 让我有机会听取新加坡同修的意见,改去瑕疵;后来就这样的第一期的英文特刊出版了。

利用媒体讲真相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在救度众生中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大批常人在接触大法弟子所办的媒体中,知道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第一手资料,有效的清除那些邪恶因素,起到救度众生的效果。

我在利用媒体讲真相的修炼过程中,深深的体会到,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而我们的这颗心是非常关键的。如果我们多学法,多向内找和发正念,正念正行的话,师父就会帮助我们。

记的有一次我要在周末参加一个大型研讨会的采访工作, 我的求安逸心非常的强,但最后还是克服了它,去了。到了之后,我发现很多事情都非常顺利,很多常人都主动的接触我,问我是哪一家媒体的,我就送他们《九评》;向他们介绍我们的媒体和真相等。

参与媒体讲真相后,时间变的比较紧;但是想想国外同修的付出,我现在所做的还有一段差距。与同修们合力经营媒体的过程中,让我找到了我的很多必须修去的执著心。我找到的主要障碍就是我的求安逸之心。求安逸之心让我不能更加的精進而停留在一个较舒服的状态上。我想我应该多多学法、和发正念,以矫正这不正确的状态。

在这里我也顺便与同修切磋一下,我感觉到我们的同修好象也普遍存在着求安逸之心, 使得整体不能突破。正法進程越来越快, 我想我们应该正视这个问题?当然有的学员还是非常精進的,只是我感觉我们整体上所表现出来的心还是有待加强。最常见的一个例子就是当被要求参与一些比较需要纪律的项目时,会用各种不同的借口推迟,例如不会做,没时间,很忙等等。其实很可能是求安逸之心造成的。

救度众生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时间也不等人,我应该尽快赶上正法進程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以救度更多的众生。

(马来西亚法会发言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