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送发真相资料时的心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五日】陆续看了一些同修关于送发真相资料的交流文章,看后感觉部份同修在送发真相资料时过于紧张、思想压力也过大,象是去完成一件冒险的事。

有的同修在送发真相资料之前发正念,这种方式很好,但是有的同修因为没发正念就不敢送真相资料,而且发正念的目地是为了避免出现危险情况,感觉心态还是不够正。也有同修在送真相的过程中碰到路人或上下楼的居民时立即发正念或躲避等,送一次真相回来,精神上承受的压力与身体上消耗的体力都很大。

在大法弟子随师正法、反迫害、救众生的这几年历程中,送发真相资料已是非常重要的救度众生的方式,送发真相资料是神圣的,是大法弟子在给众生直接送去被救度的机会,在给这些世人生命的未来,这其中体现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一件非常美好的、非常伟大的事。

大法弟子在送发真相资料时应该摆正心态,我们是来救人的,是在做大好事,那怎么能够害怕那些被救度的生命呢?一个救人者,带着怕心去拯救被救度的人,内心还是把被救者放在了敌对面了,当感觉是在孤身一人進入虎视眈眈的敌人的营地中,那造成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其实没有那么可怕,这些世人当初也都是冒着天胆下来的,敢于下世,也是因为他们相信大法、相信大法弟子一定能救了他们,生命都有他明白的一面,也都有他们的正念在,他们明白的一面都在等着被救度,救人者的观念摆正了,真是为他们好,就是要救他们,他们为什么要去害那些救他们的人呢?被救度者对真心救度他们的生命应该是感激与珍惜的,这是正理。

心里边咚咚跳着,脚步试探的前行,一听到脚步声、开门声、说话声,过往行人、车辆等,就耳朵、头皮炸起来,想着夺路而逃,难道只有万人空巷时才能送真相吗?正法大道修炼者的威仪就不说了,关键是我们不是心怀慈悲来救度众生的吗?却把自己弄的心惊肉跳,那些等着看真相的世人因为我们不正的心态,也会表现出魔性来,他就会被那些干扰破坏正法的邪恶因素控制着,做出对大法弟子不敬的事来。

讲真相、救众生,旧势力的那些剩余因素是不敢对大法弟子怎么样的,它们也不配怎么样。因为我们在做最正的事,我们是在给予一个生命能够走入未来的机会,真的很正、很伟大,应该堂堂正正、理直气壮的去救人。

有的同修送真相时求师父加持自己的正念,在送真相过程中强大自己的正念,不惊不怕,大大方方、稳稳当当。而也有同修求师父给清理环境,遇到人或事,就想:“师父让那个人……”等,感觉是在让师父去做什么。师父是能够帮我们做一切,但是我们才是大法徒,不是我们在修吗?不是我们在走向无私无我的觉者吗?

大法弟子是今天救度众生的主角,我们的心态是第一位的,带着哪一种心态去做救度众生的事情,哪一种境界的相应表现就会体现出来,都是心性使然。

一直都不认为会因为送真相资料而被如何如何,几年前的一次送发真相,在资料送出三分之二时,从上而下走在三层的楼梯口,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伯突然上楼堵住我下楼的路,指着门上的真相资料声色俱厉的说:“都是你发的吧?你袋子里提的什么?我看看。”然后是伸手就要翻我装资料的手提袋。当时没丝毫心理准备,也从未预想过这一幕,突然间有点心惊,然后就把心平了平,稳了下来在思想中发正念,同时堂堂正正,不惧不急的说:“您没有权力翻我的袋子,那些资料都是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的,您应该看一看,我们是在告诉人们真相,法轮功是正的是好的。”我没有惊慌,我要展现大法修炼者的威仪,我也不应该惊慌,因为我在送真相。

老伯声音故意提的很高,抓住我的胳膊继续大声喊了一堆被邪党欺骗的话,我想此单元楼内的各家各户关着门也会听见,他想用高声来增加我的心理压力。我始终坦然直视他的双眼,真诚的也是大声的告诉他我对法轮功的认识,并且希望他能明真相,得福报。他在我讲的过程中把抓住我胳膊的手松开了,但是,我反过来抓住了他的胳膊,我说:“大伯,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您帮助他,就会有福报。”老伯原来是想拽着我往楼下走的,我现在反过来拽着他,他开始挣脱着往楼上走,声音也低了下来,也不厉害了,说:“年轻轻的,别被……”然后一边说一边上楼了,我对他喊了声:“希望您和您的家人都幸福安康。”

后来因被迫害,两年多后从新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我明显感到自己心有余而力不从,面对面送真相光盘时,对方不接,上楼时,也感到自己小腿在抖。随着学法的加强、与送发真相资料的越来越多,潇洒如意送发真相资料的状态又很快回来了,送真相时的正念也是在实践中一点一点修出来的,又在一次一次的正行中反过来加持和强大着这种正念。

前次走入一条陌生的街道,对面围墙内的高档住宅在春雨中期待着我的到来,我不知它的楼门开在何方、如何進入,正此时,围墙一侧的小门开启,我问门内走出的一位老者“我要去那幢楼,从哪儿过去?”他说:“就是这个门進去,進去后你走那条上坡的路。”他走出十数米后又两次立在当地回身提醒:“走那条上坡的路啊,往上走的那条路。”我当时心里一阵感动,立在当地,面对他挥手并郑重的说感谢。侧门進入楼区后发现有三条路,只有一条缓慢上坡的路能通往住宅楼的单元门口,三幢楼紧临,我想,就发最近的这一幢吧,一边走近单元门一边想能有个人出来开开单元门就好了,走近一看,玻璃门内一小孩在玩耍,我敲门招呼他;“帮阿姨开一下门。”当时感觉整个过程好顺,都是师父安排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现在送真相,多数时候,碰到上楼的,我就下我的楼;碰到下楼的,我就上我的楼,哪儿能每次都不碰上人呢,碰上了,也别自己紧张自己,也别一来就躲起来,就想着是旧势力的干扰,其实是自己的心在干扰自己。

身边一同修一段时间常常经过一片楼,楼门单元也都是带门禁的,他每次经过时,都觉得多好的一片楼啊,应该送真相。有一次,背着一包真相去那片楼了,什么有门禁啊如何進去啊,之前这些什么也没想,就想着去给这片楼送真相,结果快到单元门时,看到单元门内站着一人冲他喊:“進不進来啊,快点、快点。”这位同修感叹师父在处处看护着弟子,進门后发现在固定的某楼层,各单元间竟然是通着的,结果一幢楼全送到了。

还有一同修,几年前楼内送真相时,听到一住家门内有送客出门的声音,你猜这位同修怎么着?他就站那户人家门口等着,等里面的人一开门,他就把真相直接送到人家面前,同时自我介绍送的是“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对方也欣然接受了。

当心中感到众生生命的可贵时,当我们知道今天的世人都是在等待历史的这一刻时,心中就会生起大善,那个“怕”也就什么都不是了。希望我们都能够理智、坦荡的给世人送去真相,送去他们得救的希望。

理解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