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归正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六日】

一、要学法,不学人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因为没有学好法九九年七二零后走了弯路。当时邪恶利用恶党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为了证实大法,贴真相材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发到派出所,后被迫害到劳教所,在那里和同修对比觉的法不如他们学的好,所以造成以同修为榜样,加上求安逸心和怕心特别重,就走了弯路。出来后,因为在劳教所期间家里经济受到很大损失,经济压力很大,听别人说做直销(传销)在短时间内就可以挣到很多钱,自己的名利心太重,不学法了,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这一次在经济上受到很多迫害:所有家产都投了進去,还欠下了五万多元的外债,在市内租房子住(以前是农村的),给别人打工维持生活。

“其实,做一个常人中的好人有英雄模范人物做榜样,那是常人中的榜样。你要想当一个修炼者,全凭你自己那颗心去修,全凭你自己去悟,没有榜样。”(《转法轮》)这是学人不学法造成的,是旧势力在经济上对我的迫害,因为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助师世间行的,是来正法的,所有一切都为正法所用,旧势力阻碍正法,对大法弟子在经济上進行迫害,在讲清真相中造成困难,在维护它的旧宇宙理,所以它是应该被淘汰的,我们是不承认它的,它怎么能安排一个走在新宇宙神的路上的修炼者呢?我们就是有执著也要在大法中归正,听师父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师父慈悲,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零五年刚入夏的一天,我走在大街上,茫茫人海中我一眼就看见了我以前认识的一个同修,从那以后我就定期到她处取师父新经文和真相资料,我知道是师父的又一次苦心安排,从新把我拉回修炼的路上,再一次真心感谢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

二,在讲清真相中去掉怕心

我把师父以前讲的经文全都看了一遍,体悟道“讲清真相”这件事情是极其重要的。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中提到,“我刚才说的大法弟子伟大是说,那么如果人是很高层次上来的,大家想一想,你是在做一个普通的度人的事吗?不是啊。有许多宇宙的王啊、主啊,甚至于相当庞大的,更高级的生命都来了,转生成人了。”看了师父这篇经文很痛心,几年的弯路少救度多少生命啊!下决心要多学法,抓紧时间去救度更多的众生,在具体去做的时候,另外空间没修好的生命就来阻碍我,想到师父让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自己想刚回到正法中来,正念能有威力吗?在一次梦中,梦见有很多邪恶的东西,人不人鬼不鬼的向我走来,我当时很紧张,正在这时我想起了正念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邪恶在离我一定距离之外就消失了,我醒来悟到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从那以后我发正念有了信心。出去发真相资料时就默念口诀。什么怕心都没有了,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所以发资料一直都很顺利,通过不断的学法和看明慧文章,在讲清真相中也知道遇事发正念了。在面对面讲真相时也去掉了很多怕心和各种顾虑心,还有自卑心。

还记的刚开始和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在一次回农村老家的长途客车上,刚上车时想到了,不能错过每一个师父安排讲真相的机会。我坐在了一个空坐上,接着就有一个男青年坐在旁边的座位上,我准备和他搭话,可他一直向外看,背对着我,我怎么也张不开口,一想到要给他讲真相,各种人心就上来了。后来我想起了师父讲的:“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怕啥》),等我真要讲时,他到站下车了,我很后悔。接着上来一个男青年,也坐在我的身边,这次我下决心开始和他搭话,总是绕圈子,说不到正题上,刚要说到正题,他也下车了。我又很后悔,接着又是一位男青年,这次等他坐下我就开始给他讲真相,没说几句,他跑到后边座位上去了。又上来一个,和刚才那个一样,我没说几句也跑到后边去了。但我没有灰心,我知道自己已经提高了,下车买水果时有个老太太,和她讲真相,她同意并三退了,同时她老伴也退了。等回来时坐出租车,司机听我讲真相也退了。又上长途客车,和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妇女讲真相,她明白后三退了。和一位男大学生讲真相,他明白后也退了,二十多岁的男电工也退了。都是下车一个上来一个。这次往返退出党团队的有十来位,这个过程当中,去掉了很多不好的心,在法上又归正了自己。

三,集体学法让我们提高的更快

零七年下半年我有一个侄女(同修)提出来我们应该集体学法,走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大家都同意了,定下一周二次(我们是家族式学法组)。通过集体学法我找到与同修的差距,暴露了很多执著心,如:妒嫉心,欢喜心,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自卑心,分别心,利益心,这些人心都去掉了很多。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师父着重告诉我们要向内找,以前都是看别人如何,现在都知道向内找,找到了真正自我。同修之间,间隔也越来越少,看到同修有执著都能在法中善意的帮助,而不是证实自己,达到了整体提高。今年四月下旬的一天我和女儿还有侄女(同修)在一起给别人家干活,二大姑姐给女儿来电话说:“乡派出所到她家去了,找我们家的住址和电话,然后告诉女儿看着我不要我出去”。我当时听了心里有些浮动,大约过二个小时左右,妹妹(同修)也打来电话说:今晚派出所和村上的要到她家,然后到我们家。但她说来了好,正是给她们讲真相的好机会。我当时也这样想,这样说的。虽然如此,但心里左右摇摆,有怕心,认为这些不好的东西是针对我来的。第二天晨炼心就不稳了,晚上丈夫下班回来说,派出所给他打电话了,他把家里的很多事都告诉了他们,只差具体住所没说了。我心又浮动了,还埋怨他的做法。然后开始打电话通知同修,同修都说发正念,不承认它。给儿子(同修)打电话,他说:把家里的东西收拾收拾吧。我边收拾东西边埋怨丈夫。还不向内找。工作时老想这些事。正邪一直在较量着,第二天晨炼心里更不稳了,那天中午休息时,买我家农村房的房主人来电话,她说去派出所取我们家原来房证,准备改名,可派出所不给办,说非得我回去才行。我当时想,他们是别有用心。这一切加重了我的怕心,等到第四天早晨吃过饭,丈夫说昨天下班回家时有一辆警车打听他,就是他告诉派出所我们家住的大概位置,后来他到哪儿警车到哪儿。所以他在外面转了一宿,天要亮了才回来。我听了觉的事情在发展,非常生气的告诉他和父亲(同修),白天不要下楼了,免的把他们引上来,破坏我们的学法环境(因我家是中心,父亲在我家,同修都到我家学法)。父亲当时不理解说,没有人认识他,我就说:以前我在农村时,你去过农村的家,村里人认识你。之后我就上班去了,在路上我把事情和侄女同修说了,她想了想说:“姑,那不都是假相吗?发正念,就听师父的安排,别的什么都不承认。”我一听,仔细的想了想,对呀!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助师正法来的,有执著也要在大法中归正,怎么能听邪恶的旧势力安排呢?邪党想借奥运迫害我们大法弟子,我们与奥运没有关系,我们不要别的,我们是和师父来救众生的,正法结束后即圆满随师还,想到这里,我心里平静了许多。第五天早上起来学《转法轮》第六讲:“因为你一害怕,就是恐惧心,那不是执著心吗?你的执著心一出来,不得去你的执著心吗?越害怕,就越象病似的,非得把你这个心去掉不可,让你接受这次教训,从而去掉恐惧心,提高上来。”看了师父这段讲法,才知道是师父给我去恐惧心。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非常感谢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也悟到我的使命:我得去救世人,他们是来得法的。这几天通过师父苦心安排,同修提醒,整体发正念,使我在法上提高上来。现在学法,炼功,发正念,心都特别静。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通过这件事我体悟到,只有走师父给我们留下的集体学法的修炼道路,我们才能提高的更快,尤其到了正法最后的最后,我们更不能离开整体,因为邪恶到最后做垂死挣扎,无孔不入,一人独修,稍一放松就掉下去。所以我建议还没有参加集体学法的同修,尽快走入集体修炼环境中。

年前最后一次集体学法切磋时,大哥(同修)建议我们都准备一份心得,在大年初一这天拿出来大家开个小法会,谈谈自己的修炼体会,大家都同意了。初一那天基本都写了,我是后来补的,本来不想写了,怕写不好,后来悟到也许是师父安排这样的修炼过程,写出体会可以去掉很多不好的东西,提高上来。通过学法,看明慧文章,从同修的体会中自己提高很大。也应付出一些,写出心得,也许对别的同修有所借鉴或提醒。这次心得写的时间很长,断断续续的,一遍一遍的,中途也想过放弃。有许多执著在障碍着,所以写完就是提高,是师父在看护着着我,拉着我。

个人体悟,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