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起来,往前冲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有幸开始修炼大法的。得法前,我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有心脏病、脑神经炎、气管炎、肺内感染等等病,经常发烧。自从得大法后,全身病都没了,无病一身轻,那个美好啊,无法形容,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象换了一个人一样。是师父救了我,给我第二次生命,我从内心非常感激师父,决心将法轮大法坚修到底。然而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大法无端遭迫害,电台、电视台恶毒诽谤、栽赃陷害大法与我的师父,到处抓人、抄家、判刑,全国上下天昏地暗,非常恐怖,到处充满邪恶。

一、不配合邪恶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正在市某单位打工。当天下午,一把手把本单位所有的领导干部和本单位所有法轮功学员召集起来开大会,宣布不让炼法轮功,把我找去了。我刚到门口就听见一把手大吵大叫,污蔑师父、诽谤大法,屋里坐满了人,气氛非常紧张。

我一身正气,大大方方進屋后刚坐下,只见刚得法的新学员吓的把大法书交出来,说“我再也不炼了。”还有一个男学员,九四年得法的,平时心性很好,从不与人争斗,只见他哭着说:“这么好的功法怎么就不让炼呀?”一把手瞪他一眼说:“你怎么还没想通,你好好想想吧!”还有一个处长,是个女的,也平时带炼不炼的,她说:“以前看他挺好的(指师父),谁知他这样。”她表示再也不炼了。其他学员也没敢吱声,当时邪恶因素十足,是挺吓人的。

这时,一把手见我来了,就说:“你来啦,你现在虽然是我单位的临时工,但也算我单位的职工,你说说你怎么看?”全场的人全瞅着我,我非常坚定的说:“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让炼啦?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我以前是个体弱多病的人,通过炼大法,身体的病都好了,如果我炼大法影响你单位的名誉,那我就站好最后一班岗,明天我就不来了。”全场鸦雀无声,一把手气急败坏的叫:“叫公安局抓她。”又叫保卫科给我立案,让我交出所有大法书和师父的像,这是过后有人跟我说的,我心里说:没门。

第二天,我家来了四、五个警察,当时,我没有在家,我弟弟在家,他们说:你姐是炼法轮功的,上边要抓她,说她是党员,说话过激,让她上派出所去一趟。当时我弟弟说:我姐不是党员,她身体不好,满身都是病,是炼大法炼好的,等她回来之后我告诉她一声。他们和我弟弟还认识,就这样就回去了,我也没有去派出所,过后我还真有点害怕,因为我从小胆小,从来没和警察打过交道,但我想想师父和大法,我又坚定起来。

二、上北京,证实大法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我于九月份上北京上访,那时我的心态很纯正,根本没把邪党放在眼里,就想去北京证实大法,这是我最大的心愿。一路上还比较顺利,尽管有很多便衣,我们还是住在北京郊区一家旅店,店里大多数都是大法弟子。

当时北京有二十多万大法弟子,来自全国各地。大部份都住在北京郊区,在北京香山还有很多大法弟子,警察围了很长时间也没抓着。我们准备“十一”到天安门请愿,邪恶非常害怕,到处抓捕大法弟子。我们到旅店那天,大家一起切磋、学法。到晚上,突然闯進七八个便衣查店,大家还没来的及防范,就被他们抓到一个党校里。原来那一夜北京突然大搜捕,抓了很多大法弟子,把我们关了好几天,好多警察看着,不给吃喝,甚至不让上厕所。大法弟子无所惧,照常学法、炼功,集体背《洪吟》,声音洪亮,响彻云霄,震慑邪恶,就看几个恶警乱窜乱叫,最后挨个审问。我被带到另一个房间,警察问我到北京干什么来了,我说是上访,向国家领导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师父是被栽赃陷害的,我又跟他洪法,最后他说你上访你想说什么?我说有四点:①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修的真、善、忍是做好人的。②我师父李洪志是被栽赃陷害的,我师父是最正的。③赶快给法轮大法平反,给我师父恢复名誉。④给我们一个合理、合法的修炼环境,法轮大法我坚修到底。

警察说:这都是你说的,你得签字。我说:签字就签字(后来,我才知道,我在这点上配合了恶人)。第二天我被公安带回,又拘留几天才放出来。

三、爬起来,往前冲

我在修炼的路上也摔跟头,师父叫我爬起来,快往前冲,于是,我在二零零一年,写了声明作废邮给派出所,当时我发一念,有师在,有法在,我谁也不怕。邮完信刚到家,同修来了,她说:上网声明作废。我说:我刚邮完,怎么办?她说:市内半天就邮到了,你还是躲一躲。我说:那你就帮我上网声明作废,我再想办法。我叫我弟弟到派出所找那封信,连三天也没有找到,第四天恰巧有一个骑神牛的(和我弟认识)和坐神牛的打起来了,打的很激烈,把我弟弟也找来,最后到派出所去解决,到那里他们乱吵,很乱。我弟弟一進来,看到床上有一封信,还没开封,正是我邮的那封信,立即把他揣在兜里。到现在派出所谁也不知这件事情,这是师父巧妙帮我解除这一难,救了我。

还有一次,同修到我妈家拿真相资料,时间长引起恶人注意,那天几个同修拿走资料后,我又出出進進的贴真相传单,被两便衣跟踪。其实我看到了,我发正念,没把邪恶当回事。回到我自己家后,开始炼功,第一套功法炼完,我觉的好象有事,我立即下楼上同修家。当我回来快要進我家大院时,就看警车闪着灯,从我对面开進我家大院,直开到我家楼前停下,跳下四个便衣直冲到里边,扑了个空。一会儿他们四个人出来,上车又开回,直奔我妈家大院,前后也就差二十分钟。好险啊,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我眼泪流了出来,师父时时在看护我,我一定更加精進,决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期望。

讲真相、发传单我们做的遍地开花,现在又发《九评》,揭露邪党、讲三退、救世人,我们赶集市、上夜市、菜市场等,上各地讲真相,走到哪讲到哪,救度更多的世人,自从师父发表《彻底解体邪恶》之后,我们上监狱、劳教所、看守所、公安、法院等近距离发正念,解体邪恶营救同修,减少迫害。虽然忙点,但我感到很欣慰,我们做的还不够,还有很多不足,我一定多学法,遇事向内找,做的更好,救度更多的世人,正念正行,助师正法,直到法正人间。

如有不足,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