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观念遵师言 精進不怠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六日】师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神韵艺术团在世界各地的巡回演出受到热烈欢迎,好评如潮,表面看是演员、乐队、天幕、灯光、音响、制作的完美配合使演出成功。我作为其中一员,深深体会到,这是师父正法的必然,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在神韵艺术的方方面面,亲自设计、安排、指导的结果,是师父在正法的这个阶段选择了艺术表演的形式来救度众生。这是师父的洪大慈悲。佛恩浩荡啊!

我能参与其中感到无比幸运,感恩不尽;同时,我们的个人修炼也在其中。下面,我侧重在两个问题上的心得和各位同修交流。

一、向内找,矛盾消

在一次演出当中,一位演奏员在独奏乐句中比我指挥的速度慢。我加大动作去催,他没跟。我使劲带,他还是没跟,直到把那两句奏完。对此我很生气。演出之后在后台走廊里与他迎面而过。他没看我。我在向别人讲这件事时,生气的说,“他应该知错啊!可他连看都不看我。”第二次又遇上他,我依然愤愤不平,发脾气跟他旁边的同修说,“他怎么也不跟我的速度。为什么?为什么?”他一语不发,走了。

第二天我还想在全队集体学法后提出批评。一位同修告诉我说那位演奏员“心里特别难受哎”,一句话把我说醒了。师父的法理立刻浮现出来。我们修炼人处处“要为别人着想”,“首先想别人受不受得了”,“脾气不好就改嘛”,“要向内找,没有向外去找的。”(《转法轮》)想到这些,我的头低下来了。说,“好,我这就去找他沟通一下。”

我向那位演奏员道歉后,他也吐出了苦衷,说,“我发现我比你的拍子慢的时候已经慢一拍半了。我如果跟你,又怕音乐有缺损,观众听的会觉的奇怪。”我听后想,也对啊,观众听的音乐与舞蹈的配合流畅是第一位的。如果像我那样生拉硬拽,独奏勉强跟上,但伴奏有的跟上,有的跟不上,反而乱了,更会破坏演出效果。我意识到我当时生拉硬拽的背后一个潜在思想是,全乐队都得绝对服从自己,谁反应慢一点都不允许。实际上在这似乎为演出负责的理直气壮当中夹杂了杂念,加進了个人意识。类似维护一种个人权威的意识,以我为中心的意识。那不是私心做怪吗?那是要修掉的呀!不然,你跟常人有什么区别呀?这种杂念带到指挥当中就会使音乐不纯净,就会影响救人的效果。意识到这些,于是在乐队学法后的交流中我不是批评那位演奏员,而是做检讨,找自己。他也检讨没及时跟指挥速度。大家通过这一件事也找到演出时,万一出现类似情况的最好办法,提高整体整齐的水平。

这使我体会到及时想对方会不会受到伤害,修自己向内找真是消解矛盾的万能的钥匙。

二、放下观念 才能真正做到听师父的话

在神韵晚会中,舞蹈音乐与舞蹈表演的关系,师父的法理非常明确。师父这个法理讲过多次,但我似懂非懂,心里总有自己的观念:舞蹈是听着音乐跳的呀,我尽量按舞蹈各段落速度要求就是了,那乐队奏成什么样就怎么跳呗。而且情节转换段落过渡的地方我总得盯着总谱,盯着演奏员去做,生怕离开了会出错。笑话就出来了:合排的时候舞蹈编导说,“从三人舞的地方重来吧。”我竟不知道三人舞是从什么音乐开始。又如“升起的莲”当中被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由仙女接到天上,由于这个情节,我总关照乐队队员,没看演员表演,竟然排练了许多次还不知道法轮功学员是怎么样被接走的。

在舞蹈音乐的指挥艺术上,我下的功夫往往只停留在能打出作曲家所标明的速度及其所要表现的内涵意境,没有用心在舞蹈的韵律上。有次乐队与舞蹈合乐,这一段音乐与舞蹈合不上,演员也很难跳齐。我的解决办法是去问编导是要音乐快点儿还是慢点儿,忘记了看演员韵律这个根本。接近去年圣诞演出了,一次联排当中有一段音乐与舞蹈合不上。师父对我说的大意是你要看演员,这里不是指挥交响乐,舞蹈音乐不看演员不行。师父直接敲打,这回不醒也得醒了!

找原因吧!离不开总谱、离不开乐队队员的症结是观念。好象演奏员总得指挥去招呼,低估了他们的能力;又觉的我熟悉音乐韵律。按音乐走我有把握,按舞蹈走我没把握。只管我觉的这样音乐合适,而没管舞蹈演员觉的合不合适。要演员服从自己,那不是以我为中心吗?那必须把这一个心放下,真正要跟舞蹈演员的韵律走。

我感到要使音乐得心应手的配合舞蹈,就必须把总谱背下来。决心下了,但没有信心。二十多首曲子,每首几分钟。当中有不少速度情绪的转换,或戏剧性情节的变化,觉的太难了。可能因为我有按师父的要求去做的愿望,马上就有乐队的同修来与我交流,其实是来点拨我,她说,“师父大声跟你讲,其实,就把帮你解决难题的功也给你打过来了。”“打过来了”四个字是我接上去和她同时说的。我相信她说的意思,使我背总谱的信心倍增。

我发现背总谱并不难。虽然每种乐器一行谱,要一目二十行,毕竟通过排练,音乐旋律、配器都熟悉了。关键地方用心记一记也就能记住了。大约两个星期内,每天抽点儿时间背背,就基本把二十多首舞蹈音乐背下来了。

一下子丢开总谱还害怕。万一有的地方忘了怎么办?我搞一打小条儿,把每一首曲子关键地方标一标。到时看一看这个小提纲去指挥。然后我又离不开这打小条了。关键时还是看小条,而不是看演员。还是不行。正好这个时候师父叫我多听录音,速度也能听熟了。是,边听录音边看总谱,很快,小条子也扔了。演出的时候我的谱台上只摆了一张节目单,全部背谱指挥。个别忘了的地方队员会按他们的乐谱演奏。我也就能随着指挥下去。

确实音乐能背下了才能完全看舞蹈表演,指挥音乐去配合。我才不做总谱的奴隶,真正取得主动。

我感受到,不同演员对舞蹈的感觉与表演会有不同,同一位演员在不同场次会有不同的创意或即兴表演;甚至白天和晚上的感觉,体能状况都有不同。这些表现出艺术创作上的活力。那么乐队的演奏就要去适应变化。之所以观众说音乐与舞蹈配合的天衣无缝,那就是我们舞蹈演员和乐队都遵照师父的法理要求切实去做了而达到的。

在巡回演出过程中师父進一步指明:对于乐队来说,演员的表演是第一位的。

就这么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师父的法已经讲清楚了。执行当中,怎么就那么费劲呢?细想起来,还不是自己有那么大的胆不按师父的法去做,障碍的因素是观念。观念会误导自己,以为是按师父的法去做了,其实还是按错误的观念去做。只有头脑清醒或者走了弯路之后能够反思,向内找,放弃观念,才能摆脱“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转法轮》〈论语〉)的状态。走上师父法理的正道。

我在这次巡回演出中背谱指挥固然是一个突破,其实仅仅是为音乐配合好舞蹈创造了一个条件,真正能配合好还得会看舞蹈的韵律,跟好舞蹈律动这个韵律是基本的。首先要做到的,主观上在演出中创造艺术的尽善尽美。而真正的神韵还不是一般的韵,是神韵,是神韵晚会特有的内涵。那是真正的出神入化啊!是加上神在做啊!就是说,舞台上下是我们在表演,其实是师父在做,是师父的无数法身在做,在通过我们的表演、舞台形象、音响、和能量放射出慈悲的最美妙的救人的能量。神韵,神韵,那千真万确是神的韵啊!其实是人的语言概括不了的。

近来,一位主要舞蹈演员对我说,“你好象有点会看我们舞蹈的韵律了。”啊!这真是莫大的鼓励。是,我学会了一点儿,才学会了一点儿。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的目标是学成舞蹈的内行,能看懂舞蹈门道的内行,这是舞蹈音乐的指挥所应该做到的。还不是慢慢学而是快快学,因为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太紧迫了。

师父非常夸赞一些小演员、小演奏员的纯净。纯净是美,纯净是真美。纯净最美!在这个空间看,已经是这样了。在另外的空间,纯净可能是巨大的正的能量。师父要求我们神韵晚会要尽善尽美,这就包含所有演职员在演出中的纯净。有时我想,我现在是小年轻的大法弟子多好啊!年岁大了,要修的东西太多了。其实年岁改不了,可是纯净是可以在大法中修出来的!神韵艺术团也是个熔炼的熔炉,我们正在熔炼之中,在法中精進。一点一点的修,还是可以越修越纯净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修出纯净其实比在技术上的改進更迫切。

让我以乐队每场演出前全体背诵的师父的《助法》来结束我的发言:

助法

发心度众生
助师世间行
协吾转法轮
法成天地行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