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广晚会中救度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六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二零零七年的纽约圣诞晚会在即,还有不到三周的时间晚会就要开始了,在此之前我一直忙于大赛的事情,没有参与晚会小组的售票和筹备工作。一天,我看到晚会协调人发的电子邮件,让我足足的愣了好长时间,才知道卖票的形势很严峻。我非常难过,知道作为纽约的学员,我是有责任的。

又一天,晚会小组的协调人发了一个让我泪流满面的电子邮件。我为来自世界各国的大法弟子不畏纽约冬天的严寒,站在寒风瑟瑟的曼哈顿街头坚持不懈的发晚会传单而感动。我的心深深的被触动着,这么好的晚会,这么高水准的演出,师尊为了救人为晚会付出了无数的心血,我们怎么能不开辟出相匹配的售票渠道来救人呢,我们又如何能看着这么多救人的座位空着呢。我想,得走出一条路,把我们晚会的威严呈现给世人。我想到了一家大型连锁店,是全球连锁的商店,消费购物的人也多,在社会上又有它的知名度,晚会巡回演出的城市,基本上都有它的分店,我想就从这样的店开始做起。

按头一天的约定时间,早上十点来到了该店总经理的办公室,我用电脑播放了介绍新年晚会和新唐人的片子,之后又给他介绍了法轮功,谈到了法轮功学员因信仰“真、善、忍”在中国大陆受迫害的情况,谈到了修炼法轮功后我们自己的身心收益,谈到了中国出现的退党大潮等等。我看办公室还有几位经理,便起身演示了法轮功的功法,瞬间吸引了房间里的所有的人,大家围过来看,说非常祥和。

当我演示完第三套功法时,不知何时一位中国妇女站在我的身后看着我,她说,我的经理(另外的一个经理)叫我过来看看你在干什么。我说,在给你的经理们演示法轮功的功法呢。这时我脑中想起了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曼哈顿上各个大公司里边、甚至一些小公司里边,都有中国人职员。而这些中国人哪,多数都也是受了当时中共媒体造谣宣传假相的迷惑,在他们头脑中一直没有肃清,所以他们就成了在美国社会散发毒素的人。不是说这些人本质恶,但确实是大法弟子在这边讲清真相,他在那里散发着中共造谣的东西。不妨大家就写出来,写在传单上、看板上或在媒体上报导出来:在你们公司里的中国人也是被迷惑的,他在帮中共散毒,要自己去看真相。”

我想,一会得与她好好聊一聊,讲讲真相。我和同修又给总经理讲了许多真相,告诉他不要轻易的听信别人的话,要自己去了解真相。我想,一定要创造更多的机会能与这位总经理见面,多向他讲真相,便说,我愿意义务为你们教功。他欣然答应了并定好了教功时间,三个小时过去了,我们告别了经理办公室,马上去找那个中国职员,与她讲真相,直到下午三点多我们离开了连锁店。

回来后我便开始安排教功的事。市场部的经理按照总经理的吩咐,找来了十多位负责人来学功,就这样大法的福音传播到了这家连锁店。教完五套功法后,我们也讲了许多真相,并告诉他们,在中国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情况。我看到几张疑惑不解的脸,不知世上还有炼功也会受迫害的事情发生。

圣诞晚会与新年晚会相差的时间只有一个多月,时间很紧,我开始紧锣密鼓的筹划与总部合作的事宜。在一次晚餐的桌子上,我坦诚的对该店总经理说,我的英语不够好,也不知你的总部需要哪方面的资料,我非常需要你的帮助。之后,几次到他的办公室,因为是圣诞期间,他忙的连五分钟的谈话时间都不能与我正常進行,更别说帮着准备资料了。我坐在那里,看着他出出進進的忙个不停,只对我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在想,宇宙中今天什么为大,法为大,什么事最急,救人最急,那就是说我做的事应该比他更急,对,首先我自己要摆正这个关系,才能引导世人有正确的选择。

从那天起,我不再去他的办公室了,我请他到曼哈顿来见我,至少有两次,我们从下午一点左右在办公室准备资料一直忙到晚上十一点。一次晚饭时间,在餐馆里他对我说:自从认识你,我的生活改变了。我说不是我改变了你,是大法,是师父改变了你。他反复的问了我一个问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现在我是最忙的时候,很多人想与我说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我花了这么多的时间帮你做与我无关的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笑着说,一切都与你有直接的关系,你在做好事呢。他说他相信。

经过一个阶段的准备工作,我把我们准备好的整套资料给总部快递出去了,总经理要去度假了,说今后的事情就靠我自己了,他说,我已经做了我能做的。我知道他已尽了全力,我发自内心的感谢他,也为他高兴,尽管那时他还不知道他生命所得到的是什么,但他所做的一切是明白了真相后本性的所为,也是一个在正法中获救生命的所为。谢谢伟大慈悲的师父对众生的救度,现在他也得法了。他不但自己走上了修炼的路,还把大法也传给了家里人和公司的职员。

总部开始与我联系了,最后我们总共有二十个点在同时卖票。

在二十来天紧张的售票中,在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努力下,我们卖出很多张票,是他们同类商品中的奇迹。我巡回到每个店里,遇到的经理都告诉我说不可思议,以前没听说过,票能卖成这样。售票数字的多少,不是我们的目地,这个数额比起我们需要救度的众生差之千里,比起晚会的上座率也差之甚远。

总经理给我讲了他的一段插曲。在他的店里我们刚刚开始卖票还不到一周,一天一个中国男子带着儿子来买东西,看到我们新年晚会在连锁店里面卖票,他不干了,怒气冲冲的来见总经理,说他要向总部抗议,不容许新唐人在这里卖票,这位中国男子问:你知道他们是法轮功吗?当时,总经理刚读完《转法轮》,也对大法的真相了解了很多,便问他,法轮功有什么问题吗?那人重复着中共邪党宣传的那一套,但说不出法轮功到底怎么不好。总经理说,我们全家都去看了圣诞晚会,内容非常好,都是你们中国人的传统文化,海外华人庆祝中国新年没有什么不对吧?并问这个中国男子中国怎么样?他说中国如何好。总经理说,你看中国那么好你不也还在美国定居的吗?美国是个人权自由的国家,容许你在这儿,也的容许别人在这儿。那人笑了没再讲话,带着儿子走了。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