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中修心性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七日】我在面对面直接讲真相方面比较用心,劝三退了的人数也不少。我总是心怀一念:助师正法,助师救人。思想比较单纯、朴素,并不是为了证实自我。使命感和责任感及慈悲心促使我时时为众生着想。我想把大法的福音告诉我见到的每一个人,直接的,间接的,正面的,侧面的,只要有机会,我都想利用。无论是亲朋好友,还是陌生人。我都想劝他们三退,想让他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能够真正得到大法的救度。

我有一个很深的感触:讲真相与修心性是相辅相成的。有时候不带任何个人观念、个人目地,无愿无执的随缘去讲真相效果很好,三言两语就能使一个人明白真相。如果心里不稳,追求结果可能适得其反。讲真相过程中造成讲不清的原因很多,有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有世人观念与业力的阻碍,更多的是暴露了修炼者自身的不足,如我们有怕心,顾虑心,敷衍心,争斗心,急躁心,求结果心,欢喜心等等,我们就会保全自己,救人的愿望就不那么强烈了,肮脏的私心代替了慈悲,就会使我们举步不前,不能很好的履行救人的职责。

不同的环境会暴露不同的心。比如:跟陌生人讲真相主要是难为情的心,不好意思打扰人家,不知道如何开口,还有顾虑心,怕别人拒绝听真相,担心他们难以沟通。还有怕万一碰到坏人举报而遭迫害的怕心更是带动了敷衍应付的心理,别人稍有反感就没有耐心,有赶快逃脱的心,有时为了迎合他们还起了将就他们的心理,好象求别人给自己什么好处似的,真有点本末倒置。

跟亲人讲真相主要是急躁心,争斗心,委屈心,怨恨心比较多。觉的这一世你是我的亲人,你就得听我的,无条件的服从我,最主要是担心他们不能得救,牵扯了自己的亲情。跟他们讲的时候往往直来直去,不细腻,不透彻,不委婉,没有入木三分。由于带强制心,又急于求成,反而陷入是非争论中。我们的急躁心,争斗心交织在一起使他们更难以接受真相,象常人吵架一样,根本说服不了他们。矛盾激化时还遭到亲人的恶语攻击,甚至拳脚相加,自己觉的很委曲,怨恨心也随之而来,造成了彼此间的间隔,加大救他们的难度,出现了很长时间不愿和他们沟通的现象。跟家人讲真相不能陷入亲人的这个情中,不能太生硬,逼人太急,长期生活在一起,可慢慢来,平时多讲些,以潜移默化的方式可能更好。

跟熟人讲真相最容易的。他们要么是我们的朋友、同事、同学,要么是邻居、亲戚、老乡,跟他们讲真相时,我们自己的思想没什么顾虑,彼此没有隔阂,说话比较随和、自然。加之他们对我们比较了解,又多了几份信任度。只要我们不急不躁,不慌不忙,象拉家常一样的把真相娓娓道来,有时一问一答,很有趣,可以直接解开他们思想中的迷惑,效果真的是很好。但要注意懒散心,跟熟人见面,寒暄几句,没有开门见山扯到正题,就会使机会一次又一次的错过。劝三退时,即使遭到拒绝,也不要灰心,留给他们思考余地,下次见面再提,这样多说几次也能讲通。有些人,出于关心和爱护我们,甚至批评我们自私、不顾家庭、不怕丢了工作、不怕被抓。这时我们一定要守住心性,不要被友情、亲情带动,也不要过多的争辩,稍加解释就行了。

我悟到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心的过程,要有胜不骄,败不馁的心态。就是心怀正念,心怀救人一念,慈悲祥和的,平稳纯净的跟人打交道,主动的跟世人接触,礼貌的和他们交流,讲成了不要有欢喜心和成功欲望,没讲清也不要产生怨恨心和悲观心。只要我们在尽心尽力的救人,也就无所求了。有些同修不善于面对面直接讲真相,可能是一些不好的心阻碍了他们。其实正是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才能暴露这些不好的心,修掉它们,使自己提高上来。一味的求安逸,求平稳就会助长人的这些自私心理,使自己长期在一个层次中徘徊,又没有兑现为法而来的誓约,岂不是给自己留下了遗憾,给众生造成了损失吗?

讲真相是一举几得的事。边做边修,就提高了心性,在修炼心性的同时会消去业力,还提高了层次,又救了人,真是一举四得。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是有责任的、有义务做救众生的事的,因为我们修的就是慈悲。慈悲就是神的状态,有了慈悲心,其它的执著心就会变的很脆弱。而慈悲心是在实修中修出来的,不是坐在家里求来的。也有的同修借口自己没文化,口才不好,不愿讲。我看口才不好不是关键问题,关键问题是有没有真正认识到法的珍贵,有没有既修己又度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又不是作报告,搞演讲,只是跟人讲讲大法的美好,退出邪党的严肃性和重要性,这是每个大法弟子都能做的到的。

所以,同修们,都出来面对面讲真相吧,不要怕,这是很神圣的事,如果我们大法弟子人人都出来讲,那每天救度的人数是相当可观的,众生都在等待着我们,因为我们就是为众生而来的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