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拉盛事件想到的

请大陆同修正念关注海外同修面临的暴力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九日】中共特务在法拉盛暴力骚扰事情还在继续,但作为大陆同修,我不知有多少大陆同修知道这件事,看到这些照片上的情形,可这几天我在上网看一些心得体会时没有看到这方面的内容,这样就无法知道大陆是否有多少同修对这件事真正给予了关注。

我记的过去看过一篇体会上同修谈到一个现象:就是很多同修在看大法网站和《明慧周刊》时,迫害真相部份差不多不怎么看,就是说对同修遭受的迫害不太关注。这样时间长了,心在不知不觉中就变的越来越麻木了,甚至越来越难以察觉。自己对此深有同感。在与一些同修接触时,对此也感到非常吃惊。

按照这些年来大陆发生的大事年表,基本可以看出一些同修在见面时议论什么,远些的比如对中共前总理的希望寄托、对十六大的希望、对“非典”引起的议论联系到对一些预言的过于执著,较近的比如对那篇小说的波动、对汪兆钧信的议论、对十七大的关注议论、对雪灾的过于关注议论、对西藏及火炬的关注议论、对现在地震的过于关注议论等等,甚至还有对新唐人电视台中电视剧剧情的关注等等。看来心还是浮在外面受到其牵制太厉害。而在见面交谈(如果关注的是以上那些,那就不应该说是交流切磋了)时,几乎很少听到同修被迫害的情形,或者在监狱及劳教所的情形,有时别的地区的就更听不到了。当然,大法网站及《明慧周刊》上有,我是说平时见面时很少有人说。

再有能够上网的一些同修上网时,我知道大部份时间被一些常人时事所吸引,久久难以自拔,而且津津乐道。而修炼的内容看时用的时间则是很少,对此情况,很多同修应该不陌生。

我还记的看过一本“电视魔”的小册子,上面的体会文章基本上都是分析作为一个修炼人看电视如何如何是一个执著,其危害如何如何,有的还举例自己是如何如何提高了在这方面的认识而戒掉了电视等等。分析的当然都有道理,可是我们大陆同修当把看电视还在作为一个执著在去时,我们的海外同修每天都在干什么有多少人想过?

师尊的一段开示是否引起过我们的真正注意呢?

“弟子:请师尊讲一讲,怎样平衡好将一个项目做的更好和开展更多的项目之间的关系。”“师:这个就看你们自己怎么协调了。你们安排啦。一个项目要做好,投入的精力肯定要大。再开发新项目,时间肯定很紧。往往是这样。这些事情怎么安排?大法弟子很多人都承担多个项目,确实是难度大。师父知道你们的困难,将来我要把你们这些难事讲给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叫他们也知道你们在多难的情况下证实着法、在抑制邪恶对他们的迫害。”(《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这里就到了本短文要说的一个意思了:作为一个整体,我们大陆同修这些年是否真正关心过海外的同修!当我们能够拥有能够不断升级的破网软件,当我们能够浏览海外那么多网站,看到在大陆网络环境中根本看不到的绝大多数常人都看不到的那么丰富的内容,当看到听到有关大法的电视、电台节目特别是这几年的晚会演出时,当我们周围环境越来越宽松时,我们是否发自内心的想到了海外同修为此所付出的巨大辛劳以及那难以用语言表述的艰难。

所以,这次中共特务在法拉盛的暴行发生后,作为大陆同修我们是否应该想一想,我们是否有一种难以察觉的观念:他们那样做是他们本应该那样做,就如同我们理所应该使用或享用这些成果。对海外同修有一种反正很遥远、遥不可及、隔膜、无关、隐隐约约、影影绰绰的生命感觉印象。海内外大法弟子同修一部法,应该是一个整体,本应最息息相关、相互支持和鼓励,可结果却心长时间被隔离成一部份一部份而不自知。这是不是旧势力安排的一部份?是否应该破除?

当然,现在针对中共的造谣宣传讲真相救世人是最紧迫的。本文提出的另一方面的问题谨供同修参考。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