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地区为何遭受重大损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九日】本溪大法资料点经历了四次近乎瘫痪性的打击,第一次是二零零三年本溪二个大资料点被破坏,一次是二零零四年,恶人经过近九个月的跟踪,摸清了资料点的底细,九月十八日凌晨,一次绑架五十多名同修,十五个资料点全部被破坏。历经两年多的恢复过程又于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再一次绑架六十多名同修的十七个资料点全部被破坏,大法资料又断了供应,要得到本《明慧周刊》都很难,更不用说真相资料了。又经过一年恢复于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又遭恶党迫害绑架四十多名同修,二十个资料点全部被破坏,这几回资金损失近百万。现在大多数同修大法资料《明慧周刊》失去供应。

通过我们地区几年内大规模发生迫害,总结向内找,现略谈点粗浅认识,供大家切磋交流,及时堵塞漏洞,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一切。

一、忽视学法向内找,在同修间存在矛盾与隔阂,被邪恶生命利用、钻空子。

有的同修长期以来忙于大法的事,忽视了向内修自己,使我们的空间场不纯,给邪恶提供了存在的空间,由于有些显示心、争斗心、嫉妒心等不去,产生了一些不该产生的矛盾。而当矛盾发生时,双方都没有冷静向内找,抓住机会提高上来,致使矛盾越积越大,形成漏洞,影响了整体配合,总是拿师父的法来衡量别人,看对方的不足,存在那么多问题,却忽视每当一件事发生在我们身边时,就有我们自己要修去的东西。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与我们自己的心性有关,否则绝不会有。

当我们看对方越不对时,那个心就越沸腾,那个魔就越利用,甚至演化出一些假相来放大我们的执著。这时为什么就不痛下决心来找自己、修自己呢?为什么就不想看看自己存在的问题呢?要知道新宇宙是有标准的,那是对众生不变不动的,不是因为我们做了多少大法的事,就可以不用达到心性标准而圆满了,宇宙的特性在制约着一切。有的同修在做大法工作中配合不好时,不是放下自我顾全整体,以法为师相互善意的沟通、商量,从中修正自己,共同解决问题,而是产生排斥心理,甚至流于常人的手段,有的不修口,背后说长论短,而听的同修也没有站在法上理解,甚至被带动陷入是非,在同修中产生负面影响。

我们大家都在尽心尽力的做着同一个事,为了同一个目标,并且这几年大家也都吃了不少苦,走到今天也不容易呀!师父并没有给我们设什么难,都是因为我们自己的执著不去,路走得不正,才人为的增加了些魔难。大家为什么不能相互善意的对待和宽容?多多沟通、多多相互理解。师父不是讲过真正的提高是放弃吗?同修啊,让我们快快在法中成熟起来吧!无量的众生在等待着我们,等待着我们的归正,他们才得以归正。

二、在证实法中掺杂了证实自我的心,发挥不了更大的威力

师父在讲法中提到大法弟子在救众生中用的心大小,而不是说做的事大小、多少。在讲清真相中,我们不应只注重形式,而是要讲实效,修炼中每个人所走的路都不同,但目地是相同的。如果每个人都从自身做起,从自己身边的环境开始用心去做,尽心尽力而不流于形式或攀比,并且持之以恒,一定会体现出整体的威力,也一定会收到实效。

有的同修思想中有做的越多、越大,威德就越大的念头,也有的同修盲目崇拜某些做的大、做的多的同修,甚至跟着学,放弃了自己身边很多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机会,片面追求某种形式,有意无意的在证实自我。还有的同修在常人中具备某些能力或特长,或者具备某些优越条件,就有点儿沾沾自喜,认为自己了不起,跟别人不一样,其实这种心很容易被邪恶利用导入歧途。一旦离开法的时候,我们寸步难行,甚至连自己的生命都保障不了。所以一切自我膨胀的心都应该放下。

另一方面,我们在救度众生中应该看讲清了多少、救度了多少,而不是以做了多少、发了多少为标准,更不能攀比。个别同修拿到资料后只管发出去,不是用心去考虑时间、地点、方式、众生接受的效果如何,而是不负责任的想:反正都是师父在做,我只管发就行了,就跟上正法進程了。要知道师父也是看我们的心啊,不是形式上跟上正法,而是对正法的理解、认识及心性上都跟上才是真正的跟上正法進程。

三、不自觉的将常人等级观念带入大法修炼中,这也是使得我们整体的场不纯的一个原因。

有的同修看谁做的多,怕心少或悟得高就认为修得好,就产生了崇拜心理,甚至照着学,其实修炼的人都是有常人心的,哪一方面好,并不代表所有方面都好。这样无形中也会给同修增加魔难。

还有的同修人的观念很重,心理上认为谁修得好就认同谁,而不是用法来衡量是与否,还有的在修炼中看别人。看人家做得好,自己也来劲了;看到邪恶迫害,自己又缩回去了,用人心看待迫害。

其实只要我们走的正,正念正行,邪恶根本就动不了。

四、讲真相力度不够

由于本溪地区有相当多的大法学员还未真正走出来,一部份走出来的同修在讲真相中也是做的不尽人意,有的由于怕心而不敢去发资料,我所了解的一个地区多数学员都认为用嘴讲比较安全,不愿意发真相资料。还有推说小册子没人看,发不出去。据我了解,很多老百姓从来就没见过真相资料,有的是很想看的。当然也有很多不想看、不想听的,但是我们却不能因为这些不想看、不想听的人,就不去管那些想看、想听的人啊。用嘴讲当然不可少,但是范围、时间、精力对我们来说都是相当有限的。所以发放真相资料也是必不可少的。

五、部份学员对基本安全措施和安全原则重视不够

资料点的单线联系是在邪恶迫害形势下我们都必须遵循的原则,用常人的话讲就是纪律。资料点的情况应该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除联系人知道外,其他不相关的学员应自觉按照大法要求修好口,不要问这问那,联系人要是抹不开面子,对你说好呢还是不说好呢?这不是说我们信任和不信任谁的问题,说你有意要做什么都不可能,因为你也是大法学员,但是很多时候是你有意无意的说话之间不注意就将事情泄露出去了,可能你还不知道或没有意识到。等到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才来后悔吗?

同时我们联系人也要时刻站在为法负责,为其他学员负责的角度上重视修口的问题。有时其他学员向你提出注意修口的时候也并不一定是怕心,这是大法工作的原则,也是为其他同修负责的问题。

所以我们每个学员,无论你是否是协调人,都必须修好口,不该让更多人知道的,就不要随口讲,不该自己知道的就不要随便问,好奇心是不是一颗心呢?修炼不就是要去各种人心吗?

六、向当地群众揭露迫害基本没人做

虽然了解邪恶的情况并不容易,但是想想正法中什么事情是容易的呢?做任何事情都存在着一定的危险,但做证实大法的事情有多大,法也会赋予我们多大的智慧。当然我们最终不是为了自己而做什么,也不能不理智的去做,我们就是要在正法中救度众生。有条件能调查邪恶迫害的同修,甚至亲身遭到迫害的同修,或者是了解详细情况的同修,不要再执著了。把知道的恶人及其家庭成员的电话号码、手机号码、家庭住址、工作单位或学校、通信地址、个人职务、警号、长相特征、爱好、恶行、迫害手段等等情况都公开出来,把大法弟子受到非法迫害的时间、地点、迫害他的恶人、受迫害的详细情景等等都公开出来,把你看到、听到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实情况都写出来。去掉执著,圆容整体,不要让这种救度众生的形式被我们没有修掉的各种执著心障碍着而漏掉。不要总觉得自己不行,正法的事只要你想做,师父就一定会帮助你,只要我们自身做的正,那么心意到哪,事就会成到哪,一定是这样的。这也需要同修好好再看看师父评语文章《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

六、真相资料资金的问题

有个别人以做资料点工作为借口到处找同修要钱,还有的甚至用做资料的钱为自己私欲挥霍,这些都严重违背着大法的原则。有的协调人明知这个情况,却出于对人情的执著放纵其行为。

其实冷静的想一想,修炼人都明白,大法本身不存钱不存物,只有修炼,这是金刚不动的。大法弟子做讲真相的事或者其他正法修炼中应该做的事,不都是为自己而做的吗?不都是自己自发自愿为救度众生而做的吗?在面对迫害的特殊环境中,大法弟子个体省吃俭用拿来做资料的钱关系到大批众生的未来,那么作为一个真心修炼的人,自己自愿的站出来证实大法讲真话,难道还要和其他同修甚至向大法讨价还价吗?更何况,当地的资金来源其实是非常困难的,同修们生活条件好的大多也是靠工资生活,收入很低的更是一年攒不下几个钱……

七、同修之间不能慈悲、宽容、善待

有了问题,往往不能及时的向内找自己,造成了同修之间的误会、间隔,相互指责,造成了工作中的不配合,最后导致了邪恶的迫害。

建议同修在加强学法的前提下,增加沟通,整体切磋。逐渐形成整体学法,炼功环境,尽量使每个同修都能看到新经文和《明慧周刊》。加强学法。无论协调人还是普通学员都要重视学法。协调人在协调本地区正法工作中,要把加强学员学法和切实提高整体学法水平摆在首要位置,真正使本地区学员的学法状况有一个实质突破。要注重建立学法小组,有条件的都要努力建立起学法小组,以此为纽带促進学法和形成更强的整体。协调人在工作中不能光协调具体项目,要注重多从法上协调,充份调动学员学法和证实法的积极性,开法会也要多从法上交流,带动学员在法上提高。

人人都是协调人。随着正法進程的深入,大法弟子都应该成熟起来,在证实法中不能总依赖协调人的具体安排,要以法为师,自觉主动的做好个人证实法和整体需要做好的事,人人都能从整体、从正法的角度思考问题,每个学员都把自己修炼成成熟的法粒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