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台湾同修交流对香港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三日】从去年开始,香港这件事情在台湾同修之间产生了不同的人心波动。去年七一基本上同修是各显神通凭个人正念闯关,七一后,整体同修仍然没有真正在法上形成共识。每个人都用自己的角度在看,很多人对于同修提出的见解甚至是抵触的,觉的我的情况不是你说的那样,因此造成间隔。其实情况很复杂,每个人的情况原因都不会一样,对于同修提出的法上理解,我们看看自己是不是这样,不是这样那就不是这样,如果是这样那同修的提出正是自己应该要提高的部份,不陷于只要同修讲的不是自己的情况就开始反驳,怕别人认为自己不在法上等等,其实真相终会大白,反而就是这种意见上的争论,加上人心的自我保护,各种理由造成大家不能真正形成整体。

每个人都想進入香港,每个同修都想救人,都想走师父安排的路,谁也不想被遣返,所以提出问题不是指责任何人,大家不要因此产生互相防备的心。

我们也都清楚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比如从开始要去香港,去香港过程中,回到台湾之后,在面对香港这件事情,我们是不是时时都能保持正念在看待,并不是只有某一个部份是在法上就足够。对于听到的看到的能不能全部在法上认识,认识到这不是人对人的迫害,不是用常人心对待迫害,认为用人的方式躲过去就安全了。表现上就是认为只要能進入香港就行了,以進入香港为目地,在过程中甚至用人的方法闪避、躲掉问题,而不是全然堂堂正正的去面对,没有意识到其实迫害我们的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是因为同修有不正的思想和怕心招来的,不从法上提高去掉怕心,用人的方式躲也躲不过去,这些不正的观念只能加重邪恶对我们的迫害。

作为一个修炼人,我们只有真正从法上提高上来,无论什么都别想动了我们的心,堂堂正正的做好我们该做的事。旧势力是以進入香港这件事情作为形势的严峻来考验大法弟子,真正的目地是要达到他们的目地,他们认为同修必须做到他们要求的,他们能认可的标准,如果学员达不到,那就借此把学员往下拽,拉下他们看不上的学员,想造成一个人心的浮动,看每个人怎么认识。比如怕心、觉得你够不够格,他们觉得他们安排这样的环境很不容易,表现上它觉得修炼太严肃了,因为你要修成,所以我就安排让你过关,看你怎么认识怎么突破。比如他也看到邪党要倒了,考验的机会越来越少了,非抓住这个机会不可,加上邪恶在垂死挣扎,就是这整件事情是邪恶和旧势力狼狈为奸干的。因此操纵常人,港府和那些航警,违背法律执意遣返学员,使人对法犯罪,对大法弟子犯罪。

我们不承认邪恶对法轮功学员任何形式的迫害,全盘否定;但是,当事情发生时,我们也不应该怕,更不应该用人心对待迫害。关键是对于各种的理由借口,能从法上去分辨,什么是神念什么是人心,应该怎么去认识去看问题,因为邪恶背后的黑手、旧势力就是以我们有漏、不配做大法弟子为借口才加重迫害,我们放弃正法修炼的行为,不真正实实在在的提高,就成为它们迫害有理的借口。

比如说邪党利用邪火传递让员警阻止我们,他们不相信我们不是去阻挠邪火,我们都知道那只是借口。也就是不管他们的理由是什么,对于大法弟子,就是讲真相,我们只有真正相信讲真相的作用,他的威力,讲清楚法轮功是什么,我来的目地,只有把真相讲清了,邪恶也就无立足之地。

比如有人认为,中共不光针对法轮功,在大陆也明确说明哪些人不可以進入香港等等,我们能否从中分辨出,相信师父说的,世上的一切都是为大法来的。表面上他好象不光针对大法弟子,但是实际上,就是冲着大法来的。我们能不能认识到这个,还是只是把这个迫害当作是人对人的迫害,而不是很清楚知道是正法是正邪大战。也就是在什么基点上看问题。

有人担心在所谓敏感时期進入香港,因此护照被扣、签证被注销、被遣返导致以后无法顺利签证,影响之后進入香港讲真相救众生的机会而有所顾虑。心在救人,顾及到日后长远的情况这并没有错,就象大法弟子要注意安全;但是最根本上,如果我们能从更长远看这件事情,不是只是解决眼前这一次两次,而是要意识到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才是关键。我们能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与考验才是关键,否则邪恶今天可以用这个理由,下次可以用另一个理由,一步步的加重迫害,使环境更加严峻。邪恶自己是不会变好的,它们的收敛,是因为我们做的好,它们害怕了,绝对不是因为我们避开所谓敏感时期,不是因为我们配合它所以它松手。相反的,旧势力就是想,我这样做就是要把你正念打出来,你不行那就是把你拉下去!邪恶现在针对一个个同修不发签证,就是想各个击破。

有人以各种衡量标准看待,比如有没有去过香港、是电子签还是长签、是否可能在所谓名单中,各种人的条件来衡量能不能顺利進入香港。由各种所谓的反面实例加重观念,观念又在实践中变的更加顽固,甚至都意识不到有问题,或是知道有问题,但因为觉得自己无能为力而产生莫可奈何的消极承受状态,思想中时不时都是在承认了旧势力的考验,认同了旧势力的想法;因此能不能破除一切的假相,坚定在法上的正念就极其关键。

也就是说,去跟不去、做任何的选择是神念在决定,不是因为外在因素的变化、演化出的假相、形势而改变,表面上人的做法或许一样,但是实质的内涵是完全不同的。不管今天拿师父哪段法,所以选择去或不去香港,但是自己该面对该修去的,绝不会因此就不用过关。怎么做都看个人,但是要很严肃。反过来说,如果真能面对自己、不用演化出这些考验,都能修成的,大法弟子必成,正法必成,根本不是旧势力想的那样,他们只是在自欺欺人而已。

有人担心如果因为自己没做好使航警对法犯罪,因此而裹足不前。一个是一开始就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和想法,想自己会被遣返;还有不相信自己在法上所修出来的一切可以纠正一切,也就是觉得应该要正到怎样的程度,但又达不到时所产生的另一种退缩。

另一方面,自然是不存在的,必然是有原因的,如果自己担心自己做的不好,那再仔细挖挖,自己是否真的有可能做了什么导致对方不理解呢?如果根本没有这样的可能,那先前的顾虑不就只是人心在顾虑,反而影响了自己往前的动力?其实「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反过来说,讲真相是一把万能的钥匙,怎么面对都只是表现形式的不同,只要把住讲真相慈悲救人,对表面的人和善,严肃的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那就不会偏,也不会起反效果。

比如看到听到别的同修如何如何的表现,自己是怎么想怎么看的?这一切虽然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也像发生在自己身上,当自己真正面对时,是照搬依样画葫芦还是自己真正思考过。事情经过了之后,有没有真正在向内找过,自己在其中问题是什么,改正过来,不需要别人认同也不需要执著对错;不是针对怎么做的问题,而是自己真的能完全踏实,能很坦然的对师父对众生说,我尽了我最大的努力。不管别人怎么看待,自己都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过程中是以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身份在面对,如此也就不需管其他人如何看。就算觉得自己没做好,那就改正做好就是了,跌倒了就爬起来,没有因为任何的事情产生心结。

有人有这样那样的担心,担心情况变的复杂,会如何如何等。对此情况,本身要很明确不要因为担心什么什么,所以我们什么都不做了,而是如何在过程中走正走好,让损失降到最低。比如在这几年的助师正法中,对于没做好时所产生的损失,不是因此阻挡我们前進的步伐,而是应该成熟的去处理,怎样将损失降到最低,并且能让同修整体认识升华上来,真正能成熟起来,真正能在法上认识这件事情,把坏事变成好事。大法弟子所办的活动就在清除邪恶,就在挽救众生,就在起正的作用,这是无疑问的。关键是在这样的特殊时期,我们应该更加注重平时的实修,任何活动的方方面面都更加注意,因为邪恶真要找迫害的借口,肯定是无孔不入。不论是香港游行也好,同修去香港这件事本身也好,甚至在台湾所办的活动,全世界办的各样活动,都能更怀大志而拘小节。我们做好了做正了,邪恶想搞事也搞不起来,它不管做什么都只是加速它的灭亡,它不管做什么都是在弘扬大法,而且众神都在看着,一切都是天象变化,神不允许的它什么也做不出来,现在的一切是为了大法,大法弟子救度众生而存在,当我们的一思一念越纯正,起到的作用也就越大。

还有另一种情况,就是有的同修想:「我们修炼人应该为别人着想,不要为难他们。」有的同修则认为:「是邪恶在干扰,我们不能配合邪恶。」然而,最大的问题不在于表现出来的事情本身,而在于同修遇到意见不同的矛盾时,不是善意的交流,而是指责批评,每个人都坚持自己的想法对,不是静心的交流凝聚共识,真正的找出思想的误区,从而形成整体的环境。比如上述的为别人着想与不配合邪恶,其实都对,问题在于在处理表面事情时会发生矛盾,就是两者好象无法同时存在而导致修炼人之间的争论,好象谁比较看重哪方面,就会坚持那个做法,结果同修间表现上就是摆不平。其实往往只要同修间协调一致,形成整体后,往往外在的一切也随之变化。

说到整体认识整体升华,在这个过程中许多学员都有感受,就是最大的困难不在于去面对邪恶、去香港,而是对于听到各种各样同修的认识与想法,其中包含讲述者自己没过去的心结,表现上就是因为同修无法全部都在法上认识,因此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就反而对其他同修造成另一种干扰,甚至会觉得不听可能还比较有正念,因此同修间产生了这样那样的间隔。关键在于,有的问题真的是自己的问题,只是自己没去面对;有的是因为听了什么就進去什么,各种观念出现后又没有从法上认识与否定,反而生出了对同修不理解与怨怼,觉得别人应该如何如何。也就是当我们依赖听同修的心得希望借以激起自己的正念时,结果同修的表现却不如己意甚至削减了自己的正念,就开始起抵触心理。没有想到其实每个人都想在法上认识,每个人都希望正念正行,每个人也都希望能对整体起到好的作用,自己是修炼人也有没过好的关,师父让我们在一起学法交流形成整体的环境,就包含了当同修不自觉的用人的观念看问题时,我们怎样整体共同认识上来,真正的修出来,其实如果自己没有那些因素,同修说什么也动不了,反而就是因为自己有问题,所以表现起来是同修说了什么而造成自己如何,却没意识到其实就是自己的问题,反而把责任向外推。同样一个场上听交流,为什么别人没被影响就自己被影响,这时候若能真正去找出被影响的因素到底是什么,再从法上正悟,不管是负责人还是什么自己认为重要的人说了什么,那什么也动不了大法弟子,师父在法中也不断的跟我们提醒,不要把眼睛都盯在负责人身上,同样的也不是盯在同修身上,没做好的自己如何默默补足,如何帮助整体在法上认识才是关键,不能把向内找,在法上认识法、在法上认识问题的责任都丢给同修丢给负责人丢给同修,那不是修炼,修炼是没有顺风车的。

很多时候负责人协调人要考虑的事情很多,不象我们想得那样简单,还有很多是我们思维中都想不到的事情,很多都是从过去的经验教训中累积起来的,但是这些其他的学员却不能理解,甚至因为不能理解而起抵触心里。由此联想到像旧宇宙的那些旧势力、所谓的高层生命在今天面对师父正法这件大事时,由于无法看到真正真相的全貌,旧势力抓着自己认定的法理,认为自己的办法好,用自己的观念衡量师父的方法会有哪些得失,不愿放弃自己既有的认识,而是从中强加自己的想法与作法,反而对正法起到了绝对的干扰作用。就像自己认为自己的对,坚持自己的想法、认识、做法等等,当我们不能和同修们共同协调形成整体时,自己其实是用自己认为的好与对,用来当作借口坚持自己,影响了自己客观的判断力,意识不到其它更多的负面影响。

其实大家看到还有那么多中国人还没退党都很着急,很担心他们的未来,在想怎么做可以救更多人,当然实际上要怎么做大家都可以交流,但是这个过程中我们一定要走正,只有一条非常正的路我们能走,只有我们真正形成整体时,邪恶自灭,他们也就无法起干扰作用,才能发挥更大作用救更多的人,也唯有这样,才对得起众生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