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台湾同修交流“走出人来”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日】“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最近台湾社会不太平静,与台湾大法弟子修炼中的不足多少也有关系。我想针对两点与台湾同修交流:一、对蓝绿政党的概念根深蒂固。二、对人间的美好、情、道德规范、人与人之间平和的执著。

一、根深蒂固的蓝绿概念

最近台湾同修针对蓝绿提出交流,也找出了很多的心:名利心、争斗心、妒嫉心、分别心、顾虑心、求安逸心、怕心等等等等,交流都是很好的。但也常听到学员在蓝绿概念的框框中谈怎么去蓝绿之心的状态。有些台湾学员在这蓝绿的观念上也表现的比较突出,一提到某阵营、或某政治人物、政治活动,一瞬间很多的观念就上来了──其政党的主张、其人的言行,各种活动色彩鲜明的景象全部涌现在眼前。不管支持或不支持,这种对涉及蓝绿就很敏感、很看重、很在意的本身,已经是执著心的反映了。有些人谈起来还有一种自己对其很了解的感觉,却不察觉自己对这些东西的执著。

蓝绿政党、政治人物的名字对修炼人来说应该只是一个名词、一个众生的名字,或常人中的一场戏,没有任何附加的概念,没有对其在社会上的主张、言行的评断或联想。修炼人对这些事情听到了就听到了,也不往心里去,听完了就在脑海中抹掉,下次听到了也还可以接着听,但不为它动念,思想中根本就不让那些观念形成起来。那么也就跳出了谁好谁坏、谁对谁错的理,它也带动不了我们的心。

二、对于人间的美好、情、道德规范、人与人之间平和的执著

台湾学员由于没有受过中共文革等运动的迫害,对于传统的道德规范、家庭家族的观念都是保存的比较好的,人表现出来也比较善良、平和。但是有利有弊,如果我们修炼人心中存在的这些人的东西太强时,是不是也会成为修炼中的障碍呢?

师尊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说:“我也发现一个问题,有许多的中国人,特别是大陆以外的中国人,对家庭观念、家族观念非常的强,强过法。我觉得这确实在得法上是很严重的一个障碍,不过在实践修炼当中,有很多人确实走过来了,但是我发现这是一个大障碍。人要是没有了做人的准则,那就不能称其为人。为什么不把猴子叫做人呢?因为人有人的准则、人的行为观念和道德标准,才是人。但是这个东西走到极端上去那就不行了。”

我个人体会:旧势力在久远年代前也看到了将来在中国得法的大法弟子,必须破这千百年来骨子里养成的各种观念,才能在修炼中提高的更快,所以安排了这些文革等等的手段,借口帮助学员提高。但他们这种以恶治恶的手段,却导致了不修炼的常人社会没有道德规范的约束,道德急速的下滑,更快的走向毁灭。不过它们也从没重视过那些没得法的人的死活。

但从今天的整体局面看来,大陆以外出生的华人学员对于这传统的道德规范仍不易区分,有意无意的把它混同于修炼中“心性”的要求、对好坏人的衡量标准、或在人与人的矛盾中,不是以法来衡量,而用了这套道德规范来衡量。师尊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说:“现在有许多宗教团体说,啊,看我们这里多好,大家相互之间很关爱啊。爱什么?(众笑)爱执著,爱世间的幸福,爱人与人之间的那种维持人的平和,那是修炼吗?不是!绝对的不是,那只能是人心执著的保护伞。”台湾学员这方面的情确实也是比较重的,也有追求人间美好的心。

一个高层次的觉者,能明白低于他所在层次的所有法理,但在他的思维中没有低层理的概念,什么是蓝绿啊?想都不愿想。还在其中的人,容易在那相生相克的理中去分辨谁对谁错,往前顶劲。如果我们台湾弟子都能真正跳脱出来,思想中根本不为它动念,不被它低层的理制约,那才能真正走出人来。

期望所有的台湾弟子都能尽快提高上来,不再让师尊为我们的执迷而操心。

不当之处,请同修不吝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