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法制教育中心”严重践踏法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三日】四川省所谓的“成都法制教育中心”(下称“新津洗脑班”),位于成都市新津县花桥镇蔡湾,至今还非法关押着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而且邪党人员正在以开奥运为由不断秘密绑架更多人进去。所有在这个集中营里被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都被破坏中枢神经的毒药和各种残酷精神折磨落下严重的精神创伤后遗症,不管是没妥协的、还是向恶人妥协的,被放出时全部显得形容枯槁,精神萎颓,目光呆滞,言行迟缓,全身生理机能失常等症状,很久很久也恢复不了正常。而且由于邪党搞秘密绑架、秘密关押,一切都在背地里偷偷的干,家人外界都不知道,所以到底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到底有多少人致死致疯致残,外界根本不知道。 据他们内部透露,这个集中营六年以来已经迫害了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

据不完全统计证实,新都县的刘生乐,成都市锦江区龙舟路的李显文,一位外界至今不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等三人被迫害致死;成都市法轮功学员祝霞、谭绍兰,四川广播电台干部李喜慧被迫害致疯;林小全、蒋云宏等被李峰调去成都市国保打成重伤;四川大学退休教授杨靖霞曾在简阳监狱里寄万言书,坚持自己的信仰,几年刑满释放后,长期被恶警跟踪监视。

新津洗脑班直属中共邪党中央610,是四川省610和成都市610联办的,在全省数十个洗脑班的枢纽作用,通过省610联络,调动或直接联系省及省各市县610,国安国保公安,政法委配合酷刑折磨、迫害法轮功学员。李峰、殷得财等头子,骨干由周永康,刘京直接组织培训,他们再组织培训全省各市县洗脑班头子骨干,而且经常组织参观学习。这个精神酷刑集中营集中中共六十年用暴力和谎言给全中国人血腥洗脑之大成,洗脑术已经程序模式化,还要每天开会研究总结洗脑效果,有目的地不断改变邪恶手段。这些受过流氓特务头子周永康亲自培训的头子骨干,集特务、流氓、骗子、黑社会份子、打手、投毒犯、间谍、歹徒、巫汉于一身,把投毒、诬陷诽谤、恐吓、诱骗、邪术、打骂、各种折磨、煽动编造、离间、组成包围圈,并层层推入的猛烈精神折磨,无处不在的各种恶毒谎言和无耻歪理邪说的洗脑,无处不在的录音录像摄像设置的监控窃听,不断变幻脸谱身份等邪恶手段。自称是“中央派下来的”洗脑班最邪恶的核心骨干殷得财,就曾变幻过以下脸谱和角色:中央派下来的、省里来搞调研的干部、律师、负责的领导、搞巫术的、跟过法轮功创始人班的、转化的犹大等等,各种骗子角色。这个人给自己取了个时髦的名字“殷舜尧”。

一、安排几组人马组成包围圈,无处不在的折磨法轮功学员。

新津洗脑班的程序模式之一是,先由头子骨干等人与刚被秘密绑架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所谓“谈话”,摸清底细,根据个体状况配备人员,决定洗脑方式。其他人也会走马灯一样的来“参观”“交谈”,以便配合迫害。

法轮功学员是善良的,总是为人好的,总是希望坏人能弃恶从善,所以总是要给他们讲真相。这样一来,他们就摸清了法轮功学员的当时情况。他们早就准备好了一套造假的诬陷诽谤和歪理说邪。因为他们的出发点和目的,都是要不择手段洗去法轮功学员对真理的认知、对传统道德理念的恪守、对信仰的坚定、对事情真相的澄清等。邪党人员们面对每一个法轮功学员和法轮功学员讲的真相,动的第一念都是:用什么造假诬陷、用什么手段达到转化的目的,否则拿不到奖金。他们决不会真正去思考去听真相,而他们的上级就是这样要求他们的:只准不择手段转化,对“真、善、忍”要有免疫力,不要反被法轮功转化了。

紧接着就有人装出神秘兮兮的样子来套近乎,假装同情,死乞白赖的劝:“写了保证,好快一点出去,不在这个鬼地方受人整”。这类人是洗脑班用三百元低工资网罗到洗脑班的社会闲散男女,如人称大杨的邪恶女人杨秀清就是其中一个。

恶人殷得财实施李峰策划的迫害,并指挥手下徐丹、黄忠智和其他人轮换,专门负责日常迫害。他们每天早上、中途、晚上,随时见空插针,一唱一和辱骂、折磨、体罚法轮功学员。或怒骂、或讥笑羞辱、或体罚、或抱走被子不准睡觉、或拿走电扇蚊香、坐卧不准弯腿、言不准带有关法轮功的一切字眼等等。徐丹直接折磨不算,还要去报给殷得财,殷得财或自己跑来骂,或指挥洗脑班专门配备的、平时很少露面的打手毒打刑责。这里要特别揭露:徐丹矮小丑恶,却是集中营里仇视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凶残阴邪、最卖力的邪恶坏人,是殷得财实施折磨监视最得力打手。

同时,“陪教”被叫去教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方式,用“法轮功学员都是精神有问题的,是痴迷到走火入魔的”等妖化法轮功学员的恶毒诽谤,煽动“陪教”的恐惧和仇恨,配合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迫害。因为“陪教”与法轮功学员同住一间房,可时时监视、辱骂、折磨法轮功学员。

接下来,安排两个集中营邪恶骗子,装扮成调研干部,以调研为名,开始步步诱骗接近法轮功学员,然后变幻各种脸谱,步步紧逼的用各种方式、各种恶毒谎言诬陷、各种无耻歪理说邪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猛烈的精神折磨。2005年前多数是殷得财、刘辉、陈树涛等扮演这类丑角;2005年之后,则多数由高小牧、殷得财、王洪强扮演此丑角,而且欺骗性最强。高小牧操北方口音,王洪强以律师面孔出现。

在这过程中,恶徒殷得财每天数次的或叫去、或跑来叫骂、恐吓、威胁、讹诈。这样便形成一个无处不在、层层围追迫害的邪恶包围圈。没有妥协的法轮功学员被终日折磨,妥协了的同样被终日折磨,说是为保证洗脑效果。

二、投毒

新津洗脑班下毒分两步做。

第一步,第二、三天便在饭里下毒。因为饭是由“陪教”去打来,汤菜饭和在一起,不易看出来。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发现自己吃过的剩汤里有白色粉状沉淀物,曾经发问,恶人不承认。药性发作时呈全身症状:昏沉嗜睡、醒时心烦意乱坐立不安、陌生恐惧、心胃严重受伤或呕吐腹泻等等。使法轮功学员修炼大法后健康无疾的身体,几天时间各种疾病纷至沓来。这一步下毒的目的是打乱法轮功学员全身生理机能。

第二步,说法轮功学员病了,他们担不起责任,把法轮功学员由几个彪形男的强按捆绑住输液。由一个姓周的输液,输的是破坏中枢神经的各种药物,其中有迷幻药。药物由姓周的调配在液体瓶、袋里拿来,根本看不到药物名称、说明等。输了这些液后,不久即开始头痛、精神狂乱、莫名恐惧、肌肉和胃抽搐、严重幻听幻觉,全身细胞难受,每分每秒都在极其痛苦中煎熬,这是众多法轮功学员被强行输液后的普遍严重中毒反映。这种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药性非常持久顽固,导致从这个酷刑集中营出来的法轮功学员,两年多精神、生理都恢复不了正常。很多人记忆严重丧失、表情淡漠、目光呆滞、言行迟缓。

这一步达到两个目的:破坏法轮功学员中枢神经,使他们在痛苦煎熬和精神迷乱中向恶人妥协;使法轮功学员即使回家后,也会因药物毒性的时常发作,时常唤起恐怖记忆,而那些毒药毒性呈阵发性发作。

三、紧缩包围圈、逼写“认识”

在药物毒性不断发作的极度痛苦中,邪恶之徒开始层层紧缩包围圈,用各种邪恶方式进行猛烈的精神折磨,以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达到“转化”的目的。这一步是迫害高潮,从逼写简单保证到强迫“深入认识”。

绝食的法轮功学员此时经历的残酷折磨真是难以想象,既承受毒药发作的痛苦,又要经历野蛮暴力灌食的撕心裂肺的痛苦,又要面对集中营恶魔的残酷精神折磨。灌食的目的不是为维持绝食者生命(这个集中营是由打手,杂工灌食),而是从肉体上让受害者经历万分痛苦的灌食而惧怕,从而放弃绝食、放弃信仰。因灌食插破食管、插进气管导致死亡的事件是经常发生的。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中旬,一位至今外界不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就是野蛮灌食时当场死亡的。李晓君一口上牙被撬掉,黄敏上牙被撬掉(黄敏已于零七年八月被迫害致死)。詹敏被绑在床上固定后,从她鼻孔和尿道都插上导管、余芙昭被插伤食道,同时给她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导致她多次休克、尿血、小便失禁,还被指使恶警毒打。

邪党恶徒从始至终的野蛮绑架、灌食、投毒、折磨法轮功学员,全部由殷得财指挥并直接参与。这里特别重点揭露:殷得财在这个集中营里,既具体组织实施迫害,又特别卖力的参与迫害,很多时候还亲自动手,既在负责布置,又是核心骨干,又是最凶残的一线打手,又是最阴险歹毒的邪恶骗子。殷得财的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的鲜血,其邪恶罪行罄竹难书。集中营头子李峰看见血淋淋的场面,还有一点惧怕担负责任之心和一丝江湖恻隐之情,而殷得财、高小牧、徐丹等则已经人性全无。

邪党恶徒们数管齐下,轰炸式的精神酷刑,猛烈折磨法轮功学员,使法轮功学员精神高度紧张,在毒药发作中身心承受到极限。殷得财、徐丹及其它坏人频频出现,不断找碴辱骂、体罚、不让睡觉等;“陪教”配合欺凌辱骂、软硬兼施;杨秀清、王秀琴见空插针,逼劝“写保证”;高小牧、殷得财死逼;李峰指挥策划步步深入、层层紧逼。高小牧、殷得财、徐丹、王洪强、黄忠智从早到晚不断的到监房、或叫到一楼大会议室、四楼小会议室:放诬陷大法、恶毒诽谤法轮功创始人的录像、读恶毒的谣言、伪造的法轮功创始人的假经文、假明慧网资料、伪造的法轮功学员的假转化书、伪造的邪恶中共指示等;殷得财、高小牧编造许多极端邪恶的谣言诬陷、诽谤法轮功创始人,穷凶极恶的强逼法轮功学员表态、认识、决裂等;徐丹、黄忠智用各种编造资料叫“学习”,张冠李戴的造谣诬蔑法轮功;王洪强则用伪法律、伪宗教欺骗误导。

同时加大投毒量、调来国安、国保等酷刑逼供、毒打折磨。林小全、蒋云宏等被打成重伤(这些网上已有报道)。

集中营所有邪恶坏人交叉扮演各种骗子角色,象走马灯一样的出现在法轮功学员面前,或诱骗、或辱骂、或威逼叫写“保证、认识”。伪善的面孔彻底撕去,辱骂、威胁恐吓、折磨体罚、强制灌输各种谎言、邪说加剧。

法轮功学员们没日没夜的遭受着猛烈的精神轰炸折磨,眼前终日晃动着恶人的影子,耳中终日响着恶人恶毒的诽谤诬陷。从被诱骗写一句简单“保证”到强迫写“深入认识”,强迫照抄它编造的“转化书”。不照抄的就几个人强按住签名、按手印。不妥协的就长期关押折磨,绝不放人。一些法轮功学员就是在这时被迫害致死或致疯;很多法轮功学员就是在承受达到极限时,在这种残酷高压迫害下违心向邪恶妥协。而所有被迫违心向恶人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全都痛不欲生,感觉到的是真正生命前途的完全绝望、羞愧和痛悔。这种巨大的阴影和违心的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巨大耻辱永远也挥之不去。而恶人也利用来大做文章,编造“师父不要你们了,要销毁你们这些转化了的”等假经文恐吓法轮功学员。至于高额诈取法轮功学员钱财、截断法轮功学员生路,网上已有报道,此不重复。

四、向全省输出邪恶

在省610组织下,新津洗脑班培训全省数十个洗脑班头子、骨干,到四川省各监狱“指导”洗脑,并去帮助实施,使整个四川省所有邪恶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都非常严重。不断组织四川各市县邪恶610系统人员到这个集中营参观洗脑术及洗脑效果,强迫已妥协和未妥协的人谈感想认识,只许用谎言恭维它们的邪恶伎俩。

新津洗脑班调动全省各市县610、国安国保、成都市国保坏人配合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行将所有在监狱未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刑满后直接绑架到这个集中营。

恶徒李峰亲自带领人马到已放出的全省各法轮功学员所在地,教唆当地610及国安国保继续迫害在家的法轮功学员的各种邪恶方式:如恐吓威胁诱骗、上门骚扰、跟踪监视等等。妄图把凡是在这个邪恶集中营里受过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永远攥在手里迫害,不断去重温这个黑窝的恐怖邪恶,从而达到让法轮功学员再也不敢出去捍卫自己信仰的目的。与此同时,教唆煽动诱骗法轮功学员的亲朋好友,严密监控法轮功学员,欺骗信仰者的家人,宣称是为了法轮功学员好,以免再次被抓、他们很关怀法轮功学员的安危等等鬼话,还说些恐吓威胁法轮功学员家人的话。使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又害怕他们,按他们教唆的去严密控制自己亲人的行为,同时更反感自己的亲人为捍卫人权、信仰的所作所为。

新津洗脑班是完全非法的邪恶集中营。这个黑窝的机构编制完全是非法的,不属于中共邪党公检法、司法等任何部门,由省610头子甲××直接领导指挥、直属魔头周永康,与成都610联办,四川省公安厅国安部门、成都市国保直接共同参与迫害。这个集中营不属于任何系统:一楼总监控室、每层楼分监视室、每个监房的监视、窃听、摄像、录音设备,摄像头密布整个集中营,连空地上都有。从监控装备的严密,可看出这个精神酷刑集中营迫害人权、迫害信仰之惨烈,精神酷刑使用之极端。 机构性质是法西斯精神酷刑集中营,使用各种卑鄙、下流、歹毒、无耻的迫害手段,剥夺人权、剥夺信仰,虐杀信仰者的生命,血腥强制接受各种诬陷欺骗、造假、诽谤,破坏信仰者的思维能力,制造精神分裂症患者,摧毁信仰者的意志及身心健康。是个反人类、群体灭绝、投毒谋杀、虐待、破坏人类完整思想、破坏人伦道德、严重践踏人间所有法律和国际法的邪恶黑窝。其人员不属于任何邪党执法机构编制,是一群经过了严格精神酷刑洗脑术培训,并且不断加强着这种培训的乌合之众。为了比其他部门多拿到一点小钱,自愿出卖天理良心、人伦道德而进入这个专门整人、害人的黑窝。通过这些男女不敢用真名,并不断变换化名,可知他们是明知违法犯罪而知法犯法的,也可知他的整人害人是心虚的。主任李峰是成都市委办公厅的,其它的有教师、律师、乡政府人员、政府部门人员、工人、社会闲散人员、公安人员、武警等。他们为了一点眼前利益,在这个精神酷刑集中营里干着恶鬼都干不出来的残害人、虐杀人性、践踏人权的罪恶勾当。当他们严重迫害他人的时候,其实已经毁灭性的害了他们自己。

新津洗脑班的存在、性质、作用、运作严重践踏了所有法律,严重践踏了《世界人权宣言》、《国际人权公约》,这个集中营及其与之相关的省610、国安、国保、市县610国保国安等,已经犯下了严重的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投毒谋杀罪、造谣诽谤罪、折磨虐待罪等系列罪行。这个精神酷刑集中营已经残酷迫害致死致疯致残多人,给上千法轮功学员造成严重的精神创伤后遗症,给包括法轮功学员家人在内的数万人造成无法弥补的身心伤害。

在此特别呼吁国际社会紧急追查四川省新津洗脑班及其系列坏人的一切犯罪行为及罪犯!同时警告新津洗脑班及与之相关的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员:善恶有报,中国五千年来所有末代皇朝的乱臣贼子从来没人能逃过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为了你们的未来,赶快主动解体新津洗脑班,帮助无条件放出还在被关押迫害的所有法轮功学员,立功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