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通化大法弟子隋彦章、许英杰夫妇被非法判刑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一日】吉林省通化市大法弟子隋彦章、许英杰夫妇被非法关押九个月后,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七日,通化市东昌区人民法院对他夫妻俩人下非法判决,非法判隋彦章七年,许英杰四年。二零零八年五月六日,通化市邪党中级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九日夜晚,吉林通化恶警先是向法轮功学员隋彦章、许英杰的家里扔砖头,将玻璃砸的粉碎,之后在许、隋出门查看之际将他们绑架迫害。

大法弟子隋彦章,男,四十五岁,是吉林省通化市铁路三段工人,曾经多次被非法抓捕,被单位邪党领导、派出所恶警强迫洗脑迫害。九九年八月在上班时,单位领导姜锋在工作地点强行搜查,翻走一本《转法轮》及炼功带,并作强行洗脑。

二零零一年九月三十日,隋彦章在四平车站,被四平车站派出所强行绑架。后来被单位派出所接回,在单位派出所和单位领导逼迫下进行所谓的“转化”强制洗脑,参与人员有派出所所长李晓飞,书记肖尔基等。

二零零二年四月,单位邪党领导又逼迫隋彦章交书写保证,把他又上报到了当地派出所,隋彦章又被迫流离失所一年多。在流离失所期间,老站派出所前锋社区片警宋德胜与社区丁主任到隋彦章家逼问他的下落,后来片警陈景涛与社区丁主任又来一次。恶党十六大前,二零零二年十月份,陈景涛又带“六一零”、政法委等五人到隋彦章家逼他妻子让他赶快“回家”。单位也三番五次找他妻子威胁,让隋彦章在十一月四日前回单位,否则要开除工职。

二零零三年九月八日,隋彦章被吉林省安图县白河镇林业局派出所非法绑架,迫害从下午四点到半夜十二点多,有十多人参与,采取毒打、谩骂、上大挂,戴头套,打嘴巴子等。

“上大挂”就是双手反铐在身后,用绳子把双手从后面吊起,两脚离地,身体重量在两肩上,人会痛苦难忍。上大挂长达四个多小时,致使几年后他的双肩及肘关节处还不敢吃力。半个月后,隋彦章正念闯出看守所。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九日晚九点多,隋彦章和妻子许英杰(徐英杰)正在家,当时听到二楼晾台塑钢窗玻璃被用半截砖头砸了两次,第一次玻璃被砸碎,第二次半截砖头飞入厨房,满地碎玻璃片,他俩未动,不到十分钟,小屋玻璃又被砸碎,也没有想太多,就下楼看看怎么回事,刚走出一楼门口,就被隐藏在那里的邪党恶徒强行绑架。老站派出所的宋德胜带着国保大队的荆贵泉、田越楠、韩东强、林太远等十多人,几个将隋彦章按倒在地,强行拉入一辆车里。许英杰被三、四个人强行抬入另一辆车里。

隋彦章与妻子被非法关押在通化市东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五楼,双手被恶警用两副手铐铐着,双脚用绳子捆着不能动,并有两个人看守着(老站派出所的魏杰、刘杰)。

第二天上午,市“六一零”、东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老站派出所、前锋社区主任丁春霞等,国保大队强行拿走隋彦章夫妻俩的钥匙,在家没有任何人在的情况下,私自打开门、非法抄家,非法抄走电脑,打印机两台,卫星接收机一台,切纸刀一台,mp4五个,电子书两个,高音播放喇叭十个,手机五个,大法书籍、真相资料三千多份,《九评》104本,真相条幅等物品,价值一万多元。

到了下午,邪党人员们进行非法审讯,采取谩骂、打嘴巴子,用电棍电等办法强迫交待。晚上七点多,以荆贵泉、田越楠等为首的十多人对隋彦章进一步迫害,把他的衣服、裤子扒掉,四、五个人按在床上,荆贵泉手拿电棍,眼露凶光对隋彦章说:“明慧网上说我们怎么迫害大法弟子的方法和手段都是真的,我都叫你尝试一下。”

荆贵泉手拿电棍 在隋彦章身上乱电,每电一下,全身都在颤抖,痛苦不堪,痛苦难忍,全身大汗淋漓 ,内衣都被汗水湿透,隋彦章的身上、腿上、腹部、手臂到处都是电击的水泡,手腕 被手铐卡出两道血痕。一直电击了两个多小时,恶警们才停手,夜里11点多把隋彦章送到通化市长流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恶警们又多次非法提审,逼迫所谓的揭发检举,逼迫他放弃信仰。在看守所里又采用不让睡觉,打骂,利用在押人员迫害,两天两夜不准睡觉,后来每天只能睡三至四个小时,进行精神和肉体上的迫害。家属多次去探望都被长流看守所以各种理由拒绝,并胡说什么看守所就象托儿所一样。隋彦章、徐英杰夫妇在看守所每天两顿窝头,一顿一个窝头和没有油水的烂菜汤。

隋彦章夫妇被非法关押九个月,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七日,被通化市东昌区邪党法院判刑,他们上诉到中级法院,遭到驳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