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新学员在地震中的心态与作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一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开始真正接触大法的。

地震前师父曾经点化我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四川地震那天,是我第一天去武侯祠那边的新单位上班。第一天上班我也没有做什么事情,打了一些电话,认识了两个同事,给他们讲了真相,让他们退出了邪党团、队。

可是那天就是奇怪,午饭后我突然不想上楼去办公室,而且牙突然很疼很疼,疼得都站不起来了,我从来没有牙齿疼过,作为一个修炼的人,马上就感觉今天有什么事情不对?但自己悟性太低,没有悟到这是在点化我危险来临。

我上了四楼办公室,不一会儿就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二点二十分左右,一个好朋友打来电话,把我吵醒了,刚接通电话,大楼就开始晃动,很强烈,听朋友在电话里叫:“地震了!地震了!”

我没有害怕的感觉 坚信家人都安全

那两位刚退团的同事开始拉着向外跑,跌跌撞撞的,只剩我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大脑里好象没有害怕的感觉,我开始大声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边跑下楼。

在成都武侯祠大街上,挤满了从马路两旁大楼里跑出来的人,有很多人的鞋子掉了,还有许多到武侯祠参观的外地游客。我感觉脚下的大地在喘气,好象有一个很大的动物在咚咚咚的跳,跳的很厉害,人的身体都在摇晃,街上的人群都很恐慌,不知道该怎么办?而我这时大脑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想,也不害怕,也不恐慌,嘴里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

危险来了,作为大法弟子没有什么害怕的,虽然家人都没有在一起,我也觉得不用担心,因为有师父在,有大法在,谁也动不了我。当时我就是这样想的。

我抬头看见旁边的二十一层大楼在摇动,街上许多仿古建筑都出现了倾斜、裂缝,许多人惶恐的尖叫不停,大家都在讲地震的事情。我开始给熟人打电话,一边给对方讲真相,让她们退团队。

与街上几个不认识的大姐讲真相的时候,她们告诉我,七六年大地震的时候,成都很多人都跑到天府广场去躲避,可是现在天府广场为了修地铁,地都已经挖空了,地震来了,那儿也很危险了,现在成都都没有安全的地方了。然后,我就说三退的事情。可惜,当时真相卡片没有多带一些。

后来我给我一个阿姨打电话,她说她们全家都没有事,大家都没有事。我妹妹在江油上班,她打电话回来说,江油地震很厉害,她的商品房已经变形,电视、冰箱、家具全部都倒了,没有办法住人了,但女儿、婆婆、全家人都平安。

时间不多了,同修们加快救人

江油市这次地震90%的房子都垮掉了,可是媒体没有报道,也没有看见谁去帮助他们。江油的保密单位很多,大多是军工厂,我父母工作的厂原来也是保密单位。

报社安排我丈夫5月14日到广汉、德阳、绵竹东汽厂线路去采访。他拍了许多照片,看到幼儿园、小学、中学、职高全部都垮掉了,压死了很多学生。寻找孩子的家长跪了一地哀求110警察、消防员救救孩子,可是110警察说他们那儿也受损了,忙不过来,还说领导没有派他们过来抢险……

很多现场的警察不是去救学生,而是拦阻记者,不许新闻媒体拍照现场、拍孩子们堆积如山的尸体,还用身体拦在新闻媒体和学生家长中间,不许学生家长与媒体对话;还有特务在给所有媒体记者和家长拍照、摄像。(特务的特征是:便衣,没带媒体工作牌,有警察保护,不对灾难现场拍照,不关心小孩,很凶恶。)

丈夫回来后,一句话也没有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哭了很久,说死了很多很多无辜的孩子,幼儿园、小学、中学、职中只救出很少很少的孩子,特别是幼儿园、小学的孩子几乎全部压死在废墟中,空气都散发着冤情,到处都是尸体和寻找孩子的家长,还不许媒体报道。

丈夫说:“这些孩子真可怜生在中国,尸体上还戴着红领巾……”

现在成都余震不断。这次地震让我感觉自己讲真相的力度不够,没有救出更多的孩子。同修们,让我们加快救人吧!时间不多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