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一次给予我生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六日】我是北京开往青岛的T195次列车的幸存者。

我与大儿子去北京参加二儿子的婚礼,我们在第十六节卧铺车厢,因为在车里我辨不清方向,在我看来别人都朝里头躺着,可我却不经意的朝外躺着。晚上十二点我发完正念,就迷糊过去了,似睡非睡中我被冻醒,然后我起身去了厕所,洗了把脸,就在铺上盘腿坐着。天快亮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起身上厕所,这时她挂着的包掉下来了。就在这时,只觉的车身左右三晃,不知什么原因,大儿子在上铺也被甩到别的铺上了。儿子问:“娘、娘,你没事吧?”我说:“没事。”我赶紧摸鞋,只摸了一只。儿子爬过来说:“娘,鞋子不要了,命要紧!火车出事了!”我们就这样从窗口爬了出来。我爬出后,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是恩师救了我们娘俩!

平静下来后,我想我们的行李包还在车里,怎么办?突然儿子说:“娘,那不是我们的行李包吗?”我们的两个行李包一个不少,静静的在地上躺着。

后来我们发现这节车厢共爬出六个人。下车后,大儿子借别人的手机(儿子的手机掉车里了)给铁路局打电话说:“火车出大事了,赶快来救人吧……”对方二话没说“啪”就把电话挂了,这时人们都气的骂了起来。大约等了两个多小时,官方才来救人。当时武警来后,现场全部封锁,手机也打不出去了。这之前有好几个人照下了当时的情景,那真是惨不忍睹!

令人惊奇的是别的车厢都底朝天了,只有我们这节车厢半躺着。我知道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是师尊慈悲,让弟子安然无恙,我无以为报师恩,唯有精進做好三件事。

后来警察让我们四十几个人自己走,我们不知往哪走,他们说往北走。我们走了不多远,因我腿不太灵便,我说:“不走了,我们无目地的往哪走啊?”我们就坐了下来。警察说我们妨碍交通,压死不管。我说:“啥都没了,命都差点搭上,你看着办吧,反正你们拿人命也不当回事。”所有的人都一齐指责警察无人性。在人们的强烈指责下,他们才找了一辆车将我们送到一个靠近村庄的公路上。在这个村庄口,所有通往出事地点的车辆都要接受检查,并且禁行,我们截了两辆大客车将我们送到了淄博车站。

回来后,我把此事告诉二儿子,儿子在电话中激动的说:“娘,你确实感到大法的神奇了吧?是大法师父救了我娘和哥!”我说:“确实是。”二儿子早已明白真相并退出了邪党。

老头子听我讲了当时的经过,不停的说:“哎呀,师父啊,师父,多亏您救了老伴和我儿子啊!”他对师父真是千恩万谢。

再次感谢伟大的师尊救了我与儿子及全家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