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同修其日麦拉图点滴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七日】看到《明慧周刊》三百二十八期刊登内蒙同修其日麦拉图遭中共迫害而含冤离世的消息,心中十分沉重,就把回忆起与这位老人的点滴事写出来,来怀念我们的这位好同修。

第一次和其日麦拉图见面,是我从锡盟劳教所转五原劳教所迫害的途中,因路途遥远,中共恶人要把呼和浩特市大法学员一起集中在五原劳教所黑窝迫害,因此在呼和浩特劳教所住一宿。第二天吃饭回来,在走廊里看到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有人告诉我,他也是法轮功学员,在这里很受尊敬。这位长者看上去五十多岁,朴素大方,有知识份子的矜持,有长者风范,更有大法弟子的精神风貌。这位老人也与我们一起被非法押往五原劳教所。非常清楚的记得老人坚定的说了一句:“我们走的路没错”。

我们有十几个同修被非法集中在五原劳教所四大队,由内蒙古劳教局的恶人和四大队的恶警恶人直接迫害。因这里是劳教局的直属单位,很是邪恶。

几天后,恶警们对我们分别谈话,审讯,逼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对我们大打出手。有被电棍电的,有用手铐铐起来毒打的,有被关小号迫害的。有一次,劳教局和本所队的一群恶人把其日麦拉图围在院子对他侮辱、谩骂、讥笑,老人不被这些所动,向他们讲述大法的真相,讲自己怎样受益,对国家、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面对邪恶之徒们的疯狂迫害,其日麦拉图质问他们谁才是真正爱国,比一比咱们谁对国家做出的贡献大,我是高级工程师,国家的很多人防工程,我都参与设计的等等,驳的恶人们哑口无言。就连其他劳教人员都觉的扬眉吐气,连说真是“舌战群儒”(实为“舌战群恶”),好厉害呀!在这之前没有人敢堂堂正正的和警察讲理。没过几天,我们就被分开到几个队被迫害。

时隔不久,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丑剧,邪恶之徒们以为这回抓住救命稻草,立即召开全所法轮功学员开大会,让我们自己说这是咋回事,在这之前从来不让我们讲话的。有些学员也悟不透有些迷惑,他们让其日麦拉图说,其日麦拉图思路明了,法理清晰,上台就铿锵有力的大声说:“这决不是我们学员所做!”邪恶之徒恼羞成怒,草草收场,使恶警污蔑大法的阴谋破灭了。

还有一次双休日,恶警让法轮功学员们搞军训,拔军姿(那里没有什么双休日,除了奴工就是体罚)。其日麦拉图悟到不能配合邪恶了,就停下来,那些“牢头班长”们吓坏了,马上逼迫他继续做,其日麦拉图说不关你们的事,把队长叫来。其日麦拉图质问他们说:双休日是国家的法定假日,你们为什么违法,虐待学员?他们理屈不敢做主向所部汇报,答应双休日全所人员休息。改了邪恶的章程,给大家争取了自由的空间,证实了大法。

在这期间,我们法轮功学员除了被奴役之外,要被集中所谓上课,就是洗脑,有同修认为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切磋交流的环境,可其日麦拉图就坚决抵制,拒绝上课。恶警们还强迫每人每周写一篇所谓的“思想汇报”。起初大家抵制,后来大家都借机讲真相、证实大法。其日麦拉图更是把自己得法受益情况(家庭关系、身体状况、道德的提高、思想的升华、对国家的贡献,节省的医疗费等)写出来证实法。

2001年时,由于其日麦拉图坚决抵制恶警的无理要求,恶警加剧迫害,他和其他二位同修被非法加期三个月。2002新年前夕,几位学员因抵制迫害,要求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遭到了恶警恶人们的毒打,几个电棍同时电击,并关小号迫害。知道的大法学员们都以绝食的方式抵制暴行,使恶警们恐惧,不敢和学员对话。其日麦拉图更是找所部、队里的头头们谈话要求放人,并给所部的头头们写信要求停止对大法学员的迫害,并让他们公开向法轮功学员道歉。新年那天,他把本队的几位学员招集到一起(拿出他家里接见时的食品,让大家吃),借机成功的开了一次交流会,使大家的认识提高了,坚定了信师信法的信念。

后来盖起了新的劳教所,几个大队集中到一起吃饭,法轮功学员们借机凑到一起边吃边切磋、交流,其日麦拉图就抓紧时间和大家切磋,鼓励大家,使大家坚定了信心,恶人发现后就改为每个队分开单独吃。即使这样,大家也能在两队交错行走时,互相鼓励。

其日麦拉图抵制邪恶的迫害、证实法的事还非常多,我就知道的点滴事写出来,悼念这位好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