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市刘丽娜一家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九日】法轮功学员刘丽娜,河北省石家庄人,家住四水厂宿舍。母亲刘杏(又名刘兴),原石家庄市国棉四厂工人,多年的先进生产者。父亲刘月云,原石家庄市水泵厂退休工人。

这原本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大陆家庭,是中国社会的千万“细胞”之一。他们拥有众多家庭的同样心愿——幸福的生活,美好的未来。

这更是一个灾难深重的家庭,原因竟在于他们的信仰为中共所迫害。母亲刘杏早年严重的肝硬化腹水,修炼法轮大法后神奇而愈。99年江泽民和邪党互相利用迫害法轮功以来,刘丽娜的家庭受尽苦难,以至家破人亡。

刘杏为上访申诉多次被胜利北街派出所关押毒打,2000年10月,所在辖区胜北派出所为防止其再次上访,干脆直接抓起来送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其间遭受强行洗脑,后肝硬化腹水复发且日益严重时,劳教所让家属交钱保释。石市“610”对其一家实行经济上的残酷迫害,不许单位发工资,以至无钱医治,不让炼功,于2004年1月26日溘然长逝。

刘月云,99年10月去北京上访,被石家庄市胜利北街派出所抓回上铐了3天3夜并拘留30天。2000年2月,因在石市河北剧场炼功,被非法判刑4年,关押在保定第一监狱,2004年年初被释放后,经历了失去老伴儿的巨大痛苦,身心承受中不期被一场车祸夺去了生命。

刘丽娜,因看到父母亲修炼大法后顽疾尽消、身心受益的事实,认清了中共颠倒黑白对法轮大法的造谣迫害,认识到真、善、忍的美好,毅然走入了修炼者的行列。2008年2月15日中午,胜利北街派出所恶警伙同桥东分局、市610非法闯入刘丽娜家,将其私人电脑、打印机等全部抢走,连她丈夫、弟弟一起绑架。为编造迫害证据,警察自编自写的假口供,还逼迫家属签字后才释放了家属,12天后凭假口供将刘丽娜非法转捕,关押在市第一看守所(五七路)至今。

许多国人并不关心这样的“新闻”,新闻之所以加引号,是因为这在生活中并不鲜见,经常听说就不为“新”闻,这些老百姓已经麻木了。这样的冤狱在石家庄乃至全国,绝非特例和偶然,然而这里折射出的深层命题却不为多数大陆百姓所思考和明晓。

中共治下的大陆号称“人权最好时期”,看看身边的百姓们拥有的是什么样的知情权和言论权呢?每天视听,网络、电台、报纸、电视鼓吹奥运,俨然奥运成了中国最大荣耀。百姓的知情权,仅限于从被中共控制的媒体阅读或转载的“形势一片大好”和“爱国就是爱奥运、国人无限幸福”;百姓的言论权,仅限于以上述“知情”信息为“事实”基础的“呐喊助威”和“鼎力拥护”。至于奥运背后大兴土木下滋养的贪官新贵、奥运造势装点中共门面下烧钱的劳民伤财、奥运前(致力于国内政治清洗)对外粉饰文明下对异见人士的疯狂镇压、国际有识之士的善意批评,这一切都淹没在“拥护”、“签名”与狂热中了。

中共的逻辑正是这样:面对国际社会,它辩白道,给我奥运机会,我会改善人权;面对国内民众,它炫耀,因为我中共“民主、进步”才“广受国际支持”赢得奥运;面对国际舆论,它强力镇压国内一切不同声音,提前把不放心人群严管或干脆投入监狱,说这是“我国内政”,然后以全国上下整齐划一的歌功颂德来表示自己受到“拥护”;面对国内百姓,它闭锁一切外部资讯,然后说国内的不同声音都是“不爱国”的“闹事者”,国外一切批评的言论都来自于“一小撮”“反华势力”。

中共早已习惯于上下其手、翻云覆雨,许多逻辑都是自欺欺人而又是自相矛盾的。比如说目前各媒体均大喊“奥运与政治无关、体育与政治无关”,同时在不久前CCTV5套节目采访乒乓球某知名人士又引出当年奥运比赛男单对阵“北韩”,总理指示要“让球”,而实际球员未能完让时,赛后又千里迢迢赶赴“北韩”面见金××道歉。近日石家庄电视媒体有报道省级高官与武警部队官员开会,强调“用政治高度保护奥运圣火在石家庄的传递”。看来奥运与政治有没有关系,全看情势需要而定,换言之,奥运已成了当今中共最大的政治,奥运是与体育一定有关系的,只是什么时候拿来说事全看需要了。

这比起古人的“指鹿为马”,早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中共眼中,是鹿是马全凭需要。今日是鹿,明日又变回马,后日可能又成了鹿。所以中共治下民众的群体“神经衰弱”成了“司空见惯寻常事”。

最无辜的又是老百姓了,尤其是能够时刻清醒分清到底“是鹿”还“是马”的有识者,必然因可能成为影响“安定团结”的“不安定”因素而获罪。

石家庄的公民刘丽娜就面临这样的危机:已经失去了饱经苦难的父母;原本可以每日孝敬的病中婆婆每况愈下;小学3年级的女儿无人照料;丈夫每日奔走于工作、老人和孩子之间,每周还要探视妻子,忧心其遭遇却不让见本人……

非得这样才能保证大陆的“安定团结”吗?这又是谁的“安定”和“团结”呢?

刘丽娜是好人,她在家孝敬婆婆、相夫教子是贤妻良母。在外还辛勤打工帮助维持一家的生计,如今她关押在石家庄第一看守所2个半月,听说还转了“捕”。她有信仰不犯法,思想无罪,言者无罪,正义无罪!

希望大陆民众看清中共的邪恶,退出邪党及其附属组织。只有邪党解体,中国才有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