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单位班车上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一日】我去年在一家电脑公司工作时,单位有一辆小中巴车接送职工上下班,车上有大约十七个座位,有时座位坐不下,还要加一、两个小板凳。

我有时利用上下班路上的半小时给大家讲一些真相,象和大家聊天一样,有时讲的多,有时讲的少,另外还有两位同事虽然不是同修,但也知道很多共产党的邪恶,我们经常结合当前的时事,发表一些评论。虽然讲的不系统,但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给大家很大的震动。司机说:“我给你们开车,学到了不少东西!”有一次我没有讲,有位女同事象是自言自语的说:“今天怎么没有人骂共产党了!”语气中在期盼我讲。

在我辞职的前一个星期,我决定系统的给大家讲一次真相,那天是周一早上,我上班车时故意走在后面,等我上车的时候已经没有座位了,我坐在中间过道的小板凳上。坐下后,我稳定了一下情绪,转过身来坐,我大声说了一句:“我想给大家讲讲中国真正的历史!”车厢立刻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大家都用企盼的眼神看着我,司机也马上把车上的音乐关了。我之前的疑虑、担心都一扫而光,我知道众生都在等着听真相!我就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起来了,之后的一个星期,我几乎每天都在上下班各半个小时的路上進行演讲,其中只有一天我没有讲,第二天我一上车,有个同事就说:“你昨天没有讲,我回去后浑身难受,晚上睡觉都没有睡好,赶快讲吧!”这让我想起一次给一个大学生讲了真相后,她后来跟我说:“你那天给我讲了共产党坏后,我身上很难受,好几天才好。”我悟到,是我的话在剥开附在她身上的邪灵。

因为时间比较充裕,要讲的内容也很多,我就提前准备好,把要讲的要点输入到手机上,讲时,一边讲一边用眼瞄一下手机上的要点。我主要讲了以下要点:

从苏联共产党的倒台,俄国重新升起了三色旗,结合英国、德国等的资产阶级革命,说明资产阶级国家才是个正常的社会,中国也会象俄国一样回到正常的社会中。

苏联扶持中国共产党的一系列事实,如: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就是在莫斯科召开的。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的真相,中国共产党才是“四一二”中的真正反革命。

刘胡兰才十五岁没有到共产党党章规定的十八岁加入党的年龄,“生的平凡、死的可悲!”

雷锋是愚民工具。

朝鲜战争中美军才是真正的正义之师,联合国通过两个决议,一个授权出兵,后来一个决议谴责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侵略者,苏联都投的弃权票。当我提到幸亏美国人把毛岸英打死了,不然中国就是现在的北朝鲜,大家都很认同。

白毛女不吃盐长白毛是非常荒唐的,实质是煽动仇恨。

批胡风、反右、大跃進、大饥荒、文革、六四、迫害法轮功等结合在一起讲。

当我讲到活摘器官时,有位同事插入说,著名演员傅彪喝酒把肝喝坏了,换的肝来历不明,而且很快就找到了。

当我讲退党保命的道理时,我说人民都在骂共产党,你还是共产党的一员,如果不退出会对你不利。

经过几天的演讲,大家都认识到了共产党的邪恶,但又有人提出,社会现在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毕竟在发展,没有共产党中国会怎么样的问题,我又结合台湾、香港和在美国、东南亚的华人的情况,特别是电脑界的情况(因为我们公司是电脑公司,大家对电脑界的情况都比较了解)说明华人是最聪明的,没有了共产党中国会更好!

最后一天,我向大家发了我自己刻录的DVD光盘,为了让光盘里多装一些内容,我把所有的录像都转成了RM格式,包括《九评》、《风雨天地行》等很多内容,我在前面发盘,后面的人都把手伸过来抢。当我周五走下班车时,我觉得一身轻松,同时感觉自己空间场的很多邪恶都被清除了,不久找了个很好的工作,年薪增加了一倍多,我悟到是邪恶被清除了,没有力量在经济上抑制我了。

最后给大家交流的一个体会是要突破在众人面前讲真相的心理障碍,我这次一下讲了大约十七人,比一个个的讲效果好多了,刚开始心里担心这,担心那,但一开始讲就会发现很多担心都是多余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