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着顺其自然 修炼的路越走越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四日】我今年五十五岁,女,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三个孩子,一儿俩女,他们之间只一岁之差,正当谈婚论嫁的年龄。按常人理讲,我的生活负担非常的重,压力也是非常的大,我之所以能够按师尊要求的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是建立在学法基础上,顺其自然。

我三点五十分晨炼,六点发正念,然后通读一讲《转法轮》的同时整点发正念,上午十点走上街头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人,十二点就近到同修家发正念,下午两点——三点到家,抓紧时间睡上一会,为晚上六、七、八、九、十点发正念,同时默读领会《转法轮》和学习师尊各地讲法,十点十五到十二点之间,或整理材料或看明慧文章或洗衣服,解除困倦,为发好十二点正念做准备。所有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学法基础上,按师尊要求的一切都顺其自然。

谈到这,不妨要回顾几年前的修炼过程,九六年得法后,使我这重疾患者无病一身轻,自九九年中共江氏流氓非法镇压后,我進省和進京两次证实大法,被邪党恶警两次非法拘留。当时家里经济很紧张,丈夫不修炼,为使我早日回来,被当地恶警以保释金形式勒索近万元。这些钱都是丈夫东拼西凑借来的。回来后,经过省吃俭用,靠微薄的工资还上了外债。当时孩子处在学生时代,无论经济上多大的压力,无论单位把我当成异类份子怎么监视,也无论丈夫因怕心、担心对我加以干涉,甚至大打出手,都动摇不了我这颗坚定修炼的心。

在二零零一年,邪党制造天安门伪案后,我们当地就有制作出的真相资料,逐渐的胶片、条幅等多种形式出现,我毫无疑虑的散发,从近到远,从少到多。在二零零二年,环境最恐怖时,我几乎多数晚上都活动在外,带着三百多份资料,去十里以外的老家农村散发,同时带着胶片、条幅,一路下来,上空飘着五颜六色的大法条幅,建筑物上贴上真相粘贴,家家户户有资料。二零零三年后,由于当地同修走出来的越来越多,为防止真相重复散发,于是我除了负责我居住的地方以外,又发现一种即灵活又廉价的一种真相方式,用粉笔写真相,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送到千家万户,把诉江案及时传递给世人,把当地大法弟子被某恶人迫害致死及时曝光,把三退抹兽印以及看九评、传九评等内容及时传递给世人。有些有识之士因此找九评,退邪党,就是这样风风雨雨度过每一天,我身体的业力也随着证实大法不断的清除,达到了净白体状态。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家人不但身体健康平安,三个孩子在社会上都能立足,我儿子从一个打工仔一跃成为老板,年收入可观,自己不仅谈了朋友、买了车,而且告诉我,他将来的一切都不用我负担。

我总结出走过的路,是以大法为基础。我是修炼人,是一家主要成员之一,在安排家事上,特别是关键问题上,我都是从修炼人角度来处理,决不掩盖自己要去的人心,那样容易被旧势力拖入家庭经济危机。在这方面我是这样处理的:

一、家人要求卖掉平房买高楼,我从不能超越经济收入消费的观点来劝说。
二、女儿读高中,全班被推入大学,我从江鬼贪婪扩招,勒索钱财的角度劝说。
三、我儿子在外地需要我去帮忙,我从身体健康需要修炼环境角度劝说。

虽然当时可能不太理解,但过后一段时间,他们都在感谢我,尤其我女儿看到同学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而苦恼,从而更赞同我的决定;四川地震后,我儿子更赞同我的所作所为,我丈夫失业在家,承担家务,腾出更多时间让我修炼。我的收入一部份用于生活,一部份用于大法,不但经济宽松,时间上我更宽松。我把精力完全投入到证实大法救度世人方面。

端午节的头天晚上,在学法小组回来,发完十点正念有些犯困,我用洗衣服的方法解除,在这过程中,突然想起不能放过世人明真相的机会,因为人们都很重视这个传统节日,习惯上早起到外面踏青。于是我发完十二点正念,带着两盒粉笔,骑自行车在我已掌握的二十多处墙面上、遍布半城,写下了“中共邪党为奥运稳定人心,隐情不报导致四川大地震数万人伤亡,天灭中共在即,快三退保命”。直到天放亮时,才回到家中,我想救人急,不能错过一个让世人了解真相的机会。今天一天下来,面对世人讲几十人次,劝退三十一人,只要走出人来就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此文写出来是提醒还陷在家务不能自拔的同修,要处理好修炼与生活的关系,抓紧有限时间修好自己,救度更多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