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本地恶人档案的建议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七日】当前在正法進程突飞猛進,越来越到最后的阶段,邪恶即将被消灭殆尽,国内国际形势大变。然而残存的邪恶仍在苟延残喘,抓人抄家的事件时有发生,尤其邪党借奥运临近之机做最后的垂死挣扎,个别地区连续发生多名大法弟子如数被抓,致使当地资料点瘫痪,学员家属们也人人自危,当地民众更是人心惶惶,原本知道大法好的现在也不敢接真相资料了,给证实法的形势造成极大的破坏。

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发现各地区的公安及610的迫害责任人都多次参与迫害,每次同修被抓,他们都会收到一大堆的劝善信及海内外的讲真相电话,然而恶行并未因此收敛,每次迫害事件发生之时他们都以上级命令或“工作”为借口,甚至互相推卸责任,一个推一个,使参与营救的家属及同修不知道该找谁。还要注意的是有些恶人屡次参与迫害,却以伪善的面目出现,从而迷惑了家属及同修,所以我们一定要明确,无论谁以什么借口参与了迫害大法弟子,无论其情节轻重,都会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

就是说,每当迫害发生后,同修们都能够及时将消息上网,将恶人的电话曝光,将同修被迫害的消息在当地散发,但是这对于没有理性的恶人并没有起到大的震慑作用。我们还需要進一步调查恶人详细信息,比如家庭住址,年龄、照片、及家庭成员(妻子或丈夫的姓名、工作单位或孩子的学校、姓名及班级)等等越详细越好,以便同修编辑有针对性的公开信,在其亲戚朋友,街坊邻居之间散发。试想恶人的照片贴遍大街小巷,恶人的恶行在其熟人之间广而告之,当恶人到了出门就会被人指指点点,在家也会被亲人责怪埋怨的地步,不信它还会在下一次参与迫害时无所顾忌的行恶。同时也是让当地民众了解邪恶迫害大法的真相。在师父评语文章《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一文中说的好:“一个常人对自己脖子上长一个小疖子的关心程度要远远胜过南极洲的四十次大地震,就是说人最关心的是离自己最近的事情,最敏感的也是自身及周围生存环境的变化。”

师父评语文章《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早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就发表了,然而我们唐山地区在这方面还有许多不足,成功营救出来的同修少之又少,至少笔者至今没听说哪位同修被成功营救。当然也有做的好的时候,比如迫害死大法弟子孟金城的恶警王玉林,当同修跟踪调查他的家庭住址在网上曝光后,有好多同修都到他居住的小区附近散发了《致王玉林妻子的一封公开信》及大量张贴王玉林迫害孟金城的不干胶,一时间街坊邻居无不议论纷纷,估计他只能夹着尾巴上下班了,据说晚上他家连灯都不敢开。

恶党详细掌握着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具体信息,家庭住址和电话被监控,在单位或被降职或被开除,亲戚朋友被株连,而现在,我们应该变被动为主动,为每个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建立其个人档案,便于当前揭露邪恶制止迫害,也为恶党倒台后作为其追随者受到审判做好准备工作。

目前在搜集恶人信息方面困难重重。大法弟子在各个阶层的都有,希望更多同修都能参与并重视起来,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条件,向残余邪恶势力发出最后最有力的致命一击。

成文仓促,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并补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