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是法轮大法给延长的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我和老伴俩个人,在这十年的风风雨雨历程中,无论多么艰辛坎坷、恐怖阴森,但我们心中有法、正气长存。在迷失时、困惑时、虚弱时,我就想起我在病魔中的痛苦。更为重要的是,我的生命是法轮大法给延长的,我不能懈怠,只能精進。

我的一生是坎坷的,大部份时间是在病魔的痛苦中度过,我每日三餐后都少不了三次药物往肚子里灌,在年轻时就在寻找气功治病,但是练了几十年也未起什么作用,身体反而越来越不行了,最后在单位搞了“病退”,提前回家了。后来又寻找到佛教协会,在庙里皈依,当了六年居士,跟着老居士到处求佛,做了一些修山路、建庙等“善事”,结果花费了不少的财物、时间。

一九九八年底,在苦苦寻求了几十年之后,我终于有幸得大法了!当时我记得,刚开始看《转法轮》,佛教协会会长晚上就打来电话说:“听说你想炼法轮功!我告诉你,千万不能炼!我已经接到内部通知!”这时我正在病魔的痛苦中,大小便不通,可是不知道是什么病。到医院做血液化验、CT检查后,大夫说要立即住院治疗!到底是什么病,我老伴知道,没告诉我。然后做全面检查,在手术前,老伴陪着我在医院门前溜达,我忽然看到地上有一个“佛”字,我停下了脚步,就听那人说:我是九华山下来的,你想看看相吗?我说:“看相好呀,你要说真话,不要光说好的不说坏的。”就这样我连续找了两个看相的,结果说的都差不多,还有一个看相的,她用的是周易八卦说:“你老坟头都长草了,怎么还在人间呢?”那意思是说,我早就应该去世,不在人间了!我当时很纳闷,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时《转法轮》只是翻了翻,并没有炼功。后来通过学法才明白,伟大的师父那时已经在管我了!

手术第五天我就立即出了院,大夫告诉我老伴说:我还有两年的生命。可我本人不知道是癌症,全家人都知道,就瞒我一个。又过了两年,差一天的那个晚上,我和老伴正在学法,老伴憋不住了,问我:你可知道你得的是什么病?我说不是前列腺炎吗?她说:“是癌症!我看你恢复的很好,实在憋不住了才告诉你的,你住院期间家中没有人时,我哭了好几次了。”当时我听了之后,我发了三天呆!老伴说,三个月去医院做B超时癌细胞已经没有了,要求大夫把排尿管的袋子拿掉。大夫说,你三个月就拿掉是不行的,绝对不行!拿掉容易,两分钟就可以了,可复发了是要命的。又等三个月。做CT检查后大夫说:“我做手术怎么多年还没有遇到过象你这样的病例,再等半年来再讲。”没办法,只好回家了,因为带着它身上很难受,睡觉翻身都困难,冬天很冷还不能洗澡。肚脐排尿管拿掉以后大夫说要多次换药才能收口,药泡的黄纱布有一尺多,塞到肚里,第一次换药,我就把药捻子顶出来了,大夫换的时候“唉”了一声,没见过象你这样的,说常人要带几年或终生,我只带了半年,实际二个月就好了。

在这半年当中,学法炼功是很认真的,学法小组就在我家。那时房屋有六十平方米,很小。每天下午都学,席地而坐。暑假期间,还有四个小弟子,因为人多坐不下就大桌底下盘腿而坐,学《转法轮》非常通顺。还集体到郊区教农民学法炼功,放录像。那时环境非常的宽松,无拘无束。

九九年“七二零”恶党大魔头开始迫害法轮大法,铺天盖地造谣污蔑。我和老伴得法仅仅七个月呀,还是新学员。那天早晨我俩照样提个大包,带着打坐用的东西,到炼功点一看,七八个恶警占领了我们的炼功点,旁边还有一辆警车。就这一天早晨没有炼功。

从迫害那天起,我和老伴俩就制定了学法炼功计划,每天下午学法,雷打不动、不做任何的私事。有一天我去买菜,遇到一个原来在我家学法的八十四岁老同修,眼已经看不清字了,我问她“还炼不炼了?”她说辅导员也不炼了,没有人问事了。我说你要想学下午还来我家,我读给你听,她说好。就这样我们三人学法小组成立了,一直坚持到零四年的九月,因我们买新房子搬家为止。在装修期间,只要说快搬家了,她就流泪说“又无人过问了”。我也曾安排三个同修帮助她读法,但都未坚持到底。她家人、儿子媳妇遇到了说些冷言冷语的话。我又替她买了一个收音机,听师父讲法录音。在一起学法五年多的时间里,我读她就背,《转法轮》已经快背到第三讲了,师父来的新经文她都会背。经常来电话问这问那,我也去过三次看她,临走时拉着我不让走,流着眼泪说太远了,她在西我在东,她经常来电话,我就鼓励她坚持炼功、听师父讲法。

我们搬到新家后不久很快与小C联系上了,因为早晨买菜时她在讲真相。我说你是修大法的,当时把电话号码告诉她了,第二天就到我家了。今天的学法小组就是在她的协助联络下组成的。我很感谢她,当然这都是师父的安排,也要感谢H大姐,H大姐从未缺席、从未迟到参加的集体学法。她住的很远,我想她一个月来一次都可以,可搬家后电话号码告诉她当天下午就来了,我老伴说与H大姐有缘份,就喜欢听她交流。当然今天我们集体学法都是前世的缘份,更重要的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的安排。

夜间十二点发正念,三点五十炼功,觉的很难做到,一晚上睡眠时间很短,难以坚持。心里也在想,可能师父考验我们大陆大法弟子。因为修炼的道路就是苦,吃苦才能消业,劳其筋骨、苦其心志。我们就弄两个小闹钟,一个掌握十二点发正念,一个掌握三点五十炼功,由于闹钟闹铃不准,夜间看不清,经常看错钟,十一点起来过,二点也起来过,这样一晚上睡眠时间很短,折腾了好多次。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炼,终于养成习惯了。从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坚持到现在,这五套功法全部炼完,几乎没有杂念,更没有困和累的感觉。我又想师父的法身在我们身边看着呢,师父在大陆的空中下了一个大罩,红光照着一片红,那些不好的思想也就清除了,所以我们俩就坚持到了现在。

下面再讲一下我怎样闯盘腿关的:打坐四十分钟坚持了六七年,零下三度我能流汗,淌眼泪,我哭了无数次,真苦呀,老伴鼓励我不能断!去年五一长假第七天,晚上盘腿一下做到了一小时,终于达到了标准。从那天起,不管怎么痛、全身哆嗦都没有把腿拿下来,这样已经坚持八个月了,不到点从未推下过腿。那痛的无法形容,我想大家都有体会。我心里想要在外面炼功那个形象可太不好看。真是师父讲的劳其筋骨,苦其心志。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翘着二郎腿,喝着茶水,你就修成了!?

在原单位我是病退,外号药篓子,现在见到的人都说,这老头怎么越活越年轻了呢,我面部颜色都说好看,我对他们说我是老坟头都长草的人,能活到今天,能活的这么好,这是法轮大法师父给的!

我有今天能和大家在一起学法炼功也是缘份,我要珍惜这宝贵的时间,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