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华人区声援三千八百万退党(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四日下午,法国退党服务中心在巴黎华人聚居的十三区举行声援三千八百万勇士退出中共邪党的活动,用大量的事实揭穿中共的谎言宣传。有两位华人当场声明退出中共邪党组织,他们呼吁更多人赶快离开这个邪恶的党。


民众签名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把中共的邪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法国退党服务中心代表胡先生接受采访

法国退党服务中心代表胡先生说:“大家都看到了中共的邪恶,尤其在美国法拉盛事件中,中共使领馆在背后操纵,甚至收买那些地痞流氓来捣乱,还嫁祸于人,迫害法轮功。在国难当头的时候,中共不去赈灾,不去管老百姓的死活,还在镇压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我们发出强烈的呼声,看清中共的邪恶,不要再受它的蒙蔽,同时也呼吁大家来认识法轮功,认识法轮功是什么,我们信仰的是什么,真善忍是什么。我们的标语‘天灭中共,天佑中华’,中共在中国统治几十年,屠杀了八千万的中国人,现在是天灭中共的时候了。我们希望这里被蒙蔽的华人赶快退出中共,保平安,不要做中共的陪葬品。今天现场就有好几个人退党、退队。”

胡先生表示退党中心决不会畏惧中共的威胁:“中共越是把魔爪伸到海外,我们就越是要揭露它的邪恶,我们会坚持不懈的在全世界各地组织这样的活动,直到把中共的邪恶彻底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直到它解体为止。同时我们也呼吁所有被蒙蔽的人通过我们这样的活动能够看清这个形势,呼吁大家能投入到三退大潮中来,退出中共,解体中共,拯救中华。”

巴黎华人现场声明三退

二零零零年从中国辽宁来到巴黎的华人张晓峰先生,今天来到法国巴黎退党活动地点,并现场声明退出中共邪党组织。张晓峰说:“我为什么今天在现场要求退党?就因为我过去一直到今天,发现我们上当受骗了;我感觉到,过去全是一些(对中共的)幻想,我们今天看到了中共是一党专制,它从上至下都是这样的腐败,所以我要脱离共产党,也是大势所趋,因为它不符合民意,这个党就要被抛弃的。”

张晓峰讲到,现在三退大潮势不可挡,退出中共是人们的选择,也是历史的必然。他说:“这也是民族觉醒的开始,因为还有很多人受蒙蔽,借退党的高潮,使更多的人能够明白真相,明白中共的专制。”

张晓峰曾在八零年参加中共武警部队,八三年入党,八五年退伍,在来巴黎前还曾在辽宁开原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工作,负责工业项目、科技情报工作。他呼吁被中共欺骗的人们赶快觉醒,他说:“现场退党,告诉那些所谓的中共党员,提醒那些受蒙蔽的同胞们,我们真正的为中国的昌盛,真正的做到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们不要再相信那些谎言,蒙蔽自己,我们真正要做一个中国人的时候,就要站起来,挺住脊梁。所以我们退党不是退出我的中国,也不是退出我们的民族,所以我们不要混淆。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够觉醒,离开这个邪恶的党。”


来自中国沈阳的巴黎华人曹先生现场声明退出中共邪党附属组织

来自中国沈阳的巴黎华人曹先生当场声明退出中共邪党附属组织,他说:“对退党退队退团三退问题我非常赞成。我小的时候是少先队,那么,借今天这个大好时机,我就把我的少先队先退了。大批的党团员少先队三退,这个事情是个好事情,那么早退早好。中共邪党对百姓欺压,当官腐败,所以说,从现在中国大陆的形势来看,领导有权有势的发大财,平民百姓受穷,从我个人的经历,我以前观察和看到的,有很多事实说明了这个问题。”

在这次活动中,法轮功学员播放了纽约中领馆操控收买地痞、流氓攻击纽约法拉盛退党服务中心事件和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真相录像。许多过往华人驻足观看,有不少人聚精会神的从头看到尾,在事实真相面前,中共的谎言宣传不攻自破。


活动吸引了很多当地华人前来了解真相


活动吸引了很多当地华人前来了解真相


退党中心义工在给当地华人讲真相

法国人声援中国民众退出中共


法国学生格雷戈里·飞柴特:让中国人了解迫害真相是很重要的。

格雷戈里·飞柴特(Gregory Fichet)是一名法国学生,他说:“我今天第一次了解到法轮功在中国遭受迫害的事,但对于(中共独裁政府)做出这样的事我一点不感觉吃惊。 我觉得应行动起来,让中国人了解所有的这些迫害是很重要的。我认为中国人对中共独裁体制的严酷过于容忍了,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并动员起来,为了中国的自由而努力。也要让法国人了解到这些,意识到这些问题,利用公众的力量向法国政府施压,再通过我们的政府向中国政府施压。”

他想对中国人说:“我希望,为了所有的中国人民,中国能更加走向自由,并鼓励人们加入到这个行列之中。”


记者无疆界组织的摄影记者里·路易斯先生: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听到法轮功的声音。

越南侨民里·路易斯先生(Ly Louis)是记者无疆界组织的摄影记者,他说:“中共不仅向国内的中国人,而且向海外五千万华人输送虚假的信息。如果人们不能了解真相,就会变得无知,也不会了解到这些(对法轮功的)迫害。头脑中装着谎言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听到法轮功的声音。”

他还说:“有三千八百万人退出中共,我觉得这是一个足够强劲的运动,我希望会再有三倍的、十倍的人退出。这是一场国际性的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