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九年修炼证实大法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我是九八年开始走入大法修炼的,初期传法时,慈悲的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在这九年的修炼中我亲身体会到大法的神奇,师父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无论何时何地都在看护着我,点悟着我,把我从地狱中捞出洗净。我无法用人间的语言来表达我对师父的敬意。下面我将把我这九年来修炼体会写出来证实大法。

一、师父给我净化身体

当我第一次在学法点看到师父在济南讲法的录像时,我就被电视中旋转的法轮给吸引住了。在看录像时学法点的同修都说这屋子太冷了有些冻脚,可我一点也不觉得冷,从头热到脚,脸上就象喷火似的。那时我不知道什么是灌顶,看完书以后才知道是慈悲的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因我家有高血压遗传病史,所以我也患高血压,血压高时就头疼脑袋不清醒,昏沉沉的经常吃降压药,厉害的时候就点甘露醇,有一次我又迷糊头疼,大夫给我测血压,正常血压120/80毫米汞柱,可我血压高达196/110毫米汞柱,大夫说:“你快点用降压药吧,你的血压太高了,你还有两个孩子呢,别出现危险。”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没问题。”第二天大夫再次给我测血压,结果一切正常,大夫说:“你吃药了吗?”我说:“没有啊!”他们都说大法太神奇了,连这个医院的主任因血压高也要来学大法。

我还有一种病,医学上叫做荨麻疹,这种病一着凉浑身就痒还会起红疙瘩,抓心挠肝的,不知怎么是好,有时都挠破了。这种病在我身上持续多年,吃药就能暂时好一会,吃完药后就发困(因药有副作用),不吃还是难受,白天不敢服用只能晚上吃,学法后慈悲的师父给我净化了两次身体就好了。师父净化身体的时候我也痒的难受,从头到脚满身都是红疙瘩,看不见一点正常皮肤,孩子看见了都害怕,催着让我吃药,我说不用吃,师父说过有病都是业力所致,我说过一阵儿就好了,我一点药也没有吃,持续了十天左右身体就完全恢复正常了。

二、邪恶迫害、三進三出

二零零零年九月,我与许多大法弟子進京上访,半路被当地派出所的警察抓回来,被送進了看守所,单位领导听说我進京上访了,气得火冒三丈,当时就把我女儿撵回家,就这样我女儿被迫下岗了。在公安局提审时,我被残酷迫害,進到看守所里,吃的饭菜里面都有虫子和沙子,上厕所也有时间限制,一群男警察看着我们一排女的上厕所,不等上完就让快点提裤子。在看守所里,有机会我就跟管教讲真相。有位管教对我说:“我什么病都有(心脏病、风湿病、高血压),”我说:“你回家好好看看《转法轮》书里是怎么写的,你的病是怎么得的(因他家里有一位亲属,我曾给他请过一本《转法轮》:”我也对他说:“现在监狱里关進来这么多大法弟子,他们都是好人中的好人,你一定要善待他们呀。”据同修讲这位管教在当时来讲是打大法弟子最凶的一个,通过大法弟子对他讲真相劝善,他明白了真相,他觉得大法弟子真的是一群好人,有时他也想学着打坐,经常问我炼功的许多事情,后来他真的变好了,不再打大法弟子了。有时还到别的号里,帮助宣传说九号有个炼法轮功的原来啥病都有,通过炼法轮功什么病都好了。

两个月后,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恶警准备放我回家,但条件是必须写保证书,因我不配合,邪恶超期关押我十多天还不放我,家人又去公安局要人,公安局还是原来的条件不写保证,继续关押,由于平时学法不深,怕影响孩子的工作,就写了保证书。回到家后,我看到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为什么非得这样做呢?为什么非得让你签那字呢?为什么非得让你说个“不炼”才放你呢?这边“炼”就判刑,那边说句“不炼”就可以放人,这个差异也太大吧?正常吗?不正常。那不很明显吗?就是让你掉下来,就是叫你说那句话。说出来,哪怕不是你自己从心里发出来的,这可是污点,作为一个正法弟子,那是耻辱。”看到这里我的心都要碎了,我对着师父的法像哭了很长时间,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觉得自己太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了。

十多天后,我在家洗衣服,恶人再次上门骚扰,我未去开门,恶人觉得没面子,因此再次绑架我到拘留所,达半月之久,半个月后,家人再次去公安局要人,政保科还是让写保证,不写就要送劳教。姑爷当着公安局的面就给我跪下了,说:“妈呀你就写个保证书吧,你不考虑我,也得考虑考虑你姑娘的工作吧,你如果再不出去,你姑娘就变成精神病了,要不就跳楼了,要不就上火葬场了,这回你不写就真的被劳教了。”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洪吟》。那一刻,我真的把情看淡了,放下了,我坚决不配合邪恶,不写保证,我转身就要回看守所,公安局的人气坏了,马上把我送回看守所,当天下午,家人再去找公安局要人时,公安局却无条件将我放回家,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就看弟子这一颗坚定的心。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一日,因上面有令,只要翻出一张与《转法轮》有关的纸也拘留,恶警闯進我家,将所有的物品翻了个底朝上,把我手抄《转法轮》翻了出来,恶警让我在拘留证上签字,说不签字就得拘留,就这样我再次被绑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天天发正念全盘否定邪恶对我的迫害,有一次被恶警看见,恶警最害怕大法弟子发正念,所以他就破口大骂,后来这个恶警遭到报应下岗回家了。这次拘留半个月,在出来的前两天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好多恶魔压在我身上,动也动不了喊也喊不出来连呼吸都困难,我就喊师父救我,就这样恶魔全跑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提前两天被无条件释放。(在这里我还想提醒同修,在被绑架后,家人也要配合好,到公安局去要人,我这次被绑架,家里人天天去公安局要人,早晨公安局还没上班,家人已经提前到了,而且要做到持之以恒。)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单位领导找到我,说上面有令让我写份师父是怎么骗你们的报告,当时参与的有几位领导和工会主席等其他人,我悟到,他们是想利用我写的东西曝光,企图迫害大法,诬陷我们伟大的师父,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怎么能去诬陷慈悲伟大的师父呢?我说你们知道我过去多病缠身,学了大法后连一片药都没有吃过,给单位和国家节约了多少药费,我说天安门自焚都是假的,有一点医学常识的人都应该明白。我不能配合你们,每个人做事要讲良心,不能昧着良心说假话,我当时就把他们说的哑口无言。领导说到底写不写,不写610就监控你,我说坚决不写,邪恶说不写就上报,结果过了些天他们觉得无理就不再找我了。

三、紧跟师父做好三件事 三退救度众生保平安

二零零四年正是三退大潮开始,我和爱人,就到乡下以及远方的亲朋好友家劝三退,以前都很少走动的亲朋好友给他们买点东西走动走动,借此机会给他们资料《九评》还有《风雨天地行》,有的相信有的不相信,说什么的都有,有的怕邪党,有的怕连累孩子,但每次去都能退二三十人,最多的时候能退近四十人。

二零零四年,亲家得脑出血,到某医院检查,说是得了脑瘤,不能做手术,医生说如果做手术,连手术台都下不来,全家人都哭了,嫂子说他不在了我活着也没意思,我对嫂子说,你也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的大法弟子,大哥得了脑瘤也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与你放弃大法有直接关系,这几年你也不学了,你也不知道师父讲的法,慈悲的师父说:“我不想放弃一个大法弟子”。师父多么慈悲啊,你马上回到大法中来吧!嫂子又从新回到大法中来了。老伴也得了法,病也逐渐地好起来,还能干些家务活,现在都三年多了,身体状况仍然很好。孩子们看到老父亲这样的病都能康复,全家以及亲朋好友都相信大法,并退出了恶党,给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还有一位朋友是肝癌晚期,花了三千多元钱也没治好,我对他说:“你也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的大法弟子,而当打压后就不修了,你知道放弃大法意味着什么吗?那就是放弃生命!师父不是说‘得法即是神’吗?人怎么能治好神的病呢?”你现在什么都不用想,咱俩马上到你家去看师父济南讲法带。我以前多次到他家送九评、真相资料、劝他三退都不能认可,我说现在都得肝癌了还不退啊,他说:“现在我和老伴儿都退。”退完后我给他放师父在济南讲法,大约有十分钟左右,他就开始从上往下推肚子,我说,这都是好事不用怕,这是师父在给你净化身体。修在自己功在师父,都是慈悲的师父在给你做。现在他本人的身体完全康复。他说:“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

四、师尊慈悲呵护 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有一天我和姑妈(同修)到外面去发九评,她说:怪害怕的不想去。我说:“你怕啥,我又不用你发。”到了外面我刚发了三本九评,就感觉到头晕浑身无力,我请师父加持我清除干扰我做真相资料救度众生的黑手烂鬼。这时我看见一个人,正在看我发的九评,过了一刻钟后,我站起来准备继续发,谁知道刚一站起来就头晕目眩、恶心、呕吐不止。我就躺在地上了,丈夫也来了,看见我这样,就给孩子打电话,修炼的表妹也来了,孩子们准备打「120」送我去医院,我坚决不去,心有“不能给大法抹黑”的一念,我修炼的表妹说:“你到我家去吧。”孩子们找了一台车,把我拉到表妹家,将我背到楼上,我就吐了起来,这时脑袋昏沉沉的,几乎要不省人事了。但我马上想到师父的话,“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我求师父加持,发出最强大的正念对师父说:“师父啊,你千万别把我落下,我绝不当一个破坏大法的魔,绝不给大法抹黑,谁也不配考验我,我坚决不承认旧势力对我的安排。史前不管我与旧势力签过什么约,我都不承认,谁也动不了我这个金刚不动的大法弟子,我就跟师父回家。女儿找人要给我测血压我说不用测,我说啥事也没有,女儿非的给我侧,结果血压是250/130毫米汞柱,容易脑血管破裂,姑娘害怕出危险,就给儿子打电话,儿子一听血压这么高就急了,这还不往医院送?如果出现三长两短和你们没完,晚上儿子回来了,我说你回来干啥?我啥事也没有,儿子要找人给我检查,我就求师父加持让他什么也检查不出来,结果一切正常,全家人都说:“我算服了你们法轮功了”。

第二天早上我就起来炼功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流着泪,对师父说,我一定坚修大法心不动,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跟师父回家。我悟到,这次病业关也不是偶然的事,是我对亲情的执著造成的。舅妈也是九九年「七二零」的大法弟子,我总是惦记舅妈,怕她落下圆满不了,而不是认为她也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应该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这是个多么大的执著啊,另一方面,在这一段时间内自己面对面讲真相少,常人的事多一些,没有把救度众生的事情完全放在心上,所以被魔钻了空子。我提醒有我这样病业关的同修,关键时刻一定要有正念,一定要信师信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就没有过不去的关,谢谢师父。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