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机缘得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七日】

一、得遇神功、获得新生

1996年5月13日是师尊传法四周年的纪念日,我有幸得法,在我生命最绝望的时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挽救了我。得法之前,我身患近十种病,尤其严重的浅表性胃窦炎、偏头痛、神经衰弱弄得我是日夜不得安宁,不能吃不能睡,人极度的衰弱,因为有胃下垂,走路活动多了都不行,由于病太多,什么药都不管用,没有什么锻练方法能适合我,都知道我是单位的“药罐子”,身体日渐消瘦,体重只有75斤左右,病使我完全失去了生活的信心,我一直在寻找解脱痛苦的方法,都毫无效果,身体反而越发糟糕,兄长偷偷给我算了个命,说我活不过50岁。

5月13日早晨,我依然无可奈何的在公园里锻炼身体,做做样子,自己安慰自己,忽然,从远处飘来一阵悦耳的音乐,我感觉非常舒服,那是我从没有听过的好听的音乐,我顺着声音寻去,偌大的操场上有七、八个中老年妇女在炼气功(第四套功法)。看着那洒脱、优美的动作,听着美妙的音乐,顿觉不一般,心里一个坚定的决定,就炼这个功,于是我走进场地,开始学炼抱轮。

第二天早上,由于长期的神经衰弱又是一夜没睡安稳,头痛,硬撑着起床,到炼功点正式学炼功法,学的很专心,也忘记了头痛、有病的身体,待我四套功法全部学炼完后,才想起头不痛了,人舒服了,我很惊奇,觉的不可思议,我第一次体验了大法的神奇。我知道我的身体有救了,第二天、第三天每天炼完功后都明显感觉胃里十多年从没舒服过的难受感一天天减轻。

到第四天炼完功完全没有病的感觉了,那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没有病的舒服的感觉,真是一身轻,我心中的喜悦无以言表,暗暗庆幸自己能得此奇功,我虽然没有参加师父的传法班,可是我身体的变化真如参加班一样,什么也不落下。

炼功第八天早晨,我带着十岁的孩子到炼功场,刚到操场,孩子就要跟我赛跑,多少年腿沉的走路都累,哪能跑的动,但为了逗孩子高兴就答应了,做做样子,可就在我一抬腿的时候奇迹出现了,身体没有了重量,好象要飞起来一样,几步跨到孩子前面,我异常的兴奋,简直不相信自己有如此神奇的变化。孩子惊呆了,停下来在后面喊:妈,你不是跑不动的吗?我也停下来了,回头望着孩子,高兴的说:“妈妈现在炼法轮功了,身体好了。”孩子更惊奇了,大喊“法轮功这么好,我也要炼”。就这样,孩子也得法了。从那以后,我身体渐渐长胖了,什么都能吃了,开始炼功时第一套功“抻”的时候,真是全身骨头都觉得疼,因为太瘦了没有肉,后来渐渐长胖了,就不疼了,全身一身轻,精神也焕然一新,变了个人似的,多年无力的身体,一下变的有使不完的劲,上班途中有二里多是山坡路,人们都是推着自行车走,可我炼功后,骑着车一路猛蹬到山顶,一点也不累。想想那段日子,真是我生命中最快乐、最轻松的日子,有时把炼功前后的照片拿出来看看,真是判若两人,年轻了许多,气质都不一样,不禁感慨万千。

二、破除党文化,得到佛法《转法轮》

从小就泡在邪党文化的中国人,一提到佛、道、神就认为是迷信,我也不例外。姐姐原是佛教居士,总跟我谈佛教中的事,我是半信半疑,很大成度上认为是迷信。但是到庙里去玩,我也烧香,我一直在想:佛教流传二千多年,能这么长时间,肯定是有原因的,佛是伟大的慈悲的,也是严肃的,不能因为现在人的错误观念而亵渎了神佛可不得了,那是大罪。所以一直知道敬畏神佛。

学功的第二天,我按照功友们的指点,请到了佛法《转法轮》,上班时我就迫不及待的看,当看到“气功就是修炼”时,师父高深的佛法解开了我多年不解的谜:佛、道、神不是迷信,是真实存在的。到这时我已经完全明白了,我找到的不是一般的锻炼身体的气功,而是高层次的大法修炼,师父也不是一般的常人,是很高层次的大佛度人来了,不禁升起了无限的敬意,我庆幸自己缘份大,更懂得了要如何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天缘。

看完《转法轮》我明白了修炼从做好人做起,我下决心严格要求自己,按照师父说的做。我原本是一个好生闷气心胸狭窄的人,曾经一段时间与单位很多人关系处不好,由此出现过很大磨难,学法以后,一下子心胸开阔了,是“真善忍”改变了我不好的性格,复杂的工作,复杂的人际关系我都能用修炼人祥和、慈悲、忍让的心态善待别人,善解矛盾,后来得到全单位上下领导和职工的一致好评。

三、坚定修炼,持之以恒

炼功刚满二年,我的思想遇到了强大的干扰,不能学法,不能炼功,我是无比的伤心、彷徨,这么好的功法,别人都能炼,为什么我就不能学呢?痛苦使我常常站在师父法像前泪流满面,告诉师父我要修炼,求师父帮我。那时候知道大法洪传,大法弟子要维护大法、洪扬大法、证实大法。记得还在我修炼不长时间读到《圣者》经文时,就有一种神圣感,觉得有使命在身。我发誓不管怎么难我也要坚持下去。我在银行工作,有一定的社会影响,我只能维护大法,不能给法抹黑。就这样我是整天的听法,看《转法轮》,有时干扰实在太大了,我就看经文和师父其他讲法。有一天,我打开讲法,一眼看见:“你要往高修嘛”。我知道了是师父在点悟我,增强了我的信心,要我坚定修炼。

还有一次早晨去炼功点,另外空间的干扰搅的我不敢再走,停下来想回家,但我无意中抬头看见天上显现出来七色彩虹,非常漂亮,我顿觉是师父在鼓励我,于是飞快向炼功点跑去。在那段日子里我只能学一遍《转法轮》再看看经文和其他讲法,炼功也是炼几天再停几天,就这样我坚持过来了,是师父的慈悲,法的威力让我走过来了,并打下了对法理、对正法的理解和认识,所以能闯过“七·二零”以后的巨关巨难,无论怎么难、怎么苦,我还是咬牙坚持着,绝不放弃修炼。从我的经历中我悟到了修炼中没有过不了的关,就是考验人心是否坚定。

四、助师正法,坚如磐石

恐怖的九九年“七·二零”,邪恶中共及其政府,面对真理佛法、面对真善忍,逆天叛道、背弃民意,公然造谣,迫害真理、迫害佛法、迫害修炼人。九年了,大法承受的是什么样的魔难啊,苍天震怒,神佛泣泪,大法弟子遭受的是怎样的迫害啊!众生肃然起敬。

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惊天动地,为了宇宙、为了众生、为了大穹的永恒不破,履行着自己的誓约。这些年我遭受了许许多多的迫害,我六次被抓,两次劳教,退休了还被单位无理开除,回来后我也找到单位,可他们说这是上头下的文件。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丈夫经不住迫害牵连,离家走了,孩子孤单一人,小小年纪失去了家庭的温暖,早早找了男朋友,恶劣的社会风气又造成了孩子失足,让人痛心。更痛心的是由于迫害,耽误了救度众生,阻碍了正法,自己不能正常修炼证实大法,损失的太多太多。可旧势力还在强行的给我加了那么多的魔难,旧势力无论怎么疯狂,我们也不承认它,我们只走师父安排的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路,绝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这场所谓检验考验。

这些年,我们为什么会遭受那么多的迫害,旧势力为什么能迫害得逞,通过学法,看《明慧周刊》,同修的共同切磋,以及这么多年在迫害中所走过来的路,深查了其根源,有人的执着没有放下是一个方面,更主要的是遇事不冷静,不理智,使得本来可以善解的事激化了,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很痛心。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就是一个例子,本来可以正念抑制邪恶,解体邪恶,可是采取了简单硬拼的办法,结果适得其反,激怒了迫害者恶的一面,正好中了旧势力的圈套,自己遭受了迫害不说,加剧了邪恶的形式,长时间被关押失去了救度众生的机会。失去的永远都不能再回来。自己损失事小,无数的众生不能得救事大,实在愧对师尊。

九九年“七·二零”不久,我常常夜里心胸剧痛难忍,伴随着吐黑水,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渐渐减轻以后,旧势力利用其他大法弟子的不清醒出卖我,千方百计的将我弄到大牢里迫害,更可恶的是由于精神的迫害,这种心痛呕吐的状态在大牢里复发并加重的情况下,恶人强逼我接受手术治疗,手术回家后,又把我关进洗脑班,强逼“转化”,大法弟子根本没有转化这一说,目地达不到,于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又赤裸裸的上阵,弄些邪恶的信息,直接干扰我的肉身,我日夜不停的学法发正念,同时做着反迫害救众生的事。由于我遇事不冷静,于是我第二次被关进大牢,在邪党的大牢里,我又一次经受了超人间的恐怖折磨和迫害,六天六夜不给睡觉,我差点被打死,从此以后走路困难,被折磨的瘫在床,还逼我坐在床上干活,只有八十斤体重的身体,两个年轻力壮的人却架不动,整个身体往下沉,提不上气。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始终坚持背法、发正念,以各种形式讲真相。我坚持过来了,我又回家了。四年的牢狱、邪恶的迫害,使我的身体陷入极度的虚弱,走路行动不便,多次瘫痪,我知道这不是病,是迫害太重所造成的一种“病”的假相,最后一次瘫痪一个多月。我期满回家,回家又卧床休息三个多月,学法、发正念从没间断过,后就慢慢开始坚持炼功,都是感觉身体好点的时候炼一套二套,慢慢增加,这样持续了很长时间,经常是想起来炼功,却坐起来,下不了床,每当这时人的惰性就出来了,又躺下睡觉。一天早上又是3:40醒来,坐起来穿好衣服,却怎么也站不起来,自己又灰心了,想躺下,这时耳边一个严肃的声音:这不就是不让你修吗?我猛然醒悟:是啊,我怎会起不了床呢?起来!正念一出,轻轻松松站起来了,快步走向洗漱间洗漱完,给师父敬香时,很明显感觉到师尊在鼓励我,从那以后,再没发生过起不了床、站不起来的状态了,真是佛法的博大精深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

层次有限,水平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