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言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在新年的前后,家里难得清静,我也在这一段心情低落的时期难得有了一个沉思与反省的好机会。

在很长的一段的时间,我背着很沉重的包袱,几乎压的我难以前行,心里积郁不平。同修对我的不理解与不信任,不再和我一起配合做证实法的事,而邪恶也未放松对我的监控。这种内忧外患让我心里失去平衡。而且流言蜚语更让我悲愤不已,我曾经最信任的同修更是把我的话传来传去,被与我有尖锐矛盾的同修造谣中伤,我所说的一切话都无人相信。这种巨大的打击让我看到了自己薄弱的地方——在乎自己的名誉。很多同修认为我有男女关系问题,而事实上我是一个清白的女孩子,这对于一个未婚的女孩来说实在是灭顶之灾。我周围的已婚与未婚的男同修,全都对我退避三舍,有的甚至很鄙视我,那时每天就是带着一颗伤痛的心茫然不知所措。而我所有的苦闷也无从解释与述说。

在这个最寒冷的冬季,我遭遇了人生中最凛冽的寒流,在半个多月里我基本不说话,夜里无法入睡,就坐在火炉边上沉沉思索着,白天就学法和看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光碟。我一边向内找一边学法,在师父的点化下我发现自己性格中懦弱的因素,不愿解释,怕说不清怕麻烦,顾虑一大堆,息事宁人,人情面子放不下,反而让别人觉的不坦荡。然而我最放不下的是自尊受伤害,而终于明白原因时,真如万箭穿心一般的痛苦。来自最信任的人的背叛让我一蹶不振,并发誓不再相信任何人。

在寂静寒冷的冬夜里,感觉自己就要被这种痛苦带动而沉沦下去的时候,在心里一遍遍的问为什么我要吃这样的苦、这么多的苦时,一个声音真切的在我脑海里想起:“从你出生到现在吃的所有的苦也不及我一天所受的苦。”而且这个声音消失后,我的脑海也“唰”的一下被这强大的能量把所有的痛苦的思绪给一扫而光,瞬间什么也没有,在几分钟里我什么也想不起来,只记的这句话了,心里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激动。我明白这是师父在点化我,热泪顷刻间夺眶而出。师父在为众生承受着一切苦难,我所受一切苦难都是自己应该提高的因素,而且师父曾说“……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我还有何苦可言呢?我再也不说苦了。

在我向内找的过程中,曾一度找不到根本原因,也是师父威严的声音在我心里响起:“在面对外侮时你不动心了吗?”就这么严肃的一句话惊的我无话可说,所有的苦恼都没有了,只有羞愧。

作为一个修炼人,当魔难来时,你是把它当作常人的不公,还是当作修炼人提高心性的好机会,这是本质的不同啊。师父说:“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精進要旨》〈道法〉)想想自己真没做到,而是不平委屈,逃避矛盾,种种不一而足。想起刚从劳教所回来时,当我知道以前对我有看法很反感我的一个同修被抓时,就什么也没想,就开始给他发正念,当时知道他能出来,就安慰另一个跟他要好的同修别担心他能出来,一个月后该同修判一年缓期执行。当我给他发正念时,师父点化我看到师父把我放到第几层的玲珑宝塔里,并说一定要稳住心。我有点激动又有点不安。当时已经感觉到会有大的心性关要过。但是在接下来的上面写到的扑面而来的打击中,我还是起了心。由于没有稳住心态,始终在一层次中徘徊,甚至走下坡路。

现在的我已经变的坚强了,面对长期挥之不去的流言,我也不再退避,而是勇敢面对,坦然陈诉,不再有顾虑,我学会了许多,也长大了许多。有师尊在,我不孤独,更不觉苦。在过这个心性关时,我悟到是在去我的爱面子心、求名心,刚学法时当我看到《转法轮》里写道:“我说这还不够,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我就想我这么爱面子,将来会给我怎么去这个面子心呢?我爱面子到了什么成度呢?就说这个教训吧,在我们发资料被发现的时候,恶人抓住了一个同修,我本来可以跑掉的,我却不好意思走,觉的自己一个人走了对不住一起来的同修,每次我们出来时都说要同去同回的,而这次我能走却没走导致被抓,而这个被抓住的同修却反而跑了。给自己的修炼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在失去自由的日子里常常在梦里哭泣,梦中有个声音说:“本来可以走掉的,关键时又执着起面子来了。”修炼是极其严肃的,任何人心都是极其危险的。这个面子心去起来是剜心透骨的痛苦。其实这也是根本执着没去,也没把救人这更大的责任放在第一位。

想想真的很惭愧。如果真的能时时牢记大法弟子的讲真相救众生的责任,那什么执着也挡不住修炼人前進的步伐。真的以救人为重,还有什么解决不了的矛盾呢?为了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大法弟子一定会互相圆容,尽力多救度世人。

个人体悟,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