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次正念闯出邪恶的关押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个六十多岁的农村老太太,修炼大法快五年了。在没学大法的时候,我是一个结肠癌患者,曾六次化疗,此外我还得了末梢神经痛、妇女病、腰腿疼、血凉,总之是一身的病。零三年我正准备放疗时,喜得法轮大法,学法一个月,各种病、癌细胞全没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真好!

得法后,我积极加入到讲真相、救世人的行列中,因此曾四次被绑架,在师父的呵护下、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每次都能正念闯出。

零四年冬,我和同修一起发真相,在马路上被当地派出所劫持,在派出所,恶警强行搜身,当时我的衣服口袋里的师父的讲法磁带被抄到了,我说:“这个是我的命根子。”同时要他还给我,他就给了我,当晚十一点,我回到家中。

零五年十月二十二日,我和同修一起到理发店讲真相、劝三退,再次被派出所绑架,背包里的真相资料、护身符等全部被抢走了。在派出所,我一直发正念,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我还要做三件事,我得回去。”不长时间,我就回家了。

零七年夏天,我和几位同修到秦皇岛郊区发真相资料,回返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北港镇派出所赶来,二名同修正念走脱,我和另一同修则被拽上警车带到派出所。第二天早上三点多被非法关押到秦皇岛的拘留所。在拘留所,我们一直用心背法,背《论语》、《洪吟二》〈怕啥〉,背《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的“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这时同修突然血压升高到200多,心脏病突发不止,狱医吓坏了,下午就让我们回家了。

零八年四月下旬,我和一同修刚贴上不干胶就被蹲坑的恶警发现,我被带上警车,同修正念走脱。到派出所,我边发正念边和指导员讲真相,我说:我们贴就是救世人,包括你们,救你们。我又说:你是党员吗?他说是,我说:“你得退党,天象到了,得顺天意,正法必成,‘天要变,谁也挡不住’(《美国首都法会讲法》)。”我又背师父的《红潮落》给他们听,一恶警说:“你们一天总是天灭中共,得给你洗脑了!”我说:“我脑袋干净,不用洗。”半小时后,不法警察说:让你坐车回家,结果把我拉到了县公安局。那天天气很冷,大约是下半夜二点,我背靠在墙上,后边有邪党的宣传画,恶徒指着画上的枪说:“你看,这个是啥?”我说:“这是小手枪呗,我家孩子也买一个,花了二块五,和它一样。”恶警一听说:“可咋好?”然后他打开门,叫我坐在屋里的凳子上,我说我拉脓了,他就让我把厚厚的邪党报纸垫在凳子上。然后恶警们打开电脑唱邪党歌,还伴着动作,我说:“我也唱一个吧!”恶人们说:“你老了,唱不好。”我说那我也唱,我就唱《普度》。

大约三~四点,我被非法关押到县拘留所。我睡不着,向内找,为什么我总被迫害?是因为我带着人心、执著做事,找到心结后,我发出强大正念:师父,我不能呆在这里,我要出去,还要贴、还要讲,讲三退,广传九评,救人要紧,救人如救火。我不停的背法,一小时发一次正念,背《论语》、《洪吟》,背着背着,当背到《师徒恩》“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时,我被师尊的洪大慈悲感动了,泪流了下来。拘留所没有取暖设备,犯人都铺电褥子,大法弟子却没有,尽管这样,我的被子里总是热乎乎的,和躺在我家的炕上一样,我知道师父就在身边,保护着我。同号的女犯人负责看着我的行动,她开始举报我,我给她讲真相,她明白了。第二天我就出现了病状。明真相的女犯人开始为我说话,告诉恶警我的病情,说什么又严重了,拉血了等等。第五天,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堂堂正正的从拘留所走了出来。

回来后,背师父的《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的“作为修炼的人一定要用修炼人的方式、用修炼人的思想思考问题,绝对不能用常人的思想去想问题。你碰到的任何问题都不是简简单单的,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常人中的问题,一定与修炼有关系,与你提高有关系。因为你是个修炼的人,你的生命的路是改变过的,你的修炼之路是从新安排的,所以这条路上就没有偶然的事。可是表现出来却一定是偶然状态,因为在这迷中、在和常人一样的状态下,才能够表现出来你是不是在修、你修的好不好、你能不能走过这一关又一关。这就是修炼,这就是正悟!”我明白了,师父就要我这一颗坚定的心。

谢谢师父一路呵护,谢谢同修的帮助,我一定会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