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在修炼这条路上,由于自己做的不象个大法弟子,所以遇到了很多魔难干扰,但很多时候在师父的呵护下,在信师信法中事情会突然出现转机和奇迹,有些时候我都还没有悟到,事情就过去了。下面是我在去年的一次亲身经历中所体会到的。

我与几位同修去山村发真相资料。其中俩同修发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几个年轻人困在路上。当我们路过她身旁时被困的同修当中的一个和我们搭讪。虽然我们装作不认识她,但一眼就能看出我们是一起的,结果我们全被困在那里。

当时另一个同修说:你们不快走,还过来说什么!语气中在埋怨另一同修不该跟我们讲话。我听后马上说:不要互相埋怨、指责了,我们只能一条心,不能让邪恶来迫害我们。

当时我们都没有给困我们的人讲真相,只是发正念,让恶警的车不要来,让我们离开这里。我的基点都落在了“我”上、“私”上,早已忘记了自己来此的目地是让众生明白真相的。

又过了一阵,我才跟那几个年轻人讲:法轮功是教人修“真、善、忍”的,我们在按照“真、善、忍”去做。你看你们对我们这么无礼。旁边一同修接着说:我们不是来偷来抢,而是来告诉你们真相,是在救你们。我接着讲:如果今天不是我们,而是换了其他人或是你们自己,会这样对待吗?早就破口大骂,跟你们打起来了!

这时他们当中的一个人点了点头,其他人都静静的听着。我又接着说:法轮功是教人修“真、善、忍”的,谁都希望别人对自己真诚,你希不希望你的亲人、朋友、周围的人对你真诚、善良,夫妻间有了矛盾互相忍让?法轮功不但教人做好人,能祛病健身,让人有一个好身体,我们有许多有绝症的都炼好了,我妈妈的腰椎盘突出都炼好了,这都是事实。刚才点头那人马上问我:我的肾结石能不能炼好?还没等我回答,又有一人问:我的腿能不能炼好?我一看,是刚被困时推我的那个人。还有人要问。我望着他们那乞求的眼神,觉的很难过。

我还没想好怎么回答他们,也忘了告诉他们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没来的及告诉他们要三退的消息,恶警的车已来到身后。我只急忙说:你们要记住,善恶有报,今天你们这样对我们,如果我们有什么事,你们要遭报的,你们的家人都会跟着遭报的。其中有一人马上说:我没参与!说着便离开了。

直到今天,我还能够记起他们当时的眼神,我一直为当时没能救了他们而自责。

当劫持我们的车驶出那个村子,我的眼泪流了下来:这些人可怎么办?还有我们这个地区更多的没有明白真相、没三退的人怎么办?我一定要救他们!可一会人心又上来了:前几个月有同修为我在另一个城市找了工作,还安排了住处,可是因为放不下对家的情,对丈夫的情,想在家里等他的信,等他回来,没有去。现在真后悔,如果当时去了,说不定还能做一些大法的事,现在想做也做不了……想着想着,突然想到:被绑架了,恶警要非法抄家,我家里供着的师父的法像怎么办?还有我的大法书?还有一本是帮同修改字的《转法轮》,不能让恶警抄去了!突然又想起我的手机,里面还有我写的心得及日记,有一篇还记了自己如何被色欲干扰的情况……,这可怎么办?我一下子如坐针毡,浑身都在冒汗,如临绝境。心里直想:可不能让恶警看到了,他们会到处宣传给大法抹黑的!怎么办,怎么办呀……

大概过了几分钟,我脑海中浮现出《耶稣的生平》中的一幕:当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第二天,他对着天说:“上主,现在我把我的一切都交给你了。”说完耶稣就停止了呼吸。想到此,我不由全身感到一股暖流:师父,我交给师父!于是,我坐好,心里郑重的对师父说:师父,从这一刻起,弟子把生命、把一切全都交给您了!弟子的一切都交给师父了!说完后,我心里象放下了巨大的石头,整个人都轻松了,头脑中却充满了正念。

这种感觉只持续了几分钟,其它杂念又开始往出冒,我就想:我的一切已经交给师父了,这些杂念不是我。刚排除,又冒出来了。我又想起了师父说的:“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此后,当再冒出杂念时我就想:我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然后又念一遍: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心又静了,我不由想:我要怎么做,才会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我找不到答案,于是我开始背《论语》。刚背到“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我悟到,我要改变自己的观念。于是我又接着背,一遍一遍的。

在派出所,恶警要非法审问我,但所有的审讯室都有人,我就想:我不该被审问。后来他们找到一空房间,但不是审讯室。开始,一人说:这是犯罪嫌疑人的权利和义务,你要不要看一看?我说:不要,我不想看。他又问:我念给你听?我说:不用,我既没犯罪,更不是什么嫌疑人。他只好放下,又问:你叫什么名字?我说:他们都知道。他又问:今年几岁?住在哪里?我答:没什么好说的。他停了一下说:你这么不配合,我们怎么继续?我望着他们讲:我要首先说明一点,我与你们素不相识,并不是我有意为难你们,而是今天谁来了,我都不会说一个字。

就这样,他们一个字都没问着。到最后,他们问:你最后有什么要说的?我说:我说了你也不敢写。他又说:你说什么我给你写什么。我想了一下:你们应该让我回家,我不该在这里。这时,其中一人出去了,我就想跟他讲真相:跟你说句心里话,法轮功是好的……。突然那人又回来了,于是我就没再讲。他们让我在笔录上签字,我把那张纸拿来看看:只有几句话,也都是我说的,还包括“跟你说句心里话,法轮功是好的”,就拿给他们,说:不签。他们看看我的态度,又拿起传唤通知给我,我拒绝了。

后来,我被铐在屋外,那手铐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铐上,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我不该在这里,我只要师父的安排。于是我背着《论语》,发着正念。大约三点钟,一只手铐松开了,但还有一只被铐着。于是我心里说:手铐,你是铐坏人的,不能铐大法弟子,那样你会犯罪的,你快松开吧!我就听见“咔啦”声,心里一下兴奋起来,可一看,一点没动。我想,这是我生出了欢喜心所致。于是又用同样的办法试了几次均无用,人心刚冒出来,我就告诉自己:我的一切已经交给师父了,去留凭师父决定。过了一会,我忽然发现,只要我一只手拿出来,人就可以离开那里,可以戴着另一只走。于是我又接着背法、发正念,不断的告诉自己:我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只要师父的安排。

我在找离开的机会。门口,两名值班的警察和两名保安在那里烤火,他们从未离开一步。但我的心一点不动,我想师父安排什么我就做什么。过了好长时间,一警察说:快六点了。我知道,是师父在提醒我们同全球大法弟子一起发正念呢!正念刚发完,两名警察進屋去了,另两名保安也趴在桌子上打盹。我心想:这是师父安排我离开呢!就起身拿着手铐走出大门。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离开了那里。

总结这一次被迫害的原因,除色欲心之外,主要是因为我学法少了,学法时不专心,走神,想的都是执著与放不下的人心,后来虽然背法,但進度很慢;其次,对发正念也没有以前重视了,白天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时几乎都在上班,所以我都提前发,或是下班后补发,后来索性都没做了;第三,发真相资料带着人心,大帮哄,不注意安全;第四,放不下男女之情,当看到同修或是常人双双对对的,就想着丈夫什么时候回来,还在追求常人的生活;第五,没有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面对警察时没有慈悲心,没有讲真相救他们。我的所做所为都不符合大法的要求,与师父的安排和大法弟子应走的路几乎背道而驰了,旧势力迫害我就找到了借口。

现在背《转法轮》,背到“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好象才看到了前一句“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以前我只记的、也常常背诵后一句“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深深感到,修炼是严肃的,救度众生是神圣的。师父有无量慈悲,但我必须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才行。

我两次脱险是在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时和刚发完正念,更证实了全球大法弟子齐发正念的威力。

这次经历也让我体会到,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应该时时用大法来衡量,把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才对的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对的起师父对我们所寄予的厚望,也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与世人。

个人所悟,不对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