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地震预报的政治性看中共的“人命观”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地震并不受党的领导,要说中共明确知道什么时候地震而故意隐瞒,也许有人会觉得还不能全信。但是,中共主旋律的宣传让人觉得汶川地震好象全意想不到,这是在推脱责任,也是对广大地震工作者辛勤工作的不尊重。

中国地震台网中心首席预报员孙士鋐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介绍,“四川省地震局在今年早几个月,曾做出了一个分析,表示四川在未来几个月内可能将有大震。这一材料,上报给了四川省政府。但这个并不是地震预报。”孙士鋐强调,“这个材料只是背景性的材料分析,给四川省政府当局做决策参考之用。”

新华网5月20日报道了甘肃省省委书记陆浩在“全省抗震救灾工作会议”上的讲话,陆浩说,“在四川汶川8.0级地震的震前、震后做了大量的工作,在震前就对这次地震的趋势做过预测,并向省委、省政府做过报告,震后迅速地提出了准确的震情判断意见,……”。(后来甘肃省地震局就此发出一篇“更正”,说“震前预测”是由于编辑“技术失误”,导致该报导“内容有误”,事实如何,许多人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按照孙士鋐所说的,即使在几个月之前,四川省地震局的分析也足以说明四川的震情有多么严峻,更别提围绕汶川地震来自民间和学术界的大量预测和争议。查询学术期刊网,有关龙门山断裂带的研究论文多达数百篇。翻阅国内2000-2007年有关汶川地震预报方面的文献报道,也能检索出数十篇文章对汶川地震提出过预警。

《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在5月13日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提问,说他们“接到四川地震局职工七人的投诉表示,亲人在几天前就察觉到地震的迹象,但局里说为了保证奥运前的安定局面,禁止透露这个信息。”如果结合四川地震局早有分析预测并上报省政府的消息,记者的提问绝非空袭来风。

国家地震局监测预报司副司长车时在2004年的一篇文章中说,“每次地震之前(地震局)没有不折腾的,但每次折腾过后不一定有地震,这是当前我国地震预报水平的生动写照。”对于有没有地震,是活跃期还是平静期,有没有前兆,选择什么样的参数作为前兆,如何判断前兆是不是明显,什么时候会发生地震,地震学、地形变、地磁、地电、重力、地应力、地下水、动物异常等各个方面的分析,等等都是“折腾”的对象,按地震专家的话说,经常是“口沫横飞”,意见不一。

这种“折腾”是正常的,这是地震预报本身具有的难度和地震工作者的严谨态度所决定的。

不正常的是,在中共统治下,这种“折腾”中不可避免的会掺进政治因素,这种政治因素会对地震发生的估计提出“更高的要求”,从而延误预报时机。

唐山地震的漏报就是一例子。很多人都认为唐山地震是在完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突然发生的。其实不然,在唐山地震二十几年之后,真相慢慢公开出来了。原来唐山地震也是早已有前兆,而且有不少专家提出了短临预报。国家地震局局长陈建民在2006年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唐山地震实际上还是有前兆的,派出了很多队伍到现场了解情况,收集资料,但是没想到地震来得这么大,来得这么快。”

客观的讲,唐山地震的漏报有两个因素,一个是主管当局对于地震形势的判断,认为地震的重点在川北,忽视京津唐的地震,另一方面,就是政治因素。在当年4月5日天安门爆发了“四五运动”,被定性为“天安门反革命事件”,批判邓小平的“反击右倾翻案风”正在如火如荼的开展,加上毛的身体也不行了,处于弥留之际。在那个时候,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谁敢提出北京地区有地震?如果地震不来,谁能担当破坏“反击右倾翻案风”这个冤大头呢?所以,虽然当时有很多地震专家和地方地震办的工作人员都从不同层面一直推断在7月底8月初唐山一带有地震,但是,决策部门仍不放心,显然有政治压力,不敢及时行动,只好继续派专家去唐山进一步调查,结果有6位专家在唐山遇难。被联合国誉为“青龙县奇迹”的反而就是在听取了专家的预报意见(非正式的,代表个人意见)而及时采取行动,结果整个县幸免于难,被联合国当作人类减灾的经典例子。当时青龙县损坏房屋18万间,其中倒塌7300多间,而全县47万人只有一人死亡。作家张庆洲写的《唐山警示录》一书中有详细的记载。

在网上一些分析讨论的基础上,我们可以把这种漏报现象用下面简单化了的决策收益分析作一说明:

E=P*V1+(1-P)*(-V2)
E:预报期望值
P:预报地震发生概率
V1:人民生命财产折合的价值
V2:当前党最重要的政治任务折合的面子价值

在预报期望值持平的情况下(E=0),可以求得:

P=V2/(V1+V2)

很明显,当V2(党的政治任务)的值远大于V1(人民生命财产)的值时(V2〉〉V1),P(达到预报要求的地震概率)的值就接近100%。

也就是说,越把人民生命财产(V1)看得更重时,对达到预报要求的地震概率要求也就越低;当把政治任务看得更重要时,对达到预报要求的地震概率要求也就越高。这就造成了因政治压力而不敢预报地震,导致漏报。

历史可谓惊人的相似。2008年是奥运年,奥运会和奥运火炬传递是中共政治中的政治。“你有多大的把握?你能不能担当起虚报而影响奥运的政治责任?”──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谁又能担当得起呢?于是,专家们不得不更小心的、更详细的、更深入的寻找前兆,分析前兆──这会造成什么后果呢?那就是让人民的生命财产蒙受巨大损失。

地震预报本身有难度,不是说没有了中共的政治任务,预报就变得容易了。本文的目的是要指出中国地震预报中因为政治因素可能人为造成灾难后果。

遗憾的是,中共从唐山、汶川地震这些历史悲剧中学到的也许不是教训,而是经验,因为它发现漏报对党的风险最小。中共当局掌控着一切救援资源,灾难发生后中共发动的“全民救灾”运动总是能取得抗震救灾的“全面胜利”,并为党取得最大的政治效果。那么,这也就为下一次灾难的来临埋下了人祸的种子。

这就是中共的“人命观”。

所以,我们看到在四川和甘肃地震局发出震前分析和预测之后,中共没有给老百姓打个招呼,没有主动去加固豆腐渣的学校危房,没有在社会上普及地震知识。事实上,这些政府行为处理得当的话并不会造成民众多大的恐慌,毕竟中国正处于第五地震活跃期,不能让人民沉湎于地震麻痹之中。可是,中共是怎么做的呢?一方面继续它的形势一片大好的炒作,炒作奥运,炒作火炬,形势不是一般的好,而是共享盛世激情般的无比的好;另一方面,还干了一件很诡秘的事,据中国地震局继续教育网发布的消息称,中国地震局监测预报司于4月23日──26日在杭州组织举办了震情信息保密知识培训班。报道说,“震情保密事关政治社会影响,责任重大,鉴于当前复杂严峻的震情形势,为切实做好震情信息保密工作,……”,请注意报道中提到的“当前复杂严峻的震情形势”,这里明确指出了震情的严峻,中国地震局不但不去做好预防地震的涉及百姓生命的正事,反而要严守秘密,生怕地震消息泄露出去坏了中共的政治大事。

美国《华尔街日报》2008年05月20日发表的《地层电流地震预报理论引起关注》的文章说,五月初,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的科学家从地球红外监测图像上发现,中国西南部地区有异常迹象。一位名叫迪米塔•奥佐诺夫(Dimitar Ouzounov)的科学家在给同事的一封邮件中指出:中国四川会有状况发生。

中国四川真的发生了状况。中共的“人命观”是政治第一,无神论的中共是从心里并不珍视生命的,“杀二十万,换二十年稳定”是中共的口头禅,是不拿老百姓的命当回事的。地震之后,中共揪住“短临预报”的难度大做文章,其实,真正关心人民生命的政府是不光在临门一脚上碰运气的,而是在平时就立足于有震,踏踏实实的做好防范工作。

在地震预报中,如果能剔出中共的政治因素,中国老百姓的安全系数还是可以增加的。如何剔出中共的政治因素?只有一个办法,大家都来退出中共的党团队,解体中共。没有中共的中国,不能说没有了天灾,但是,能最大限度的减少人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