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真相资料过程中的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九日】在我们当地的资料点被邪恶破坏、同修遭绑架后,我们这的资料全靠从外地去取,不及时、不方便、不经济、也不利于安全,每次去外地同修都建议我们这儿自己做资料。协调人为难,谁都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困难,找不到合适的同修来做。于是我觉的我应该有所承担。

见证师尊的慈悲、法的威力

我一直有这个愿望想要做资料,想做却一直没行动,认为自己还不具备条件买电脑。买房的贷款还没还上,丈夫下岗辛苦挣了钱也舍不得花,我当时的工资低,主要供我和孩子生活,家里老人每月还替我们出些钱还贷款。同修提出出钱给我买我又怕“不符合常人状态”,怕家人问买电脑的钱哪来的?有钱买电脑为什么不自己还贷款?丈夫同意吗?自己完全用人心把自己阻碍住了,这也与我先天的那种胆小、干什么都缺少魄力有关,当然我现在知道我不该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修炼了大法,我的人生道路也就改变了。可是在当时,我觉的买电脑真的是“不可能”,但是我又不甘心,我一定要买电脑,我渴望着能登陆明慧,从大法中得到太多,我希望我能有所付出。但什么时候能买真的觉的是遥遥无期。

一切却在突然之间有了转机,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丈夫突然对我说:“你去操持操持装上宽带,我今天去买电脑。”以前甚至没对我提一个字要买,花钱那么舍不得的丈夫自己张罗买电脑。很快电脑买来了,宽带装上了。老人也没说一个反对的字。是那么自然的、痛快的就解决了我的买电脑难题,在“山重水复疑无路”时,却出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我的心里感到特别的震撼,一切都是师父帮我做的,对此我没有任何怀疑,是师父看到了我想买电脑的心就帮了我一把。对于如何拥有一台电脑,当我用人心想时是那样的渺茫,而法是无所不能的,只要我们心念正,师父就可以帮我们。

电脑买回来之后,利用破网软件很快我知道了怎样上明慧网。一外地同修来串亲戚路过我这里,给我讲了上网应注意的安全问题,知道我有做资料的想法,在没有打印机的情况下,给我大概的说了说怎样打印周刊和小册子。知道怎么印了,可是没有打印机,我又开始发愁怎样买?买什么样的?上网查了很多资料后,拿出自己平时省出来的钱,然后托一个信的过的常人亲戚替我去买,(这次我并没考虑丈夫是否同意,因为他很忙,我想先不告诉他)亲戚拒绝了我,怕我会有危险。其实,现在想想,买打印机自己不就能买来吗?当时是人心重,怕买的时候被熟人看见。也是在我发愁的时候,没隔几天上次来的外地同修再次来了我这儿,一進屋,我就看到她抱来了一个大箱子里面装的正是我渴望拥有的打印机。我们上次是刚认识,彼此也没留电话,她也不知道我是否添置了打印机,只是上次来知道我没有,这次有事路过我们这就给我捎来了。(给同修钱同修没收要我留着买耗材。)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师父的无量慈悲和法的无所不能。

在做资料过程中去执著

有了打印机我开始了做资料,不用同修再去外地取了。几年的过程中,我体会到做资料的过程也是一个去执著心的过程,是修炼的过程。

1、去依赖的心

在常人眼中,我属于文弱的那种,确实,从小我的依赖心理特别强,干什么都爱随别人,没有自己的主见。虽然从法中我知道“修炼人要有正念的主见”,可长期形成的观念特别根深蒂固。当那次同修给我带来打印机后,马上就帮我安装程序,可是怎么也装不上,没有理由,就是装不上,费了很长时间,而同修急等回去。我对电脑只懂一些特别初级的,对什么是程序在当时的我就觉的太复杂了,装程序就更觉的难了,所以当时特别盼着同修快装上,然后再教教我打印机的实际操作,我从未摸过打印机,上次教毕竟是“纸上谈兵”。可是我越有这种依赖心,就越是装不上。同修不得已没装上就走了,走之前告诉我装程序并不难,只需按提示用鼠标往下点就可以了。

虽然那么的不愿同修离开,也没法再挽留了,同修回家还有很远的路,必须得走了。没有可以依靠的了(除了协调人,我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我有打印机,所以不能找别人帮忙)。同修走后,我也知道没有可以依赖的人了,反而自己更平静了。我首先坐下来发正念,清除干扰,我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谁也不配干扰我。然后我请师父加持,我知道只有师父能帮我了。发完正念我坐到了电脑前,就是十几分钟前同修坐过的地方,电脑也没有重起,而一切是那么的顺利,没有一点不正常,很快就装好了,马上我又打印出了一页试纸。这时我才知道我所认为的那么难的事、自己认为别人不帮忙做不成的事竟是如此之简单。

由于同修没有对着打印机教我操作,在我实际做资料的过程中,回忆着同修讲的,我都要自己经过独立的思考,因为没有了依赖。一切都要靠自己。我的依赖心也越来越弱了。各种各样的资料通过看同修的文章和自己的摸索都做出来了,也知道怎样发三退声明、严正声明、同修的修炼体会了。

当然我更深切的感到,表面上是通过自己的思考、自己的努力学会了,实际都是师父在帮我。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只是把威德留给了我。

2、去怕心

我之所以想做资料,是由于我们当地急需做资料的人,而我认为只要大法需要就应该去做,但我知道我的心并未达到那种坦然不动。由于前边做资料的同修都遭到了邪恶的迫害,当时我的心里也有隐藏的怕心,但是却是想着多危险我也要做。而不是从法理上的正悟,真正的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就在刚开始做资料不久的一天晚上,已经九点多钟了,我听到楼下有警车的声音,以前我不会在意的,不会往自己这想,但那天,我动了不该动的一念,会不会……?由于这不正的一念,紧接着我听到了上楼的脚步声,仿佛还不是一个人,然后我家的门铃响了,我感觉到我的身体有些软了,没有去开门,也没看是谁,我关闭了电脑,关了灯,然后开始发正念,清除干扰破坏我做资料的一切邪恶,清除让我怕的因素,发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我也越来越平静了,身体不再软了,那种怕也越来越小了。而我和同修切磋后,认识到那一切都是怕心导致的,由于有怕心,才出现了假相。

随着更多的学法,我从法理上也更加清晰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怕心是必须要去掉的,只有没有了怕,才是最安全的。我是师父的弟子,师父都不让我们承认的,我怕它干什么呢?我是师父的弟子,谁也动不了师父,只要我做正,按师父说的去做,谁又能动了我呢?我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我依旧做着资料,做着需要我做的每一件事,没有了怕,我的心却轻松了,不再浮动,那天之后直到几年后的现在,什么也都没有发生,没有任何人找过我。

3、修去“怨”

随着《九评》的广传,三退人数越来越多,每周都有大量的三退名单传到我的手上,还不断有同修的修炼体会、严正声明等,还要下载、打印,我的任务常常很重。有的同修的字写的清楚,有的不好辨认,一个字我会用很长的时间,怎么看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开始遇到这种情况时,我就忘了自己是修炼人,急躁的心、对同修的“怨”就出来了。

有一次当这种“怨”上来,我的心非常的不平静了,师父告诉我们遇事向内找,于是我停下来正做的事,向内找自己,开始写一篇“去除怨”的文章,一边写一边向内找。我想到了师尊的承受、给予和付出,我的一切都是师父和大法给的,我又有什么可怨的呢?同修都是修炼中的人,那每一个劝退的名字背后有着同修怎样的艰难和付出,我又怎能要求同修完美无缺呢?一个在大法中修炼的人怎么可以有那么强的怨呢?我们对谁都要善,何况我们的同修,我的怨也是物质,我不是在制造同修间的间隔吗?不是在加强不正的场吗?我不是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吗?

当我的文章写完了,我的心也完全平静下来了。没有了“怨”,一点也没有了,而且再也没有出现过。

4、去除做事心、欢喜心、证实自我的心 以纯净心态做资料

随着做资料的时间越来越长,人心也出来了,有时上来做事心,到发正念的点了,也不去发,有时觉的自己证实法的事做的多了,又上来欢喜心,或者有时也有那种想证实自我的心。我深切的体会到,只要做资料时人心出来了,心不纯了,马上就会出问题:电脑没反映了、打印机不工作了、卡纸了、带纸了、打印歪了、四版的变两版了……自己也就知道了做大法的事不同于常人的事,要用最纯净的心态去做。每次做资料前,我都先发正念,清除干扰的因素,也清除自己的执著心,并请师父加持。也就顺利了。

现在,我以一颗纯净的心来做资料,做着我该做的。我也深知,没有师父的呵护,我什么也做不成。以后,我会更加努力,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