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色欲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六日】在狱中被迫害的几年期间,由于一直处于邪恶的高压恐怖之下,每天的心思都在找时间背法,发正念,通过各种方式给那些服刑人员讲真相,快要出狱时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要六一零的人来接我(前面出狱的几乎都是六一零来接人),一切请师父做主。后来监狱和当地六一零联系来接我,结果当地六一零说没有我这个人。恢复人身自由的当天,只有家里的亲人来接我。我知道这是正念的作用,是师父帮助的结果。

回家后,大量学法,不断调整自己的状态,但是感觉色欲之心蠢蠢欲动。妻子也是炼功人,一开始比较克制,但是渐渐的越演越烈,双方都感觉不对劲,几乎每次都后悔,而且身体也不舒服,种种点化知道该断色欲了,可是状态好一阵坏一阵,为此苦恼不已。好象从法理上,从各个角度都找过自己,毫无疑问,就是该断了,可是为什么就是做不到呢?总感觉去不了根。就象那个用常人手法看病一样,老是复发。

有一天我想好好理一理思路,这样下去我感觉早晚会出问题的。我觉的之所以造成这种非常不好的状态,对于自己至少有以下原因:

一、侥幸心理,认为这样可以蒙混过关,佛也修了,人的东西也不想丢。能行吗?其实放不下人的东西,怎么会有神的东西呢,那是人抱着侥幸心理的想当然。

二、掉以轻心,觉的我其它方面都还行,就这么一点儿“小事”没啥事吧?这不是小事,就是世间小道的修炼在这方面的要求也是很严格的,何况自己修的是大法呢?而且旧势力把这个看的最重,自己从旧宇宙中脱胎出来,是不是过去也这样想?

三、从法中找借口,觉的自己好象有一定的层次了,心里看淡就行了。其实真的看淡了连想都不去想,怎么还会动这方面的念头呢?

四、贪婪,什么都想要,神圣的当然要,可是肮脏也不想放,有的时候还觉的那是很好的。

五、这样可以放松。这也是一个借口,有时觉的各方面都做的不错,自己在种种压力下做了不少事,很辛苦,都是为了别人,这回也该满足一下自己,放松一下。以前在狱中,条件艰苦,现在安逸了,又开始想入非非,以前在狱中被迫害时,寂寞痛苦委屈时,想起师父说“这本书已经是不能用价值来衡量了。你还求什么东西呢?”(《转法轮》)就觉的什么都能过的去,什么都能放的下。现在为什么又迟迟放不下呢?

其实当一个念头出来时,真得好好分辨一下,因为你的一思一念可能都是旧势力安排的,就象以上的种种想法都不是真正的自己,真正的自己是来证实法的,怎么会在这些方面纠缠不清呢?可是在自己疲劳时,正念不足时,放松时,就会被干扰。而这时恰恰是需要你主意识要强,要用坚强的意志来控制自己的时候。这正是修正自己的关键时刻。才能体现出炼功人和常人的不同之处,否则和常人又有啥区别?

总之,不管什么情况没做好,都是被邪恶钻了空子,就是利用你的弱点,干扰你的思想,减弱你的正念,动摇你的信心,消耗你的精力,导致困惑,迷失,混乱,使你行不直,走不正。可是你的弱点自己为什么抱着不放呢?怨谁呢?甚至因此而影响了救度世人,自己不觉的羞愧吗?恨自己这块铁不成钢,平时还行,关键时刻就忘了,嘴上说否定,实践中又忘了,反复再三,就是不肯改,问题越来越大,越来越难以解决。

由于自己从思想上没有重视起来,加上认识上的模糊,导致在断色欲之事上拖泥带水,藕断丝连的,稍一放松又死灰复燃,讲来讲去,还是自己心不正,没把自己当成炼功人,老是差那么一点点,其实18K金与24K金从杂质上去比就差那么一点点,可是从纯度上去比却要相差千倍,所以那一天我和妻子痛下决心,焚香,磕头,发誓从此断绝色欲,决不能再被其干扰。如果再做不到,那真是没脸去见师父了,都发了誓还做不到,那也太差劲了。

从那以后到现在,我们做到了,虽然偶尔又有色欲之念,但也能抵挡的住,而且越来越淡。真是和师父说的那样“作为一个真正有决心修炼的人,他能够忍受的住,在各种利益面前能放下这个执著心,能够把它看的很淡,只要能做到就不难。”(《转法轮》)实际上师父把很多道理都告诉我们了,甚至同一个问题会从不同的角度讲给我们听,许多问题也知道应该怎么去做,就差实实在在的去做了。而且我们学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法中什么都有,一切都是现成的,只要你去同化大法,很多都不需要你去悟了,只要遵照大法去做就可以了,告诉你向内找你就向内找,告诉你多学法你就多学法,等等等等,可是问问自己,有多少事自己都给打了折扣,信的成度又如何呢?

写这篇文章,希望在这方面还拖泥带水的同修能有所借鉴,自己也坚信能真正听师父的话,坚持实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