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端午节漫话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七日】二零零八年六月一日,全马来西亚唯一民办的龙舟赛“马六甲龙舟金杯锦标赛”在马六甲河畔举行。马来西亚法轮功学员分别组成了女子队和男子队参加这项传统文化活动。今年的马六甲龙舟金杯锦标赛共有十七支来自来新加坡、槟城、吉隆坡以及马六甲的队伍参与。经过角力,最后由四支槟城队伍齐齐进入决赛,包揽了冠、亚、季、殿军而成为今年的大赢家。

在颁奖仪式上,主办单位也特别颁发精神奖给吉隆坡法轮大法龙舟队(女子队),感激这支女子队从二零零二年开始参加后,每年都参与和支持龙舟赛。其他参加龙舟赛的队伍成员也感受到大法的美好,他们在法轮功学员代表领奖时,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

说到龙舟竞赛,中国人都知道这是端午节的习俗。农历五月初五成为端午节。端午节和中秋、中国新年并列为炎黄子孙最重要的三个节庆。关于端午节的由来,人们说法不一。有些人认为端午节是为了纪念诗人屈原,有人说是为了纪念楚大夫伍子胥。更多记载表明,端午节这个节日,在古代,是一个消毒避疫的日子。在笔者听来,这后一种说法,更符合中国人天人合一的思想。

天人合一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主题。中国古代的医学经典《黄帝内经》强调人“与天地相应,与四时相符”。老子、孔子也都有关于人和天之间关系的论述。在道家来看,天是自然,人是自然的一部份。中国古人在生活的时间和观察中认识到,人顺应天行事和生活,才能保持天人合一;天人合一,人体才能健康,家庭才能和睦,社会才能太平;反之,无论个人、家庭还是社会,都很容易病患灾祸此起彼伏,所以,天人合一不仅仅是现代人知道的一种说法,更是中国古人崇尚的一种人生境界。

端午节又称端阳节、午日节、五月节、艾节、端午、重午、午日、夏节。虽然名称不同,但各地华人过端午节的习俗是相同的。根据文献记载,五月被视为“毒月”、“恶月”,五月初五是九毒之首,所以两千多年来,每到农历五月初五这一天,尊重传统的华夏子孙都要进行许多驱邪、消毒和避疫的活动,比如插蒲子、艾叶,悬挂钟馗像,喝雄黄酒,佩香囊,祭五瘟使者,等等。一些地区的女孩要在胸前别上“缯子”,据说这种用彩色丝线缝制、样子跟粽子类似的布艺可以驱邪避恶。男孩则在颈上挂一个葫芦,里面装着五毒,意思是“收”了五毒。五月初正是樱桃、桑葚等水果成熟的时节。因此,老北京人过端午节有吃“五月鲜”的说法,据说吃了“五月鲜”,整个夏天都不会有蚊虫叮咬。

除了佩戴缯子、葫芦之外,佩香囊同样是端午习俗之一。端午节小孩佩香囊,原本是避邪驱瘟之意。香囊内有朱砂、雄黄、香药,外包以丝布,清香四溢。

说到钟馗捉鬼,也是端午节习俗。在中国江淮地区,家家都悬钟馗像,用以镇宅驱邪。相传唐明皇开元,自骊山回宫,疟疾大发,梦见二鬼,一大一小。小鬼偷杨贵妃之香囊和明皇的玉笛,绕殿而跑。大鬼穿蓝袍戴帽,捉住小鬼,一口吞下。明皇喝问,大鬼奏曰:臣钟馗,即武举不第,愿为陛下除妖魔。明皇醒后,疟疾痊愈,于是令画工吴道子,照梦中所见画成钟馗捉鬼之画像,通令天下于端午时,一律张贴,以驱邪魔。

趁着天刚蒙蒙亮,到郊外或山上找些鲜嫩的艾蒿,分给邻居一些,在自家的门、窗等处摆上一些,立时家中会充满端午节特有的淡淡清香,家人、邻里之间也多了一份相互的关心和照顾。在山东一带,流传着一个端午节在自家门上挂蒿子、桃树枝、小麦的故事:

在很久以前,有一村庄的人道德败坏,神决定灭掉这个村的人,于是指派当朝官差在端午节那天执行,并派人提前把守本村路口要道不让村里人随便外出。对这个消息,村里人无人知晓。

这一天,村里一位妇女带孩子外出,当路过关卡时,她被当差人拦住,官差纳闷的问道:“你这人真奇怪,为什么这么小的孩子你不背,反而身上背着能走路的大孩子,太偏心了吧!”妇女答道:“官差你有所不知,我手领的孩子是我自己亲生的,我身上背着这个孩子不是我亲生的。他一小就失去母爱,有句俗话说:‘拿别人的孩子当块金,把自己的孩子拉成人。’”官差听后心生敬意,赞叹不已,自语道;“这村竟然还有这样的好人。”于是官差把天机告诉了这位妇女,让她赶快回家在自家门上挂上蒿子、桃树枝、小麦,避免灭顶之灾,妇人赶快回家,把此事告诉了乡亲们,避免了一场全村被灭的结局。从此,每逢端午节门上挂蒿子之事就在当地承传下来。

好,端午节的故事就说到这里。历经沧桑,人类正处于一个极其特殊的时代。在道德败坏、灾祸此起彼伏的地球村,特别是中国大陆,并不是只有端午节这一天才需要驱邪避祸、祈求神明的保护。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愿更多父老乡亲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天灾人祸,都能成为幸运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