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从人中走出来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先生昨天提出要照全家福,整整照了一下午;今天中午婆婆要全家聚餐;几周来在工作单位与同事矛盾不断激化;母亲上个月被绑架,现在还在非法关押中……我打开电子书,刚好看到《转法轮》第九讲的“大根器之人”,眼泪不禁流了出来。正路只有一条,不管多苦多难,我要完成我的投稿,把修炼中的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切磋。

地狱除名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学医的我在求医无门的情况下拿起了母亲请的《转法轮》,曾经亲眼目睹母亲修炼后身体出现的奇迹,我对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深信不疑,带着为私为我、利用大法的私心走進了大法。一开始炼功学法,干扰马上就来了,每天晚上魔来吓唬我,我一上来就开着修,看到了可怕的景象,整夜整夜的不敢关灯不敢睡觉。

母亲找师父的讲法让我看,我也得到了全套的七二零以前的讲法和录音、录像。每天不停的学法、炼功、发正念、背《论语》,但一停下来就害怕。半个月后的一天夜里,我亲身经历了师父把我从地狱要了出来,听到了师父与旧势力的对话(当时我以为是阎王爷)。从那以后,不管多难,我从来没动摇修大法的决心。

发真相资料

二零零三年夏天,我买了第一台喷墨打印机,开始打印真相传单寄信。由于我在外地工作,身边没有同修,只能每半年回家一趟拿经文,师父就安排同修把破网软件发到先生的邮箱里,我就可以下载新经文和真相资料了。二零零五年底,我买了激光打印机开始做《九评》,自己做自己发,越发量越大,有时一晚上可以发近百份传单。

《九评》不够发,师父就安排老家的同修送给我新打印机,教我技术。因为我有做资料的愿望,师父安排我脱产做一个课题,我可以不上班在家做三件事,每天睡醒觉就开机,做好就出去发,先生不在家就吃方便面,每天累的发完十二点的正念趴床上就睡着了,经常好几天不脱衣服、不洗澡。先生担心课题无法完成,在师父慈悲呵护下,一年后课题顺利结题。大法的神奇让先生也不得不心服口服。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过亲情关

先生也是学医的,我俩从同窗到夫妻,又共同在事业、学业上互相鼓励,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尤其我修炼以后,改掉了很多不好的习惯,变的越来越贤惠、孝顺,先生也因为支持我做大法的事情得了福报,家庭的经济状况越来越好,在常人看来,是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

但是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延续来救度众生,我的时间不是用来过常人生活。平时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都用我所能理解的修炼人的正理和常人的反理去分析比较,并把明慧网上同修的故事讲给先生听,同时严格要求自己,慢慢的先生也明白了大法不仅仅是祛病健身,而且是教人向善,是修炼。

二零零六年,我与当地同修联系上,开始向外送资料,遭到了先生的强烈反对,简直要翻脸,当时我非常冷静的对他说:“我没有做错什么,我真的是在救人,你不应该干涉我,因为如果我不修大法,可能早已不在世上,更别说照顾家了。”我从内心真正的认为我是正的,他不该干扰,他真的蔫了下来,小声说:“认命吧。”

我写到这儿才明白过来,当时是他背后的东西在指挥他,只是我不重视发正念,没有想到发正念帮他清理,所以后来他不干涉我做资料送资料,但是因为害怕说出一些对师父不敬的话,我只会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哭,向内找,怪自己没修好,认为自己精進他就会变好,其实是没有分清个人修炼与正法的关系,变相的承认了干扰。后来自己慢慢的通过学法,法理清晰了,情况也就好转了。

去名利心

我在常人中是个要强的人,自己认为自己很能干,别人也说我很有能力;修炼以后才发现,我的名利心、妒嫉心、显示心在自己内心深处隐藏的很深,一直不肯承认。

我所在的机关非常忙,经常加班、开会、学习,我就求师父给我换一个上下班规律、更有利于做三件事的工作,于是我下到了基层,同事们不理解,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但是这个岗位有活钱,让我更加为难,我是个修炼人,不会拿不义之财,偏偏我能接触到钱,干的是临时工的活,被一个公认没有我有能力的、比我资历浅的领导管理着,处处限制我、在钱上防范着我,身边还有几个鼓捣是非的女人每天在叽叽喳喳,这些都是我以前深恶痛绝的。

我内心真的想放下这些常人心,做的象个大法弟子,可是每天我在忙碌,看到她们在聊天,那个心还是很难放下,这时还有人过来告诉我,在我来之前,她们把给我的电脑里的有用的东西全都删除了。我想起了师父济南讲法里讲的小苹果的故事,努力控制自己,压制自己沸腾的心,我能分清那些心不是我,是后天形成的观念,但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我知道我会努力学法,很快过去这一关,把全部精力放到做三件事上,放到救度众生上,堂堂正正的做的象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